当前位置:首页 > 军嫂重生记章节目录 >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不能够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不能够

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那颗心强有力的快跳着,老幺以为自己可能就要露馅咯!
  
  要不是自控力还算不错,她真笑不出来。
  
  毕竟她很多经验都是训练里积攒的,根本就没有实战过呢,所以第一次面临这样的考验,老幺能表现到这般地步,很不容易咯!
  
  幸好楚家老四虽然喊她留步,但是,还真没多留意。
  
  这给老幺调整自己情绪的时间。
  
  “呵呵,你现在没睡呢!所以就不要想好事儿咯!”楚家老四耸肩,用拿着不知从哪儿找出来的针灸针的手朝她摇晃,说,“我叫你,是告诉你,我今儿是不想跟你和老大老二他们说话咯,所以你也不用等我,要真是想接受你这好意,我不是没有你联系方法,有需要的时候,我跟三哥自然找你。”
  
  老幺:“……”这是虚惊一场?!
  
  忒好咯!
  
  心里大松口气。
  
  可是老幺面上还不能显露分毫。
  
  她很清楚,现在应该表现出犹豫来才对。
  
  “这……就算大哥二哥说话不好听,可他们也未必真就不关心你跟三哥!更何况,就算你跟他们说不上来,那……你也不能连带上我啊!”老幺心里恨不能立刻就走,但是表面工作还不能不做。
  
  说真的,她这般紧张呢,也不真就是怕这位四姐。
  
  实在是她不清楚自己若是跟对方撕破脸,那应该用这般态度对待他们。
  
  毕竟是亲姐,这轻不得、却还重不得的,真真有些棘手。
  
  要真是动手,她不认为自己就是手下败将呢。
  
  “那可真对不起,我可真做不到对你恩怨分明。”楚家老四坦言自己就是这般任性,“说真话,就算你不承认,你认为能改变你大哥二哥和你是站一个阵营的,我跟三哥是一拨儿的现实?”
  
  “四姐,咱家所有的人全加在一起,也就六个人啊,你至于还分阵营?”老幺见对方没有对她起疑,不由也有心情跟对方分辨,“你要不要搞个全家十个群出来呢?!”
  
  “你跟他们内部是不是还有分化,我不清楚所以不多说啊,可是我很清楚,咱彼此之间,肯定至少俩群!”
  
  老幺无言以对:“……”
  
  “我能趁这机会,问问你,你跟三哥为啥这般敌对我们呢?”
  
  “你可以问啊,但是我却不想答。”
  
  楚家老四不想谈这问题:“你可以理解为,我跟三哥都无理取闹好咯!”
  
  老幺:“……”这就没法谈下去咯!
  
  “是不是因为祖父那里……”老幺对楚父根本亲近不起来,加之因为四姐这态度,所以连爷爷也不想喊,就用调侃之意,称对方祖父。
  
  这听起来很认真的词汇,从老幺这听呢,却有些嘲讽咯。
  
  毕竟从老幺能够记事以来,对楚父那边儿就基本上没有太多联系咯。
  
  “我不清楚为何你们所有人都要将责任推给长辈!”
  
  老幺微微一愣:“所以,其实……你很清楚,那边儿跟咱没办法亲近的原因?”
  
  “清不清楚,莫不是很重要?”楚家老四对此不以为然,“我不认为我跟那边儿有多亲近,只不过是将那些人和你们放在同等态度上对待而已。”
  
  老幺觉得,自己那双爹妈竟然没有动手揍她,还真是亲生的!要是妹妹打姐不会被谴责的话,她都想动手咯!她认为有问题就直说,这样才能有用,你说也不说,就想单方面表示要断交,合适?
  
  “好咯,我能跟你说这许久,可已经是看在你对我们有心的份儿上咯,你若是不知趣,可不要怪我没有好脸子对你!”楚家老四可能已经烦咯,言语之间的烦意已经很清楚咯。
  
  老幺虽然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到底按下去咯。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所以,借机告辞就是很不错的选择。
  
  “好吧,你既然不想见到我,那我就不烦你……不过,我从这里开前,还是有句话想要跟你说——你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对爹妈和我们不满,但是不管怎样,你也好,三哥也好,也都改变不了你跟大家的关系。
  
  说真的,若是不怕你恼羞成怒,我之前就想跟你说——你所有的不满,最开始,都是你跟三哥自己找的!
  
