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懒得修炼章节目录 > 第三十四章 一条烤鲶鱼引发的血案!

第三十四章 一条烤鲶鱼引发的血案!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绝大多数的队伍已经走到了路程的中段,还有少部分极其接近目的地。
  
  然而,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
  
  一个“游走在队伍之间的蓝色幽灵”的传说让那些没被抢过的人们心头惴惴。
  
  据传说,这个来自武学院的妖孽级天才打架从来都只用一招。
  
  虽然只有三阶,但是走的路数极为刚猛,面对反击,从来不闪不避,因为没人能破开他的防。
  
  而他一斧子拍下去,谁中谁懵逼。
  
  甚至那些被抢过的队伍到后来都聚在一起,交流彼此的经历。
  
  最后得出一个令他们难以接受的结论:三阶往下,此子无敌。
  
  于是他们开始自发地为雷二宣传,废话,使劲往强了鼓吹,才不会显得自己有多弱。
  
  此刻,雷二正半躺在一根参天巨木的粗树枝上,靠着树干,啃一只烧鸡。
  
  妈的,带来的烧烤架子、锅子铲子全没用处。
  
  都见不着野怪,哪来的野味?
  
  想象中的蜂蜜烤野兔、烤狍子、野猪野鸡大黑熊,统统都没有。
  
  烧鸡还是王冠在寝室提前做好的储备粮。
  
  雷二气得肝儿颤。
  
  妖丹却是抢了不少。
  
  过去一天之内,他劫了有十一个考核队伍。
  
  基本上每抢一支队伍,都能有保底一颗妖丹的收入。
  
  其中有一伙修真院的人,实力虽然很弱,但是狂到没边了,居然主动来劫他雷二。
  
  半夜三更敲敬德的门——找着挨疙瘩鞭呢。
  
  当时一队人见雷二单独行动,那真是喜上眉梢,派了一个最弱的来交涉,说一些“看你小,乖乖交出妖丹后不揍你”之类的垃圾话。
  
  雷二把他们十来人料理之后,从领头人身上搜出来一个包裹,打开一瞧,饶是雷二也被惊到了一下。
  
  包里粗略装了能有二三十颗妖丹,联想刚才碰见自己时他们一脸拣了钱的表情,雷二知道这伙人也是靠抢维生。
  
  但是雷二面前,人人平等。
  
  管你是谁,在这块林子里,惹着俺雷二,保管你颗粒无收。
  
  一番掠夺下来,雷二一个人就已经手握四十二颗妖丹,其中三阶妖丹有十五颗,收获不可谓不丰。
  
  要知道,还有大波的队伍,三四个人都没有一颗妖丹呢。
  
  魔兽山脉深处,劲爆动物部落。
  
  漫天清冷剑光洒落,一只巨熊前冲的身形僵硬地定格在原地,数秒后如山般的身躯上缓缓出现细密的裂缝,随着鲜血的渗出,变为一地碎肉。
  
  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这时才从空中落下,利剑归鞘,双手负后,衣袖翻飞,说不尽的潇洒写意。
  
  “你别搁那装犊子了!赶尽把妖丹收了,咱赶场呢。”一大块土坷垃在空中变幻着行进路线,击中剑客的后脑勺,端的是诡奇无比。
  
  “嗷吼!”剑客吃痛大叫。
  
  “张出名!你别太过分嗷!再打我一次头,你看我削不削你!”
  
  刚刚的土块在击中剑客后脑的瞬间便震碎为粉尘,整得剑客灰头土脸,再加上剑客本就长着一头大卷毛,这会哪还剩半点出尘气息。
  
  “来,那咱俩就试试?”一墨绿长袍从密林的阴影里踱出。来者生有一双飞扬跋扈的眉毛,眉形如雄鹰展翅,眉梢直冲天际。
  
  刚才的“暗器”就是这位撇的。
  
  “滚蛋!你又不是大姑娘,没有资格和我一战!”剑客怂了,但是嘴上毫不认输。
  
  气势这一块,老子令狐紧当可是拿捏得死死的!
  
  “呵。”眉毛大佬走向破碎的巨熊尸体,从脑壳中抠出一粒土黄色妖丹,又绕着肉块走了一圈,找出熊胆收了起来。
  
  “听说这两天武学院有个小子到处打劫,狂得不能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个叫张出名的奇眉青年漫不经心地自言自语。
  
