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狂兵章节目录 > 第1858章 靠自己

第1858章 靠自己

“嗯,这是?”
  
  林狂的意识逐渐回归,在掌控了深度入定的临界点之后,他便没有再继续下去。他隐约之中有种预感,就以他目前的境界来说,在这片蝶魂涯上,感悟的只有这么多。再感悟下去,恐怕会对他的道心不好。
  
  而镇界碑等也出来告诫他,要小心蝶魂涯,这里看似美丽,但却蕴含大凶。自古以来,越是美丽的女人就越是危险,越美丽的花朵毒性就越是猛烈。
  
  相同,越是美丽的地方,就会存在着极大的恐怖。
  
  慢慢睁开眼睛,就被两张无限放大的面孔惊到。
  
  “你醒啦。”冷凝像个小兔子一般,乖巧的扑入林狂怀中,林川识趣的走开,走之前相当鄙视的看了一眼两个秀恩爱的人。
  
  “不错,此子知进退。如果他再感悟下去,恐怕就会影响修行了。毕竟,那根本不是他这境界所能掌控的东西。”
  
  蝶魂涯洞中,一个老者点点头道。而坐在首位上的那人,思索了一会儿,想不出所以然,也就果断放弃。他总觉得,以林狂的思维,不可能察觉到这一点。
  
  不是没有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得到了一只雨花蝶。”长者感叹一声,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从这里得到过雨花蝶了。
  
  林狂从入定醒转过来之后,看了看星空,距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没有干任何和修炼有关的事,就抱着冷凝,和她一起看海,眺望星空。
  
  “林狂你说你会不会永远都这样陪着我,到我死。”冷凝温馨之中,发出疑问。
  
  林狂微微一笑,手上用了用力,探头在冷凝绝美的侧脸轻轻一吻:“有我在,你就不会死。而且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就算你嫌弃麻烦都不行。”
  
  “嗯,我也是。”冷凝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沾染蓝光,更加动人。
  
  “注意点形象吧,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牙酸,腰酸啊。”林川张牙舞爪的抓狂了一会儿,这俩人情话说的可以啊!
  
  蝶魂涯上的蓝光猛然之间动荡了一瞬,接下来恢复正常。面对这微小的变化,林狂脸色微变,急忙向着林川和冷凝传话:“小心,戒备起来!”
  
  他有预感,魏志天,恐怕就要行动了!
  
  而他动手的方式,为何这样怪异?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气息,而他的真实战斗力,也只是天神境啊?
  
  “波动确实从魏志天方向传来,但是这波动不太正常,林狂你小心点。在这蝶魂涯,他估计兴不起什么风浪。”
  
  镇界碑的声音实时传来,林狂应了一声之后,便悄然挪动了一下身体角度。而这角度当然是将冷凝护住,冷凝心中温暖。
  
  林川也如临大敌,但他心理素质向来强大,也并没有表露出来不妥之处。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那股波动过后,似乎就沉寂了下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总之就是不可以懈怠!
  
  时间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在这个过程当中,林狂、冷凝和林川三人,一直都不曾有什么动作。一个个都宛如石化了一般,都在静静等待着魏志天的动作。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有什么动静。林狂忽然觉得自己身体的角度有所偏颇,想要调整一下身体角度。而就是在此时,他忽然觉得不对劲!
  
  他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甚至,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挪动!
  
  原来,魏志天早就开始下手了!要不是他要调整角度的话,他可能会一个晚上都保持这样的动作!
  
  而他眼睛余光扫向冷凝,早已发现冷凝的身躯有些别扭,只不过他刚才太过注意魏志天那边,而忽略了冷凝。她应该是在察觉到锁定之后,就想要有动作,但还是迟了,所以身躯就停留在正要动作的瞬间。
  
  而且看样子,冷凝现在是闭着眼睛的,也就是说,这锁定的能力不仅仅是锁定了他们的躯体,而且还锁住了一个人的意识!
  
  相当可怕!他不禁想到了以前听林川讲过的一句话,每一个成名的世家,都最少会有一种秘法,正是靠着这种秘法,他们才能崛起。看来,魏志天所用,必然是这种秘法。
  
  “镇界碑,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林狂一时间有点气不过,正在想着办法,就难免发点牢骚。
  
  “如果你事事都依赖我们,也难成大器。这样说吧,在魏志天身上,还有一些更为不知人知的秘密,这些就要靠着你自己去发现了。
  
  此次的危机,你一人之力,足以解决。强者所有的成长,都是毫厘之差的幸免于难。但就是这毫厘之差,就是强者和弱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林狂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思索这股力量封锁的特点。
  
  不得不说,可以躲过林狂如今灵觉的锁定手法,确实不多见。这股力量既然能够悄无声息的锁定他,就不会那么容易破解。
  
  林狂搜索了片刻就发现了这封锁的秘密,原来这封锁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由内而外,逐渐封锁,恐怕他们自从来到这里之后,那魏志天,就开启了这种手法吧。
  
  而此刻,魏志天忽然睁开眼睛,望向背对着他的林狂,脸上惨然一笑:“嘿嘿,等我再运转一周天,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闭上眼,手上捏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股股不可察觉的波动,正在缓慢溢出。
  
  “首尊,我们要不要出手?这魏志天已经破坏了我们蝶魂涯的规则,而且已经触碰了底限。
  
  蝶魂涯,不允许出现任何其他种族的血,否则的话,雨花蝶一族就会集体消逝。多年之前的恶果,我们牺牲了多少次才得以挽回。”
  
  蝶魂涯洞中,一名看似身份不一般最靠近首位的老者开口。
  
  “无妨,我自有应对的办法,现在,我只是想要看一看这位名为林狂的孩子,能不能打破这力场。”首尊开口,底下人自然无以辩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