  我想你也听过,我之前也听过——那时咱全家出国前,你跟三哥都是在行程安排里面的,据说机票都安排好咯,是你跟三哥,你们自己改变主意说不去。当时不是没给你和三哥说理!
  
  可是你兄妹俩不听啊!
  
  是,你是可以说啊——你跟三哥那时多小,不懂事!
  
  谁让你们的岁数可以帮你们推卸所有的责任呢!
  
  但问题是,你跟三哥既然可以用实际岁数当理由,那就请你还有三哥能够好好考虑考虑当时的情况!
  
  就那时候,咱妈真是急于去找咱爸,而且还有部队领导给安排的任务,时间紧迫,谁有功夫跟撒泼打滚的你们多说?
  
  更何况,在你们冷静后,郑叔叔他们也跟你们再三确认你们的想法,到登机前,他其实还在姥家外面等着呢!
  
  你跟三哥记忆都很好,应该能记得你和三哥跟郑叔叔那时通过话呢!说真的,若是你跟三哥那时候改变主意,他都能想办法将你们妥当的送到大家身边的!可是你们没有,对不对?你说,这全都是我们不对?
  
  你不要说你不清楚我们会这么一去很久才回来,郑叔叔和舅舅都用更夸张的时常给你们说过,可是你跟三哥咋说的?”
  
  老幺可能都没想到自己会越说越愤怒,越说越受不住。
  
  所以也不顾眼前这楚家老四那张越发暗沉的脸。
  
  继续说:“就算你跟三哥不与我们大家走,可是,离开之前呢,咱妈还是给你们做好尽可能的妥当安排了,但你们咋做的?”
  
  说起这个来啊,老幺就气:“祖父他们接你哥俩玩儿,姥儿他们开始也没有不同意,是等后来发现你跟三哥让小姑和后奶教的有些不太对了,才想阻隔你们之间频繁的接触的!
  
  而且怹跟舅舅都不是强硬的反对,还跟你们哥俩仔细掰开揉碎讲理的,可是你跟三哥那时又是咋驳回的?
  
  你跟三哥铿锵有力的说,你跟三哥姓楚,不姓韩,姓韩的不应该过多干涉姓楚的事,对不对?你不是你跟三哥说这话的?!白眼狼!”
  
  老幺认为这个专有名词都不能够表示她对他们的唾弃。
  
  “姥儿和舅舅对你还有三哥多好啊!可你们怎么伤他们心?”
  
  老幺见四姐说不出话,也不分辨是不是让自己气的,继续卖力的说:“是,你跟三哥都是小孩子,所以,姥儿跟舅舅都不能那你咋办,甚至都不好跟你和三哥计较,但是,你跟三哥都说这话咯,你说,你让怹们怎般对待你们?这很明显啊——只能疼、不能管!”
  
  “你等咱大家回来咯,哦,你跟三哥开始计较很多事情,你认为合适?!”
  
  老幺说到最后,发现嘴巴好像略有些干,所以打算收尾:“我这次给你们请到这位心理专家,很有名气也很有能耐,可是没想到你不打算去看。我认为……嗯,你跟三哥可能应该也认为你们的心理有问题,而这位专家应该有能力帮你们最大程度的解决问题!
  
  可是你坚决的不想接受对方,我想,你可能已经找到问题的所在,只不过是不想彻底解决,对不对?”
  
  她说的是问句,但是,好像不想听到对方应答。
  
  “那既然这样呢,我就……就不管闲事咯,你跟三哥都好自为之好咯!”
  
  言语至此,老幺自觉没有好说的咯,所以……潇洒的甩甩头,给其四姐留下坚定飘逸的身影。
  
  楚家老四:“……”
  
  “她走开了?”楚家老三睁开眼睛说。
  
  “三哥,你醒咯?!”楚家老四顾不上跟老幺计较,惊喜的看向三哥说,“让我把把脉!”
  
