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在霍格沃茨氪金变强章节目录 > 032:欢声笑语

032:欢声笑语


  光是誊写这些试卷上的试题就花了他们三人一周的闲暇时光,直到周日晚上,他们才揉揉自己酸麻的手腕,将羊皮纸收拾起来,在平斯夫人的注视下溜出了图书馆。
  “哎呦……累死我了!”埃迪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回去赶紧睡觉,我都要困死了。”
  谢尔盖一直挺拔的腰板也弯了下去,乔尔揉揉酸痛的肩膀,“明天就开始正式撰写,今天晚上大家回去好好休息。”
  “皮皮鬼!”走在最前面的埃迪被走廊里钻出来的皮皮鬼丢了一个大水球,水球里的水呲了他一脸,将他的困意全部驱散。
  一个外貌看起来像是侏儒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长着黑色的头发,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一张咧的很大的嘴巴,身上还穿着小丑的衣服。
  “芜湖!”他一只手拿着一个水球,朝谢尔盖和乔尔砸来,“皮皮鬼的恶作剧来咯!”
  乔尔和谢尔盖慌忙逃窜,他们这两天经常很晚才从图书馆离开,被皮皮鬼抓到过好几次,每一次回到宿舍都非常狼狈,这段时间的对抗让他们明白寻常魔咒对于皮皮鬼是不起作用的,面对他的恶作剧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跑远。
  几个人想要回到图书馆再待一会儿,等皮皮鬼的耐心消磨干净再回宿舍去。
  可是刚一回头,却发现平斯夫人已经将图书馆的门关紧,“这还没到8点呢!”埃迪没好气的说道。
  皮皮鬼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重要消息,他飞在半空中手中又掏出两个水球,毫不留情的朝他们砸来。
  三人没了办法,只能硬顶着皮皮鬼投掷出的水球,飞速跑到楼梯上,赶紧往下跑,路过礼堂的时候皮皮鬼总算转移了目标,他又拿着水球奔着两名刚刚上完天文课的赫奇帕奇女生去了。
  乔尔三人总算是从追击中缓了过来,“快看看羊皮纸怎么样了?”
  乔尔焦急的问道,他们辛辛苦苦抄了一周的试题都在羊皮纸上,可不能前功尽弃。
  “湿了两三页,”三人凑在一块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有几页被溅射出来的水花打湿了,剩下的都被三人保护的完好无损,“回去晾干就好了,不影响正常使用。”
  三人总算安下心来,喘着粗气爬到拉文克劳塔楼顶部。
  回答完门环的问题,他们回到了温暖的公共休息室,不少人凑在中心区域娱乐放松,更多的人都在自习区域里埋头苦读。
  正如乔尔所说,扑克牌和斗地主火的快,凉的更快,学生们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后,又重新投入了巫师棋和魁地奇的怀抱,扑克牌在他们看来终归是娱乐性不强。
  三人和相熟的几人打了招呼之后便回到宿舍,艾伦正趴在床边捣鼓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后他立马把头转了过来,“你们回来啦!”
  他开心的挥动着手中的糖果盒,五颜六色宛如彩虹的盒子上方用花体字写着“BertieBott'sEveryFlavorBeans”。
  比比多味豆。
  “我给你们一人带了一盒试验品,你们尝过味道之后把这个表填一下就好了。”艾伦把盒子递给他们。
  “哇哦……”埃迪把盒子放到桌子上,他之前还没尝过这种风靡巫师世界的零食,此时倍感新奇。
  谢尔盖也仔细端详着盒子,乔尔趁这机会赶紧把长袍外套一脱,收拾洗漱用品冲进了卫生间。
  “我先洗澡,谁也别想和我抢!”卫生间传来乔尔兴奋的声音。
  洗漱完之后,乔尔哼着小曲坐在椅子上,笑看谢尔盖和埃迪二人争抢卫生间,最后埃迪赢得了这场较量,抱着睡袍跑了进去,
  他把淋湿的羊皮纸摆到窗前,想要借风力晾干它,但是猫头鹰波比怒视着自己的主人。
  它把窗前这片区域视为自己的领地,为此它和谢尔盖的猫头鹰凯撒抢了一周时间,总算把那只蠢雪鸮赶跑,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它极其不满的晃动着脑袋,胸前的羽毛都膨胀起来,整个身体显得气鼓鼓的。
  乔尔从罐子里掏出两把猫头鹰粮塞到波比的嘴里。
  波比挣扎了两下,这次的问题很严重,不是几把猫头鹰粮就能解决的……
  这是我的领地,寸土必争你懂不懂?
  它怒目圆睁,看着嘴边的猫头鹰粮,还是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咔嚓咔嚓啃了起来。
  鸡肉味嘎嘣脆,比外面的野老鼠好吃多了。
  美餐一顿之后,波比呼扇两下翅膀,飞到乔尔书柜的猫头鹰笼中,身子一趴小憩起来。
  乔尔把羊皮纸一张张铺好,然后身子纵身一跃飞到床上。
  拿起艾伦给他的那盒比比多味豆,然后看了两眼表格,上面大多是关于口味咸甜度的问题。
  他把盒子打开,精美的包装盒下藏着18粒比比多味豆,大小和乔尔前世吃过的M&M's巧克力豆差不多,他小心的捏起一粒塞到嘴里。
  牙齿刚一咬破外表的糖,里面的味道瞬间就涌进口腔。
  乔尔猛的闭眼,“咳咳……怎么是芥末味的。”他跑下去拿起水杯吨吨吨往嘴里灌。
  “芥末味都算好的,”艾伦在看魔药书,头也不抬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我还尝过鼻屎味的呢。”
  “我给埃迪的那一盒里就有这种口味的,这次我爷爷还创新性的加入了墨西哥辣椒。”
  谢尔盖听言都笑了起来,把乔尔和艾伦都震的够呛,他们在宿舍这么久还没见谢尔盖笑过。
  这时候埃迪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看到宿舍里三个人都在笑,“你们在笑什么?”
  他一脸懵逼。
  “没什么、没什么……”艾伦捂着嘴巴摇摇头。
  谢尔盖忍着笑嘴角抽搐,挤开埃迪走进卫生间,把门一关,开始哗啦啦冲澡。
  “到底怎么了?”埃迪总感觉不对劲,但是怎么问乔尔和艾伦也不肯说,只能带着几分疑惑躺在床上。
  熄灯之后,埃迪在床上翻来覆去,原本非常疲惫的大脑此时却异常的亢奋。
  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估计今天晚上是没心思睡觉了。
  “你们睡了没?”
  没人回应。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埃迪听到左边床位上的人在憋笑。
  “艾伦!”他气急败坏。
  这下宿舍里的三人都笑出了声,黑暗的寝室里欢声笑语。
  猫头鹰波比不耐烦的把翅膀护在耳边,这群人怕不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