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一般的爱情章节目录 > 第七十六章 乖乖接受隔离?

第七十六章 乖乖接受隔离?


  疫区,第七天……
  城市中的所有的道路,几乎全部被封锁了。路菲来的时候,那帐篷,便是在路口临时搭建的,为的是检查过往的车辆,检测体温,做好每天的记录。
  过往人员,都要自觉的遵守防疫工作,配合检查。
  临时帐篷内,每隔一段时间便要进行消毒,并且,全部人员,都要全幅武装。护目镜,口罩,防护服。
  “我来。”路菲对着孟子义大吼道。
  “我来~!”孟子义不甘示弱,跟路菲吼了起来。
  为了消毒的工作,两个人在那争执了起来。
  叶玲看着两人,站在一边,不住的摇头。
  “您好,麻烦您配合一下检查,检测下体温。”吴礼在那一遍遍的重复着同样的话语,“请问,您最近有出去过吗?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吴礼,吴氏集团的当家人。不仅自己亲自跑到了疫区,来做志愿者,还给疫区捐款、捐物。
  “张婧,张婧,你怎么了?”正在众人都在那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的时候,吴迪在那紧张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张婧的母亲,听到吴迪的声音,赶紧的回到帐篷里。
  此时的张婧,在那不停的咳嗽着,小脸憋的通红,整个人在那昏昏欲睡,坐在那摇摇晃晃,吴迪在那扶着她。
  “怎么会?烧的那么厉害?”张婧的母亲,给她量了下体温,不禁在那皱紧了眉头。
  张婧已经开始发烧,并且看她的症状,似乎是已经被感染了,症状已经表现出来。
  “张婧,张婧,你告诉妈妈,你最近都跟什么人有过接触?”张婧的母亲,在那紧张的捧着张婧的小脸,在那焦急的问道。
  “阿姨~!”吴迪的双眼之中有着亮光在闪烁着。
  “吴迪,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快,告诉阿姨~!”
  “阿姨~!那天,我们去那边那个帐篷那了。”吴迪抹了抹眼中的泪水,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的哽咽,手远远的指着远处路口的另一个临时帐篷。
  “你先带张婧去医院,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吴礼拉住了此时有些激动的张婧的母亲。
  “……。”自己的女儿,感染了,张婧的母亲,心里痛的,眼眶中闪烁起了泪光。
  张婧,率先被她母亲背着,送去医院。接下去,所有在这帐篷里的人,还有吴迪跟张婧去过的那帐篷,所有人,都被隔离,两个帐篷又换了新的志愿者来接手。
  …………
  “好了,你准备好了吗?”路菲的脸上带着坏笑,看着身边的孟子义。
  “切~!”孟子义在那十分不屑的朝着路菲翻了翻白眼。
  “这两人,这又是要干嘛啊?”一个护士,一脸疑惑的问身边的另一个护士。
  “你静静的看着就好了,等会你就知道了。”
  “……。”
  在医院隔离期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路菲跟孟子义都穿着医院的病人的衣服,两个人,一人一个轮椅,坐在轮椅上。
  这一次,是他们两个人举行的“第三次医院走廊轮椅锦标赛”。
  在两人轮椅身后的人是吴迪,吴迪一脸无奈,站在那,脸上都快要哭了,他要是说他是被迫的,来这当什么该死的裁判,一定会有很多人同情他的。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事实是,前两次的锦标赛,他都没有机会参加,这第三次,他想要参加,自己急急的推了轮椅过来,可是,谁能够想到,居然被路菲直接把他从轮椅上给抱走了。
  走廊的另一端,在两人面前,在那远处,走廊的尽头,站着的,是张婧。
  张婧到医院之后,先前的症状,有一些的好转,两个人举办这锦标赛,一是斗气,二也是为了张婧能够开心,能够减少一些张婧的痛苦。
  张婧在那高举着自己的右手,在那做着手势,三……。
  路菲扭动自己坐着的轮椅,用轮椅的轮子撞了身边孟子义的轮椅的轮子一下,在那坏笑着,挑衅孟子义,向孟子义挑了挑眉。
  “切~!幼稚。”孟子义十分不屑的说道。
  二、张婧高举着两根手指,路菲跟孟子义两个人,则是做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双手分别抓住了轮椅的左右两个轮子,紧紧的咬着牙,眼神死死的盯着张婧,就等着张婧高举的手指,变成一根。
  “张婧,你怎……。”叶玲也被感染了,在进来的第二天,便出现了跟张婧一般的症状,刚做好今天的例行检查,疑惑的看着张婧,但是,话只说了一半,她便全都明白了过来。
  “你们两个,都多大了,无聊不无聊啊?”叶玲在那咳嗽了两声,微微的皱着眉,对两人说道。
  “不是,不是我的主意,是他要比的。”路菲在那一脸委屈的指着身边的孟子义说道。
  “你可真的是太能够装了~!”吴迪不禁对这路菲竖了下大拇指,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不是,小玲,不是我……。”孟子义慌忙在那解释道。
  两个人被隔离期间,没有任何的症状表现,但是,这病毒的潜伏期要七天左右,才会表现出症状,所以,他们两个人现在没事,不代表再过几天,还是没有症状,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允许两个人外出。
  两个被BI的没事做的人,只能是自己给自己寻找那么一些的刺激了,路菲便想出了这馊主意。
  而且,赌注就是,谁赢了,谁就能够跟叶玲住同一间病房~!
