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花式逆袭霸王花章节目录 > 噓!黑暗童话 5

噓!黑暗童话 5


  下一秒,萧默睁大眼睛,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毛骨悚然的东西一样,伸手用力的推开芳菲儿,
  二话不说的跌跌撞撞转身想去推开门逃离这里,可门明明没有锁上,他再怎么弄,也打不开。
  身后跌倒在地上的女人,缓缓撑起半身,一张脸慢慢抬起,昏暗的灯光下,让人看了头皮发麻,让人作呕,那是一张己经腐烂的脸。一颗惨白的眼珠连着眼眶里的血管黏在眼角下。己经看不出五官。
  它站起身子,随着它的动作,腐烂的肉里钻来钻去密密麻麻啃食腐肉的尸虫从腐肉里掉落在地面上。
  让人看了,起一身鸡皮疙瘩,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骨头就像是被木偶线控制般,歪着头。向着萧默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骨节处就发出咔嚓、咔嚓的作响,仿佛就像是没有肉体般。
  它喉咙里发出难听刺耳的桀桀笑声,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
  “你不是说会永远陪着我吗?萧默快过来陪我呀!我好孤单寂寞,”
  “你个怪物,给我滚远点,”萧默强忍着作呕的冲动,眼见它离他越来越近,
  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萧默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面色惶恐不安,手慌慌张张从口袋后,拿出一把黑色的短手枪,指着那个怪物,
  可它丝毫不管那把手枪,依旧向着萧默走去。
  “艹,你大ye的!去死吧!”萧默急得大骂了句脏话,一咬牙,对着女人的额头开了一枪,伴随着子弹嗖的一声,
  向着女人的额头打去,女人像是毫无察觉一样,子弹穿过它的额头,
  
  半晌,女人轰然倒地。一动不动了,萧默颤抖着放下手枪,背后已经冷汗淋淋,这把手枪是他一个人在三楼的柜子抽屉里翻找到的,手枪里只有一颗子弹。
  要是打不死它,他可能就只有九死一生了。
  深深地呼吸了口气,仍是不放心,他眼神警惕,小心翼翼的向着女人走去,
  黏稠的黑色不明血液从额头上狰狞的喷涌而出,另一只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睁大,仿佛像是恶狠狠的瞪着谁。
  萧默上前用脚恶狠狠地踢了女人的身体几下,见丝毫没有什么动静,他紧绷的身体总算放松了些,用手扶了扶已经歪下的眼镜,
  他看着女人恶心的面容,眼神满是嫌恶。很是晦气的,吥吥吥了几下,吐了几口唾液在女人身上,这才满意的转身去门口处,
  门口仍是死死的关着,萧默想到刚刚闹了那么大动静,陈浩并没有闯进来,应该是离开了,他不禁抱怨起了陈浩,没事关什么门,
  他用手指试图使劲的辦开门缝。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手指酸痛,门才稍微打开一条隙缝,正当欣喜若狂时,
  胸口处骤然一痛,他瞳孔一缩,不自觉的放大,身体颤抖着,一种死亡的气息漫延开来,缓缓的低下头,一双瘦到皮包骨惨白的手。贯穿了他的胸口,
  而那只手的主人就是刚刚还倒在地上的女人,
  萧默不甘心的睁大眼睛,眼角两处流租血液,
  昏暗的灯光,冒出滋滋滋的火光,伴随着啪的一声,骤然的坏掉了,夜风从窗外吹进,吹拂起遮掩的落地窗,皎洁的月光下,
  地面上一条长长的血迹漫延在黑暗的角落里,让人看了不寒而栗,而那角落里。响起一个女人诡异的笑声。
  苏眠溪站在二楼的落地窗旁,任由夜风吹拂起她的碎发,刚刚经历的事,她现在还是有些缓不过来,
  她以前从来不相信什么鬼怪之类的,可自从她进了这游戏里,不得不相信了,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提示音,【重生玩家萧默、芳菲儿已被怪物击杀,请剩下的玩家在一小时内逃离古堡】
  看到提示音的内容,苏眠溪脑子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脸色有些难看,两个人就这么快死了,想到上一个游戏里的怪物,她有那张卡牌,才勉强胜利的,现在她连怪物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普通的人怎么斗得过一个庞大的怪物,她眼神沉重了下来,接下来,要格外的小心了,
  落地窗外毫无征兆的轰隆一声,电闪雷鸣,站在一旁的洲洲吓得扑进苏眠溪怀里,苏眠溪收回思绪。
  看着洲洲颤抖着身体,小声软糯糯的道“:苏姐姐我害怕,”
  苏眠溪看着他如此依赖自己,心里像有一片轻柔的羽毛般,她目光柔和下来,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抚道“:别害怕,姐姐会保护你,”
  “真的吗?苏姐姐会永远保护我,”洲洲抬起头来,看着苏眠溪眼睛里充满了天真与期待,
  苏眠溪被这双清澈干净的眼睛恍了下神,回过神来,想到洲洲充满期待的小眼神,
  永远保护吗?可她只能尽量保护他一时,保不了他一世,而且过了这个游戏,他们就不会再见面了,她心里不禁充满了苦涩,虽然只认识没到几个小时,但苏眠溪对洲洲还是有好感的,
  她轻轻推开洲洲,蹲下身体,捏了捏他软绵绵的脸颊,轻柔的道“:洲洲,姐姐会保护你的,”她不敢说永远,因为没有,
  “苏姐姐你真好,洲洲最最喜欢你了,”
  “鬼灵机怪”苏眠溪用指轻点了下他的鼻尖,眼睛里充满笑意,这样美好的气氛还没持续多久,
  “喂!那个叫什么苏眠溪的,你见到脑海里的提示音了吧!”不远处的沙发传来一个嗓音尖锐的女人声音。
  苏眠溪看去,见李曼雪手捂着受伤已经用碎布包扎的脑袋,疼得龇牙咧嘴的向她走来。
  苏眠溪语气冷淡道“:见到了又怎么样,”
  李曼雪没有理会苏眠溪的态度,勉强勾起一丝微笑,态度诚恳的道“:我们合作吧!一起逃离这个古堡,你带着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孩很困难,如果现在你去找其他的人合作,刚刚在大厅里你也看到了,他们几人很排斥你的加入,可我不会,”。
  苏眠溪眼神一动,嘴角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冷笑。这个女人为了和她合作,直接点破现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