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混在战国初章节目录 > 第一一七章:讨钱

第一一七章:讨钱


  姬乔只得由着她们,不过再三叮嘱:不要暴露身份,以防发生意外。
  姬乔休息了会后,已快天黑,又被随从叫起来吃饭。
  不过吃完后等了两个时辰,还没发现几女子回来,便又睡觉去了。
  ......
  第二天,姬乔起床后,等了很久,见几女子都没出来吃饭,便让人去叫,但几女子都回复,不吃早饭了,要继续睡。
  姬乔便先吃了,然后带了两人出门,想去洛邑城逛逛,顺便了解下风土人情。
  但其中一随从提醒道:“乔公子,我们此行钱带的少,且已被公主她们昨日花的差不多,剩下的勉强才能维持三天饭钱。”
  姬乔气得不行:“你当时为何不提醒那几个死女人?”
  随从回道:“小人提醒过,但公主她们不听,说你定会有办法挣钱。”
  姬乔更加气愤:“我有个屁办法,除非将她们卖了!”
  不过想想又觉得无所谓,到时卖匹马得的钱,也够自己这些人维持好多天生活。于是说道:“先去逛逛再说,我逛街不花钱。”
  ......
  逛了好大一会后,姬乔发现城里确实热闹,除了吃的玩的,还有各种节目表演,花样层出不穷,难怪几女子乱花钱。
  突然,姬乔看见一女子带着四五十人,走的趾高气昂。
  不对,应该是一美女带十几个随从走在中间,另有四个公子哥也带了些人,跟在这女的旁边。
  姬乔心道:这几公子哥看起来身份不差,绝对是王公贵族之后,却还像个哈巴狗一样。这女子长得虽然还可以,但不是绝色美女,和自己身边几女子比起来还是差了些,看来定是身份比较高,不是公主便是郡主。这几条哈巴狗都在巴结这女的,应该非常爱面子,不如趁机弄点钱,也顺便解下燃眉之急。
  姬乔便对身边随从说道:“你们走远点,不要跟着我。”
  两随从听后,立刻走开了。
  姬乔突然往地上一扑,并顺势滚了一圈,接着往脸上抹了两把泥土。
  然后走上前,很夸张的说道:“哇!从未见过如此美貌之人,明眸皓齿、冰肌玉骨、佩金带紫!样貌是倾国倾城!气质是丰姿绰约!能否施些钱财,小民带七十岁老母落难至此,且老母重病在生,需要钱医治,小民也是一天立米未进。”
  姬乔今天出城,不想太炫耀,穿的比较普通,经过刚才一番操作,确实有点像乞丐。
  其中三位公子也确实想争表现,立刻让随从拿出钱来,准备施舍姬乔。
  哪知这美女却手一挥:“慢,此人非常不老实,如此会吹,绝不是乞丐,你们莫受其骗。”
  三哈巴狗听美女这样一说,立刻大声吼道:“骗子可恶,快滚一边去。”
  我艹,夸过分了吗?姬乔很郁闷的走到了一边,并小声骂道:“这死女人,与我林诗没法比,与田嫣也相差甚远,嘚瑟个屁。”
  “有胆再说一遍!”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姬乔吓了一跳,这么小声也能听见?
  但又感觉很不对劲,话不是刚才那美女说的,而且声音非常熟悉,是出自林诗之口。
  姬乔立刻回头看,果然后面站着林诗、魏画、田嫣、姬灵四人,并都在笑。
  原来,四人睡的差不多后,又赶过来找姬乔玩。
  不过没找到,刚才也是听姬乔说话,从声音辨认出来。
  姬乔现在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怎不睡死?将钱都花完了。”
  田嫣立刻指着魏画:“是她不听劝,乱花钱。”
  林诗跟着说道:“对,她还说没见过像我们这样穷的。”
  姬乔看着林诗和田嫣,大声道:“你俩不要狼狈为奸,魏公主现在孤身一人,武功又一般,不受你两欺负就已庆幸,还敢乱花你们钱!”
  魏画听后大喜!立刻笑道:“认识乔公子这些天,这话听了最舒服!”
  两人没想到姬乔偏袒魏画,便气愤的问题:“你不是和她不对付的呢?”
  姬乔淡然回道:“不对付就想办法对付,但总不能人多欺负人少,强行冤枉人啊!”
  田嫣突然又问:“姬乔,刚才那女子真比不上我和林诗?”
  姬乔若有所思的回道:“武功不知,相貌和智慧比你两强太多!”
  田嫣很不服气:“你刚才还骂其一无是处。”
  姬乔笑道:“那是气话。”
  林诗又问姬乔:“你怎如此模样?刚才若不是听你说话,还真认不出。”
  姬乔想起这事就来气:“还好意思说,钱被你们花光了,我刚才是想装成乞丐要点钱,谁知被那死女人识破,还奚落我。”
  魏画竟然嘲讽起来:“你就这点本事啊?也不怕丢人!”
  姬乔觉得亏大了,自己刚才还帮她说话,现在却反过来讥笑自己。于是说道:“你厉害!那剩下这些天,你的生活费自己解决,我们东西你都不能用,更不许拿去卖。至于房间,钱都付了,就让你睡着。”
  林诗和田嫣听后,立刻幸灾乐祸起来:“对,就这样决定!”
  魏画突然发现,这人生地不熟的,钱确实不好挣,何况自己从来只是花钱,没挣过钱。于是气道:“这钱又不是我花的,何况你当初不让我带随从过来,不然我也不至于没钱花。”
  林诗和田嫣立刻回道:“当初是你死皮赖脸的要跟来,说什么都不带,能怪谁?”
  魏画这时发现,自己明着与三人斗,肯定斗不过,便又赔笑道:“我认输,不再与你们斗嘴了。”
  姬乔便也笑道:“那看表现,先收留你一天再说。”
  田嫣这时又问:“姬乔,刚才那女子是谁?竟这么神气!”
  魏画立刻轻蔑的回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就是个小公主,不是周王室的,就是西周国的。”
  田嫣便也鄙视起来:“那还神气个屁!”
  姬乔忙交代:“你们不许乱来,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到时吃了亏可不要怪我没提醒。”
  魏画非常有感悟!立刻感慨起来:“说得对,在安邑(魏国都城)我是何等威风!去了临淄,却得小心行事!到了洛邑,还没开始就被你三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