  啪~!叶玲上来,毫不犹豫,便踢了孟子义的轮椅一脚,“孟子义,我告诉你,你就不要再想着比什么了?明白吗?”
  “不是,我抗议~!”孟子义被气的,一下就从那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抗议什么呢?”叶玲狠狠的瞪着孟子义。
  “对啊,孟子义,你是抗议什么呢?”曼迪姐的声音,冷冷的出现在孟子义的身后。
  曼迪姐,将孟子义送到这之后,接下去的几天,人并不在这,所以,曼迪姐没有被一起隔离,此时,她手上拿着些水果,全幅武装,向着叶玲挥了挥手,双眼之中含着笑容。
  “不是,姐,你这怎么也帮着外人说话啊?”孟子义一脸委屈,赶紧的到曼迪姐的身边,在那撒娇一般,想要曼迪姐替自己主持公道。
  “怎么?外人?”曼迪姐一脸疑惑,“这里,要说外人的话,似乎你才是外人吧?”
  “……。”孟子义一脸的难以置信的看着曼迪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给,路菲,这是我给你买的水果,多补充一些维生素。”曼迪姐将手上的水果送到路菲的手上。
  “谢谢曼迪姐~!”路菲在那笑的很猖狂,得意的挑了挑眉。
  “不是,我,你们,这~!我怎么就突然成外人了啊?”孟子义快要疯了,在那咆哮道。
  “呐~!”叶玲跟曼迪姐,同时伸出自己的胳膊,两人的胳膊上都有着一根手链,路菲在那JIANJIAN地,笑着,也将自己的胳膊伸了出来,他手上有着一根,跟两人一摸一样的手链,“看见没有?一家人,路菲是我干弟弟。”
  “我~!这样操作也可以?”孟子义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这三个人的手链,一看就不是什么便宜的地摊货,手链上那吊坠,粉色水晶做成的天鹅,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这手链应该就是这天鹅品牌的,而且,他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手链只是一款概念产品,从未在市面上发售过,可以说,这东西是无价的。
  “不行,路菲,我今天非要跟你比试一下不可了。”孟子义在那冷静了下来,又坐回到轮椅上,“你敢不敢跟我好好的赛一场?”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比就比~!”路菲拖着轮椅,重新回到了跟孟子义同一起跑线上。
  3/2/1,两人铆足了劲,用手推着轮椅的轮子,向着走廊尽头的张婧冲去。
  “我打~!”刚冲出去没几米,路菲便一脚向着孟子义的轮椅踹了过来。
  “哼,又来这招?”孟子义不屑的笑了笑,轮椅往一边一撇,路菲的那一脚就落了空,路菲整个人,那一脚,直接就踹在了墙壁上,力道不算小的一脚,踹的他腿痛的都快要麻了。
  嘭,路菲一脚踹在墙上,轮椅打横在那走廊中间,孟子义驾着自己的轮椅,狠狠的撞了路菲一下,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孟子义~!”路菲被撞的倒地,很快的站了起来,扶好自己的轮椅,重新坐了回去~!打算跟孟子义来一场生死决斗。
  “哎?”就在路菲重新坐好,蓄势待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轮椅,怎么也动不了了,路菲一脸的疑惑。
  “耶~……。”孟子义率先到达终点,在那高兴的从轮椅上跳了起来,结果,他看向路菲方向的时候,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表情之中,有着几分的惊吓、恐惧。
  路菲看着他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缓缓地转身,果然跟他想的是一摸一样。
  这护士长来了,冷冷的站在路菲的身后,双手似铁箍一般,拉住了轮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