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周宋章节目录 > 234:纨绔少年郎

234:纨绔少年郎


  次日一早,周军大营号角号长鸣,鼓声隆隆,大军鱼贯而出。
  武继烈、铁战等人果真用了白兴霸的骚包计,个个不罩甲衣,露出银光闪闪的明光铠,所有人的明光铠,都来自于去年扬州武库,制式都一模一样,一排齐出,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为了视觉效果,就连甲寅也不得不脱下轻便的夔甲,而套上这沉重的铠甲,陡然加重,座骑焰火兽不满的摇着头,刨着蹄,看它的眼神就知道恨不得把甲寅给掀下去。
  甲寅直接用刀鞘在其鼻子上就是一记,这货就是欠揍,吃了一记痛便老实了,估计白兴霸的乌骓马偷笑了,这憨货重重的打了两个响鼻,冷不丁张开血盘大口就去撕咬,好在白兴霸防着呢,枪杆一封,挡个正着。
  白兴霸嫌弃的抹去枪杆上的口水,不满的道:“虎子,你好歹管管你那畜生。”
  甲寅嘿嘿一笑,道:“你那匹现在终于老实了,这叫横的怕愣的,话说这甲也太重了些,得亏你们喜欢。”
  “你那甲黑不黑灰不灰的,一点品位也没有,也就你看中了,防御也就那样,还夔甲呢,好大名头,送某都不要。”
  武继烈道:“牙酸就牙酸,虎子,把那甲送某,气死他。”
  白兴霸道:“送你?也不照照镜子,切!”
  甲寅有些无耐:“我们是来骂战的,不是让我们自个骂自个,兴霸,你嗓门大,你先。”
  白兴霸遥遥望了望蕲州城头,邪笑了一下,枪杆一抽,重重的在甲寅座骑的屁股上就来了一记,焰火兽吃痛,咴叫着奔腾而出。
  甲寅爆一句粗口,索性任座骑耍性子,一直跑到护城河沿了,这才勒马,长槊一举,正想如林仁肇般来个天神般的怒喝,哪知一个“呔”字喊出口,气息便弱了。
  实在是长这么大,都没厉声怒骂过。
  白兴霸捂着嘴笑的乐不可支,就连铁战也咧着嘴嘿嘿乐着。
  城头上,李平晒然而笑,顾左右道:“诸君,都看到了吧,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穿着明光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哼,嗓音都未变全,也敢骂阵,若吾等再龟缩于城内,传扬出去,那就真的无脸再见人了——来人,备甲,点兵。”
  “诺。”
  甲寅臊着脸喊骂了一阵,翻来复去就是“有种下来与我大战三百合”“快快投降”之类,与白兴霸那不歇气的怒吼声实在差太远,这才明白骂仗也是个技术活,正想溜回阵去让白兴霸出来,哪知就在此时,城内隆隆的战鼓声竟然响了起来。
  甲寅又惊又喜,一扯缰绳,迅速策马回阵,待转头,蕲州城门大开,黑压压的唐军正鱼贯而出。
  甲寅一声呼啸,立马率队斜刺里撤出战场,露出身后那大橹长枪的步兵方阵。
  李平见周军如此动作,更加坚信那些穿着明光铠的少年将军都是银枪腊样头,手中令旗挥舞,五千唐军迅速的左右分流,排成阵势。
  李平见周军人数不到两千,却是既不退,也不前,只是枯守,心中又是一定,当下令旗再挥,鼓声隆隆,唐军排着接敌阵势不紧不慢的向前方压去。
  周军阵中,曹彬手执螭吻战刀,眼观阵前界羽,心中默数着数字,十、九、八、七……等到敌军过了界羽发起冲锋了,这才倏的战刀高举,口中暴喝:“杀。”
  一阵呼啸声响起,投矛如蝗激射,紧接着惨叫声响起,惨烈的战争序幕便此拉开。
  初时李平见对方大橹拼集如墙,以为敌将不知兵,竟不知弩弓在前的接阵法门,便直接挥旗冲锋,哪知那大橹一倒,数百周兵持矛飞掷……
  甫一照面,唐军就吃了个大亏。
  李平又惊又怒,令旗急挥,催发部下奋勇冲杀,百忙中眼角一瞥,却见先前离开的那群纨绔挥枪舞刀,竟然凶悍的向阵中冲来。
  “顶住——杀——”
  “杀……”
  甲寅不理会李平是惊是怒还是慌,当他听到曹彬喊出杀字时,就已一挟马腹冲出,不过他率着马队兜了个圈子,右翼的张侗也几乎同时发动,两只马队如同千足蜈蚣般狰狞的舞着爪牙,将出城的唐军团团兜住。
  投矛,起。
  劲弩,射。
  打去年从淮南回,秦越就用几近蛮横的态度摒弃了长矛,如今五百骑兵只有吴奎眼下率着的那一队一直没动的骑兵旅配了冲阵长矛,其它四百兵清一色朴刀、投矛和骑弩的配置,自右向左兜圈用投矛,自左向右兜杀用骑弩。
  这一次大战,完美的诠释了秦越崇尚的,什么叫距离就是杀伤力。
  当李平调用长矛来防御骑兵时,战局的天平就有了倾斜。
  手无盾牌的长矛兵,面对沉重的投矛飞掷,强劲的骑弩激射,换来的只能是一片片的惨叫倒下。
  “撤……快撤……”
  当李平肝胆俱裂准备撤军时,曹彬已经挥舞着螭吻战刀劈斩而来,匹练刀光闪过,有人头飞起。
  平素以儒将自负的曹彬一把抢过人头,拄刀长笑,猖狂至极。
  ……
  ……
  “不打了各位,本府有事。”
  舒州刺史府后衙,秦越烦燥的推开麻将,长身而立。
  汪士筌等几位乡绅一见其脸色,忙陪笑告退。
  秦越接过庄生端过来的脸盆,把头脸整个都浸入清水中,长久方起,洒的水珠乱溅,这才接过毛巾胡乱一擦,对庄生道:“去喊陈头来议事。”
  “诺。”
  庄生伶俐的一手端盆一手扬巾,飞快的跑出去。
  秦越牙痛病发作一般的按着两腮,不时发出嘶嘶声响。
  一阵匆匆脚步声打乱了秦越的胡思乱想,却是陈疤子在张通的陪同下进来。
  “怎么了这是,急火匆匆的?”
  秦越道:“我心中不安,眼皮子也乱跳,会不会虎子那边……”
  “放心,曹国华在呢。”
  陈疤子先安慰了一句,待坐下,却有些不确定,“要不……通子跑一趟?”
  “他去有啥用,难不成把城里的兵都带走?等着讯兵吧。”
  秦越有些郁怨,却又无计可施,无名邪火发作,将麻将桌一脚踢出丈远。
  “今后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