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杀皇章节目录 > 第六章 玉碑中人

第六章 玉碑中人

其他门派的众人虽然还没完全弄明白其中的缘由,但却已经开始动手袭杀向玄天门的弟子。
  
  玄天门的五名长老得手后立马飞逃不敢恋战,他们五人虽然修为高深但现在已经将其他人得罪透了,只能跑路了。
  
  五人急忙向着远处进来时的黑洞中冲去,余下的八名长老则在后方奋力追击,誓要将那五名长老斩灭。
  
  整个草原顿时乱成一片,所有门派都群情激奋联手围攻玄天门,玄天门的众位弟子叫苦不迭,他们大都在一阶初级境界被其他门派的高手围攻,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不到一刻钟所有的玄天门弟子都被斩灭了。
  
  其他所有人都跟随自己门中的长老冲出黑洞。
  
  此时草原上只剩下秦墨和那名小散修以及一群带伤的修士,那些人大都是一些散修,玄天门坑杀了几名大派的长老,遭到了疯狂的报复,而这些散修是为了夺宝而来,此时当然不会轻易撤走。
  
  那名小散修见秦墨没有退走,走了过来问道:“我说兄弟,他们都走了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还想打这块玉碑的主意?”
  
  秦墨注视着那面石碑,淡淡的道:“我要毁了那面玉碑。”
  
  小散修吓了一跳,道:“我说兄弟,那些个老家伙都没能奈何得了那块玉碑,你怎么毁掉它,你不会是刚才被玉碑吓傻了吧?”
  
  秦墨道:“凭它。”说完秦墨拔出背后的被他封印了气息的逆天剑。
  
  那名小散修精明的很,虽然他还不知道秦墨手中的剑的来头,但看着秦墨的神色对秦墨的话却也有几分相信,他住了抓后脑勺然后道:“我说兄弟,既然你要干一番大事业,哥哥我就不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秦墨道:“现在出去,必死无疑。”
  
  小散修吓了一大跳,回过身来望着秦墨。
  
  秦墨道:“玄天门在这地下惹了众怒,必定留有后手,今天到场之人没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小散修举起两只手在头上乱抓,问道:“我说兄弟,那怎么办,等在这里不也一样会死翘翘吗?”
  
  秦墨道:“我怀疑这面玉碑是玄天门的人炼成的,里面蕴有玄天门的秘密。”
  
  小散修道:“我说兄弟,你说的我头都大了,能不能说的明白点。”
  
  秦墨将逆天剑打出轰向玉碑,玉碑上泛起一层水波般的涟漪,逆天剑则被震得倒飞而回斜插在地上剑身嗡嗡作响。紧接着玉碑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何人胆敢冒犯老夫?”
  
  紧接着,玉碑上的八个大字消失,一个人头像出现在玉碑上。玉碑中的人面容苍老皱纹密布,满头的白发中夹杂着几缕蓝色的发丝,邪异无比。
  
  小散修吓得不敢作声,在场的其它的修士也是同样吃惊不已,他们瞅了瞅秦墨随即又将注意力转向了玉碑,小心的戒备着。秦墨同样冷冷的注视着玉碑中的老人再没有什么动作。
  
  那名老者扫视了一眼秦墨和其它的修士,然后盯住不远处斜插在地上的逆天剑,厉声道:“你们是何人,为何会有逆天剑?”
  
  在场的其它修士立马转头看向秦墨身旁斜插在地上的逆天剑,眼中火热之色丝毫不加掩饰,但是他们都已经受伤此刻自保都难更不可能出手争夺逆天剑。
  
  小散修瞥了一眼逆天剑,然后对秦墨道:“我说兄弟,你有逆天剑这样的神兵在手怎么不早说,走,咱们现在就过去把那玉碑劈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秦墨白了他一眼道道:“你以为那里面的那个家伙是吃素的,逆天剑就在哪儿,要不你先过去试试?”
  