  “嘁,欺负一堆杂鱼烂虾,瞧把他能耐的。碰见老子,爆他腚!”令狐紧当摇晃着卷毛,脸上浮现出狂浪的笑容。
  
  “猥琐。不过他要是真有本事,就尽快过来,再晚一点的话,这儿就被咱俩清场了。”张出名一身的精英气场。
  
  “哈哈哈哈!这倒是。走,下一场!”令狐紧当晃着膀子,走入密林,张出名在其后跟上。
  
  在他们的身后,各种凶恶妖兽尸体四散,各种颜色的血液融在一起,渗进雪地里。
  
  那些死亡妖兽的创口上冒着白烟,随后被山风吹散,死尸慢慢冷却。
  
  只需要一场大雪,就能掩埋掉它们所有存在的痕迹。
  
  天色已晚。
  
  一块无风的林间空地上,雷二升起一团火。
  
  “烤鲶鱼我最爱食~”雷二哼着歌,拿削尖的树枝,串起来时储备的烤鲶鱼,放在火上加热。
  
  烤鲶鱼这种吃食,油气极重。若是凉着吃,如食柴火。
  
  但烤的热乎的话,油脂渗出鱼皮,金光闪闪:重口味的香料能遮住鲶鱼固有的土腥味,只留下肥厚晶莹的鲶鱼肉散发异香。
  
  鲶鱼没刺,吃着尤其带感。而王冠做的烤鲶鱼,雷二称之为极品。皮焦肉嫩,吃起来有鸡蛋糕一般润滑的口感。
  
  油水顺着烤鲶鱼淌下,滴在炭火上,滋滋作响;食神的味道随着布朗运动扩散到林间的每一寸角落。
  
  暗中,似乎有阴影在吞着口水。
  
  “我要开动啦!”雷二觉得一个人独占一只整鸡、或一条烤鲶鱼,都是人生的大幸福。
  
  正当雷二要一口撕掉一块鱼肉时,火光不及的远处黑影中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谁?”雷二循声望去。
  
  怪声停止。
  
  雷二等了一会啥事没有,估计是啥路过的野兽吧。
  
  “警惕性可得到位,防范工作一定得做好!”雷二心里想着,给自己多了个心眼,不过吃饭还是第一位的!
  
  雷二准备继续对付烤鲶鱼。
  
  鱼呢?
  
  就几秒功夫,雷二看着自己手中空空的签子,出离愤怒了。
  
  太岁爷上动土!雷二嘴里抢食!
  
  死!
  
  雷二瞬间放出巨斧,跃上最近的高枝,搜寻犯罪嫌疑人。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正疾速穿梭在黑暗中,越跑越远,口中正叼着自己的烤鲶鱼。
  
  “呔!妖怪哪里逃!”雷二一跃而下,紧随其后。
  
  那小贼是只妖兽无疑了,通体黑白两色,有一只狼狗大小。
  
  身受追杀,这孽畜左冲右突,曲线走位,企图把身后的人类绕迷。
  
  可雷二哪是吃素的,拎着斧头穿行在林间,速度只快不慢。
  
  有树木挡住去路,躲闪不及时,直接劈开便是!
  
  走的就是刚猛路线,人挡杀人,佛挡削佛!
  
  直逼得那孽畜走投无路,不得不迎战。
  
  话说那畜生边跑边啃,等雷二追上它的时候,烤鲶鱼已然下肚。
  
  估计也正因为此,它才放慢速度让雷二赶上。
  
  反正老子已经落肚为安了,你爱咋咋地吧!
  
  雷二见妖兽不跑了,烤鲶鱼也没有了,更加气急败坏。
  
  这么长时间,敢当面跟俺雷二对着干,事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你是第一个,有种!
  
  雷二停下了追赶,与那畜生面对面。一人一兽都在相互打量。
  
  借着月光,雷二开始细细观察面前妖兽,这可是自己遭遇的第一只妖兽啊,反倒有点小激动。
  
  嚯!嗬!我巢!
  
  “平头白发银披风,非洲大陆我最凶!”待雷二看清了妖兽面目,心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这么一句话。
  
  面前的妖兽,从外观上看,不正是前世号称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平头哥蜜獾吗?只不过体型似乎放大了。
  
  平头哥仿佛看穿了雷二所思所想,露出地包天的獠牙,昂起头颅正视雷二,目露凶光。兽脸上还有一道斜劈而下的狰狞伤疤,为它更添戾气。
  
  “让俺来看看你究竟有多牛逼!”雷二也不服了,什么平头哥寸头哥,都是纸老虎!
  
  对面那只大蜜獾挑衅地回雷二以沙声嘶吼。
  
  “来啊,有胆碰一碰!”雷二抄着斧头向前劈去。
  
  平头哥同时发起冲锋,和雷二相比,气势上仿佛更胜一筹。
  
  “来得好!”雷二暴喝,巨斧迎风斩下,正中平头哥后背。
  
  巨大的力量令平头哥闷哼一声,重新审视眼前的敌人。
  
  这个人类,似乎不那么简单!
  
  一斧子下去,想象中血肉横飞的画面没有出现。
  
  平头哥硬挨一记劈砍后,抖了抖身子,没事獾一样,小眼中蒙上一层暴戾之色,继续猛冲。
  
  雷二内心震撼。面前妖兽也是三阶,却能跟自己的血斧正面硬刚,这种身体硬度已经直追当日压制境界的黄毛。
  
  猛,贼拉猛!
  
  刚刚的逃跑也不是因为害怕战斗,纯属是怕弄掉了到嘴的烤鲶鱼。
  
  不管内心作何想法,雷二手上的活可一直不停。巨斧随着战斗本能圆润地护住周身,让平头哥的攻势无法推进分毫。一人一兽僵持不下。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是雷二从未有过的体验!
  
  雷二越打越心惊,这平头哥也忒皮实了,自己不管如何大力进攻,将它打翻在地,这玩意却总能再次爬起,且更加玩命。
  
  仿佛雷二的斧子不是砍在它身上一样,这小东西始终有出不完的力气。
  
  斗到后期,平头哥似乎还有突破雷二防御的意思。
  
  原本应该进攻的一方被迫防守,抢了别人东西的强盗反倒不停狂攻,让雷二觉得无比滑稽。
  
  雷二其实完全可以祭出重锤一下解决它,两吨的重量,雷二用了半年的磨练彻底适应,如今已经可以实战应用。
  
  虽然碎星锤法还没修练到家,但是出其不意地阴人,巨锤绝对可以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但是雷二舍不得啊,好不容易能遇到个对手,出此下作手段,即使打赢,雷二也会觉得自己胜之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