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清隐龙章节目录 > 4005 辛普森的大发现

4005 辛普森的大发现

    受到了冷落的辛普森从刘沛琦这里收到了橄榄枝,这让英国记者眼前一亮“哦!您也腰去京师吗?太好了,不知道能不能赶在皇帝大婚的时候到呢?”
  
      “哈哈哈……当然当然了,我也是带一船的礼物要回京师给皇帝庆贺的,又怎么敢迟到呢?”
  
      刘沛琦是杨智手下的掮客,之前和张啸文一起讨论那场未遂的金融绞杀战时候建立的关系!
  
      两人谈不上交情,只是打过交道而已!刘沛琦需要一个赚钱的机会,而张啸文又困惑于自己资金不足!
  
      一拍即合,臭味相投便称知己!但是那不过就是假象!
  
      其实张啸文内心是很厌恶他的,自己的发配有一半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可是生气也没有办法毕竟你当时贪图了人家的本金啊,没有杨智的大资金支持,单凭他自己是搞不起那么大盘子的绞杀战的!
  
      生意场就是如此的虚伪,买卖不成也不会撕破脸,尤其是这些到了财神级别的大资本家们更是如此!
  
      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合作呢?干嘛要把人都得罪死呢?所以表面上的情谊还是要维持的!
  
      张啸文笑着看他和辛普森拉关系,在一旁淡淡的说道“刘兄啊!既然准备回京师了,还是早点出发为好……毕竟元首就要回来了,知道您在江南天知道会是什么态度!”
  
      “看看老弟我吧……就因为那件事,到今天被打成了一个小小的柜员,恐怕这辈子都无法翻身喽!”
  
      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张啸文潜台词就是让这刘沛琦别乱说话,跟洋鬼子没有那么多真话可以聊!
  
      刘沛琦脸上的笑容尴尬了一些,不过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能当掮客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一两句话!
  
      “呵呵……张兄说笑了!元首心胸比太平洋还宽广,又怎么会难为我一个小角色?”
  
      “就算我是杨智大人的手下,元首也不过就是不喜欢而已,断不至于对我下手的……这里面的道理您还不懂?”
  
      “普法战争的时候,前方打的那么狠,柏林城中的法国使节团不一样受到优待吗?就算是拿破仑三世,被关押在德国也没受什么委屈啊!”
  
      “留着我这传声筒来回跑腿说句话,总比断了联系好啊!您说是不是?”
  
      “哈哈哈……”张啸文大笑了两声“说的不错,元首是不会为难你的……但是刘兄可别忘了……”
  
      “您这级别的还用元首亲自出手吗?元首身边随便一两个重臣就能捏死你了……四天王咱们就不用说了,哪怕一个项英舰长,您都不好对付吧!”
  
      一说这话,刘沛琦脸色大变“嗯……这这……难道张兄听到了什么消息?”
  
      很多时候,人们是不怕阎王的,但是害怕阎王手下的小鬼!元首毕竟是顶天立地的伟人,很多时候要考虑历史清名的!
  
      可是元首手下脾气火爆的官员可有的是,每一个人的能量都非常大,捏死自己一个小小的跑腿掮客那还不简单!
  
      想想杨智在华族里的仇人吧,元首虽然说过放他一马的话,但是下面想要他命的人可有的是,一次次的暗杀那可都是元首手下人运作的啊!
  
      刘沛琦尴尬的喝了两口酒“咳咳……我在江南已经逗留的够久的了,这次采买了一批洋货必须要亲自押送会京师,明天就走,明天就走……”
  
      张啸文三人端起酒杯“那就祝刘兄一路顺风喽!”
  
      此刻夜色已深,大家看看怀表都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人人都有酒了一个个醉醺醺的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
  
      该谈的生意也谈的差不多了,此刻当然是怎么乐呵怎么来!
  
      张啸文拉着曹帅在角落里喝酒,脸红脖子粗的谈论敦煌出现的那些经藏究竟有多壮观,壁画有多精美!
  
      盛九杰拉着新买来的两名瘦马,陷入了温柔乡之中,而辛普森依然死死的纠缠着刘沛琦问东问西!
  
      这刘沛琦乃是清廷的官员,可不想华族一样面对洋人有那么一股子不卑不亢的气度!面对洋大人的不断问询也不好一点干货都不说的!
  
      “哎……你问今天这场冲突啊?其实费硕输的一点都不冤枉,他根本就没弄明白如今江南都是个什么样子了!”
  
      “其实费硕嘴里说出的那一套关于商人的分析,放在其他省份都没有错的!他对商人的经营还有金钱配置都分析的很到位!”
  
      “没错,很多身价百万的巨富之家,其实现金流也就十万二十万两而已,大部分资金都是在货物、田产、房产上面压着……”
  
      “他用的是大清国很多省份的老经验来套江南!所以刚开始他报出一万银元出来,就以为自己必胜无疑了!”
  
      “哎……这笨蛋真应该提前好好做做功课,如今的和江南哪里是他想的那样!”
  
      “辛普森先生……您是从欧洲来的,您应该非常理解元首经常说的那些话……资本家的力量啊!”
  
      一语点醒梦中人,辛普森一下子就找到了今天冲突的关键点上了!
  
      这费硕本以为自己要对付的是简单的大清国商人,但是他哪里知道,这几位早就不是普通的商人了,而是升级版!
  
      这些人已经具备欧洲资本家的特性,他们已经进化升级了!
  
      辛普森内心无比激动,因为他亲眼看见了中国经济的一个大变化,早期的资本家群体已经渐渐成型!
  
      商人是什么?主要靠的是商品流动来获得利润,讲究的是买卖差!
  
      而资本家是什么?那是当商人拥有了巨大海量的资金,开始尝试利用资本运转来赚钱并获得巨大成功的一群人!
  
      资本家本来金钱就比一般商人要多得多,而且资本家不会过分的把自己锁死在某一个行业中!
  
      他们如潮水一样,哪里赚钱就钻到那里去,房产暴富那就多买房产,工厂赚钱就多入股工厂!
  
      江南的股市、债市、期货市场都有他们资本的影子!
  
      正因为他们靠的是资本来赚钱,所以金钱就更灵活,他们更愿意让钱活起来而不是彻底沉到某一个行业内!
  
      说的通俗一点,这些人手里现金流必须要特别庞大,才能非常灵活的左右冲杀,见到机会就杀进去!
  
      你费硕不过就是一个贪官污吏,靠喝兵血挪用公款的那点银子,怎么跟这些大财主比?
  
      斗富你也不找一找对象,简直是愚蠢之际!
  
      一边是腐朽没落的封建社会的贪官污吏!
  
      一边是乘着时代浪潮背靠华族国运的新兴资本家!
  
      输赢高下这还用分析吗?这中间的时代差,完全是不可跨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