  “我挺好。”楚老三虽说好,但还是将手腕递给四妹。
  
  楚家老四认真摸许久的脉,然后,才开心的笑说:“很好,你看起来不错,之前的昏厥没有给你造成影响。”
  
  楚老三看着他这妹子笑得开心,不由有些欣慰:“你不用太担心,我之前只是没想到在大院儿还会被人袭击。”
  
  他说着话,用手摸摸后脑勺儿,不由倒吸凉气,咧嘴苦笑,说:“还真有些疼!”
  
  “你清楚是谁对你下的手?!”楚家老四见其这般,顿时冷静下来,想起之前怀疑,忙不迭的问,“你有猜测对象不啊?”
  
  “这……”
  
  他缓缓地摇头。
  
  “不可能啊!肯定是认识人!”楚家老四倒是不曾怀疑其三哥撒谎,“但若是认识人,只要亮出招式,你不可能没有质疑对象。”
  
  “我想那应该是跟你我一样接受了专业训练的人。”楚老三叹气说,“想想真可惜啊!之前学习的教导员也不见了,要不然,不至于才学几分本事。”
  
  楚家老四对此颔首赞成:“你记得当初那位教员说过,若是将这本事……不说完全掌握,就是掌握大半,也能不一般呢!”
  
  “算咯,还是不想这些更好啊!毕竟那还是咱读高中时的事情呢,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教员那里就没有讯息了。咱找了多久咯?既然找到博士学位到手都没有线索,就不应该继续执着啊!”楚老三这话其实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的。
  
  毕竟那是他们本来可以唾手而得的本事和前途,若说真不介意,那肯定是假话。
  
  但问题是即使现在依然意难平,也对他们无用,所以还不如努力看开些。
  
  “本来就不执迷于此咯!”很显然,这楚家的老四,能够看开。
  
  “要不是为了你,我根本不会用这些本事的!”
  
  “之前老幺在这儿时,你就给我针灸?”听到这,楚老三不由严肃起来咯。
  
  “嗯?这有问题啊?”她之前没有多想呢。
  
  “我也不很清楚。”楚老三缓缓地摇头,“只是她跟老大老二一样,师从所谓陌门,这本事多少呢,还真说不定,但是我想,她应该有不错眼力啊!你说,若是看清了你给我把脉和针灸的手法,你说会不会……猜出些许实情?”
  
  “就算是猜出来,能怎样?!”楚家老四不在意呢,“咱哥俩说起来根本没有不能让别人清楚的事情,就算是跟教员悄悄学的本事,也不是不能给谁知晓,只是以前没兴趣跟他们说而已。”
  
  “你说……那时候,忽然取消联系,究竟是为啥呢?”
  
  “嗯?!”楚家老四没有特意想过,所以这次首次听她三哥这般问,她不由有些懵。
  
  “三哥……你该不会是猜测说,他们被取缔的?”
  
  “可是不应该啊!”她刚说完猜测,就立刻摇头说,“若是他们存在不利于和谐,你说咱作为学员能不被调查?”
  
  “但是,你应该记得啊,那里的学员有多少!那般多的人,咱还不是让他们看重的,要是被忽略掉,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教员说过,只有掌握的快,还很有潜力的学员才会被他们记录在册。”
  
  “啊?!这……还有这事儿啊!”这件事,也是她第一次听说呢,“那岂不是说咱根本不算他们的学员?!”
  
  “嗯。”听他妹子猜测,楚老三叹气后,缓缓的颔首说,“其实,我也是很久之后才想到这可能的,只不过那时候,你跟我都早已将这段往事忘到不知哪儿去咯,所以我也不想跟你旧事重提,让你想起这些。”
  
  “就算你说的对,可你认为老幺能从我这点儿半瓶子水的能耐上看出问题?”楚家老四略微琢磨片刻,还是认为她三哥想多咯,“你说,就咱这点技能,要真是很有名,教员能随意教给咱呢?”
  
  “要是这所学技能根本没有名气,那……这老幺又从何清楚我所展露的本事?”她不认为老幺能够看出问题,“而且那老幺的演技,你不是不清楚,就那点儿演技,能够蒙谁呢?你以为是老大,或者是老二呢?”
  
  “也对。”他想起老幺之前那系列问话……不由缓缓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