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杀皇章节目录 > 第五章 神秘玉碑

第五章 神秘玉碑

小散修眉头一皱,瞬间察觉到了自身的不适,也如秦墨一般开始解毒。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发现花香中的剧毒在运功炼化毒素,还有一些修为比较高的人已经解毒了,这时秦墨注意到在场的人中只有玄天门的人没有受到毒害。秦墨仔细回想了一下整个夺宝的过程,觉得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阴谋。
  
  这时,地面开始颤抖了起来一块块人体大小石头开始从地面钻出,这些石头共计一百零八块,一百零八块石头形状各不相同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排列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这些石头就开始有规律的移动了起来,速度奇快,立时就有人被飞快移动石块撞飞。
  
  秦墨自这些石头出现之时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此时他正一把提着还在运功解毒的那名小隐修,脚踩鲲鹏变在石林中穿梭。
  
  此时他又注意到玄天门的那批人此刻正处在石阵的生门处,他们当中只有个别外围的人被飞速移动的石头撞伤。秦墨越想越觉得这其中蕴含着阴谋,这玄天门似乎真的有什么企图。
  
  石阵中惨叫连连,许多修士催动真气抵挡石阵就发现体内的血液如沸腾了一般,但体内的剧毒与外面的石阵不能兼顾,一些人被石阵砸的血肉模糊,一些人则被体内沸腾的血液撑爆血管当场毙命。
  
  秦墨快速移动变换方位同时不断出手,将一块块石头打得逆向运转,此外还改变了一些石头的运转轨迹,最后一次出手后整座石阵发生了逆转,石阵的生门与死门对调。原本处在绝对安全地带的天玄门此刻遭了大难,一大堆人挤在一起难以移动,被逆转后的石阵砸的一塌糊涂,许多修为较低的修士被砸成一滩烂泥,血雨飞溅残肢断躯四处飞洒惨不忍睹。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石阵由于承受不了那么多修士的轰击崩塌了,所有的大石全都被震得粉碎。这一次又有三四百人死于非命,鲜血将大地染红了一大片,残肢断臂满地都是,余者只有五百多人,而且多数人身上都带伤。尤其是天玄门直接挂掉了了七八十人,余者除了几名修为强大的长老外几乎全部带伤,是目前所有势力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个势力。
  
  此时秦墨正在注视着天玄门众人,他发现死去的天玄门弟子中绝大部分修为都在一阶初级境界,绝对不是天玄门的核心弟子,十有八九是一些资质不佳的外围弟子。天玄门的那群人中只有领头的几名长老吃惊无比,而天玄门中其他的人与其他门派的人差不多正十分警惕的戒备着,一个个面色凝重神色间带着一丝恐惧。
  
  过了半个时辰,众人才稍稍松了口气继续在草原上寻找,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夺得此处蕴藏的天地灵宝不可能应为死了一些人而止步。终于又有人发现了线索,一名修士在远处的一堆杂草之中发现了一块低矮的石碑,石碑通体呈黑色是用神魔大陆上一种极其罕见的墨玉打磨而成,整块石碑打磨的十分平整光可鉴人。玉碑正中间写有“真龙天墓,擅入者死”八个红色的大字。
  
  众人之中资历较深的几名长老见到这八个大字心惊不已,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瀑布深潭下竟然是一座真龙墓穴。真龙乃是与凤凰神鸟并列的神灵一般的存在,这样一座大幕其价值可想而知,这里的重宝如果流传出去必定会搅翻整个修炼界,让所有修士为之疯狂。这样的神宝必定就蕴含着足以让人白日飞升的力量,在这样的诱惑面前没有人能够坐得住。
  
  众人虽然有心夺宝但却对石碑上的八个大字忌讳不已,迟迟没有人敢动手。秦墨也在仔细的打量着这块墨玉碑这块碑不大但却让人看不透,不仅仅只是一块墨玉,里面似乎蕴含着一个世界。秦墨凭借着强大无匹的神识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应着那块玉碑,当他的神识触及到那块玉碑时他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秦墨仔细的的揣摩着那丝气息。突然秦墨大吃一惊,那丝气息竟然与玄天门之人身上所透发出的气息完全相同,这让秦墨万分不解这样一块神秘的玉碑上怎么会有天玄门之人的气息。
  
  秦墨感觉这里面的水太深,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同时远远地避开了天玄门的人马,一直退到了人群的边缘处才停了下来,而后静静的注视着场中的一切。
  
  不久后人群中有些修为高深的长老经过推测得出结论:这面神秘的玉碑应该是和上面的石台类似的空间之门,通过这面玉碑就能到达真正的真龙墓葬之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宝就在眼前谁都不愿意退缩,最后在场的所有长老级的人物一起出手围在玉碑的四周同时向里面注入真气想以此打开空间之门。
  
  随着十几位长老不断地向玉碑中注入真气,玉碑渐渐地变得通透,但十几位长老却都一个个满头大汗。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位长老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其中一位脾气火爆的长老怒骂道:“这混蛋玉碑怎么他大爷的这么邪门,竟然能自己吸收我的真气。”
  
  另一位长老也是无比吃惊,道:“本来是我们向玉碑输送真气,现在反倒变成他强行吸收我们的真气,真是个怪胎。”
  
  周围的修士听到这些话后都纷纷后退,生怕自己也被那古怪的石碑“赖上”。刚才喊话的那名长老瞥见后方的门中弟子都在往后退,怒吼道:“你们这帮混蛋还不快过来帮忙,再不过来我就要被这死东西吸干了。
  
  他身后的那些弟子不敢推辞只好不情不愿的向玉碑靠拢,其他门派的长老们虽然没有像那名长老那般直接言明,但他们的弟子从他们的眼神中明了了一切,也都在缓缓地向着玉碑靠拢。就在这些人距离玉碑不到一丈的距离时,一个个身体巨震瞬间被吸到玉碑上,体内的真气迅速的流失。
  
  秦墨站在远处将玉碑周围的一切都看在眼中,然后再次展开神识探测那面玉碑,这一次他在玉碑中见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太模糊了跟一团雾气差不多,分不清到底是男是女。
  
  秦墨的神识堪比六阶境界的不世高手却也只能看到一团雾气在场的其他修士根本什么也感应不到。秦墨联想到先前感应到的那缕玄天门的气息。
  
  秦墨做了一个猜想:玉碑里面的人影应该是出自玄天门,而且应该是一个法力通天的大人物。但玄天门虽然是修炼界的一个大派,可是建派却不足百年怎么会有这样的绝顶人物。此外还有另一个问题,玉碑中的人物出自玄天门但为何上面却写着真龙天墓。这一切都让他迷惑不解。
  
  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被吸到玉碑上,十几位长老的压力小了不少,然后十几名长老同时展开全力猛地一震摆脱了玉碑的束缚。其他的被吸到玉碑上的人也都被震飞了。与此同时,玉碑也恢复了原样。
  
  就在众人思考着如何应对那面玉碑时,人群中突然惨叫连连天玄门的几位长老突然对其他长老出手,天玄门的几位长老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一出手就直接毙掉了其中的四名修为最高的长老,还重伤了另外几名长老。此时场中除了玄天门的几位长老外还有八名长老,其中有三名长老带伤。场中所有人震惊无比包括玄天门的所有在场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