  小散修连连摇头。
  
  玉碑中的老人见两人没有回自己的话,怒道:“本座问话,你们两个小辈竟敢不回答,我看你们真是活腻了。”
  
  秦墨道:“你自己还没报上名来,我为何要听你的,况且我还不知道你是人是鬼。”
  
  小散修附和道:“就是,我们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咧,我又不是你爹为什么要听你的。”
  
  秦墨现在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小散修了——嘴巴真不是一般的毒啊。秦墨听到这话后差点笑出来。
  
  “不知死活。”话音刚落,玉碑上荡起一层涟漪紧接着一道拳影从玉碑中轰出砸向两人。两人急忙闪避。
  
  秦墨稳住身形后招来逆天剑,夺天诀随之运转周围天地灵气涌动快速纳入到逆天剑中,玉碑中的老者死死地盯着秦墨和他手中的逆天剑,满脸的狐疑之色,不过随着逆天剑中所纳入的精气越来越多,玉碑中的老者渐渐地变了颜色,眼中闪过了几丝寒芒,将要再次对秦墨和小散修出手,秦墨眼看老者将要下杀手,决定以攻代守先下手为强。长剑横空、力劈而下,逆天剑剑芒吞吐杀气四溢,罡风劲猛将方圆三丈内的草木全都化为齑粉。
  
  玉碑中的老人脸色一变,整块玉碑都在颤动,玉碑表面更是波动的厉害,一道实质化的剑气从玉碑中冲出,强烈的劲风刮带起漫天的尘土对上了秦墨手中的逆天剑,刺耳的金属交接的声音响起,空气中气浪翻腾,秦墨的手掌传来一阵剧痛似是手掌被震裂了一般。
  
  逆天剑虽然霸道无比,但毕竟秦墨修行年数有限对上这种来历不明且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人物自然是凶险万分。
  
  秦墨面对着玉碑中老者,冷冷的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你决定对我下杀手就要做好形神俱灭的准备。”
  
  玉碑中同样传出了冰冷无比的声音:“好大的口气,纵有逆天剑在手也休得在本座面前逞狂。”
  
  秦墨面色恢复了平静,道:“我既然敢说就自有办法杀你,不过逆天剑下不斩无名之鬼,你这个老妖怪还不速速报上名来,我好让你死个明白。”
  
  老者道:“想拖延时间,老夫可不是那么好骗的,现在就送你们一起去见阎王。”一道道霸绝天下的拳影接连从玉碑中冲出其中一只拳影径直砸向秦墨的头颅,秦墨急忙闪退,但那一拳威势如君临天下秦墨虽然只是被擦中了一点,但也受了不轻的伤,张口喷出一大口血来。就连躲在一旁的小散修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不远处的其它修士一边躲避拳影一边在心中暗骂秦墨和小修士嘴贱害得他们也遭受牵连,噗噗之声不绝于耳,瞬间就有几十名修士被拳影击中爆碎化为血雾,空气中顿时血腥味弥漫令人作呕。
  
  秦墨擦去嘴角的血迹,双眼死死地盯着玉碑中的老者,逆天剑横挡在身前,左手掌在剑刃上划过,片刻,逆天剑的剑身就被染成了鲜艳的血红色并且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以秦墨为中心周围温度骤降,强烈的杀气也随之扩散开来。其他的修士见状纷纷避让,秦墨身旁的小散修直接撒腿就跑躲向远处心中暗自咒骂道:“真是个不地道的家伙,释放出这么强大的杀气都不先通知我一下,差点把我给害死。”
  
  玉碑中的老者脸色瞬间惨白,眼中神色慌乱无比,嘴中小声嘀咕着:“神的传承,一定是神的传承,怎么可能,神的传承怎么会遗留在人间呢……”此刻他才真正看清了秦墨的底牌,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走,但奈何他身处玉碑当中根本无法逃走。
  
  卡擦,秦墨手持染血的神剑劈在玉碑上玉碑中人一连打出数十道强大的剑气抵抗解开封印的逆天剑。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逆天剑所过之处剑气崩碎,轰的一声逆天剑最终还是击中了玉碑,将玉碑震裂了开来,裂开的玉碑中流出了猩红的鲜血。玉碑中的老者虽然模糊了很多但还是看得出来他那张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