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梦山海之万籁听章节目录 > 第七十四章 傲赏冥位醉三日

第七十四章 傲赏冥位醉三日


  易从安瞧见秦涧后,抓着他的两只胳膊就是不停的摇晃着。
  可见不论他是怎么摇着秦涧的身体,秦涧也是跟那沉睡的死|猪一般的,丝毫没有动弹。
  气的易从安两手一松,便是一脸不悦的站在那。
  “好啊,看来我这样对你是没有效果了,即是如此,那我就只能来点狠的了!”
  易从安装作一脸无奈的说着,实则心底可不是在那偷着乐。
  易从安说着,便是站直身来,纤细的胳膊一伸,那掌心之处是立即幻出了无数缥缈的冥法眩光。
  易从安那带着眩光的手,往秦涧面朝上空躺着的地方一环,是神奇的立即就有一道水流往秦涧的面上扑了去。
  且那水流没有源头,就是一直源源不绝的往秦涧面上奔驰而去。
  “噗嗤~”
  “这你大爷的若是还不醒,我就真是给你秦涧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哦不,十体投地好吧!”易从安笑道。
  “咳咳咳...”
  “啊....啊啊啊啊!”
  “谁谁谁?什么鬼东西?”
  地上一直躺着的秦涧终于苏醒了过来,满面震惊的模样。
  或许因为吸入不少水,是呛到了,弓着腰就在一旁猛咳个不停。
  “醒了?快看看清楚我是谁?”
  易从安一个转手,帅气的打了一记响指,将冥法收起,就站直了身体,装作嫌弃模样的拍了拍手掌,一副搞怪的神态,睥睨着秦涧。
  秦涧努力擦干脸上的水渍,可是因为他几乎大半的身体都已经湿透了,是来回的擦拭了好几次,这才得以睁开依旧迷糊的双目。
  “易公子!”
  秦涧满面惊喜的一声大喊。
  “嗯,是我,不用太惊讶,赶紧的处理一下,回去交差吧。”易从安不紧不慢的说道。
  “交差?”
  秦涧有些迷茫的问道,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又道:“哎呀,易公子,我这真是过得太坎坷了!这都还没有做出点什么事情来呢,这该怎么回去交差啊?还有,那秦广王!秦广王不见了,易公子,这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瞧着秦涧愈显焦急的样子,易从安忍不住笑了笑。
  没有办法,他一瞧见秦涧的这幅模样,总是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易公子啊...”秦涧喊一声。
  一身湿泞泞的他还朝着站得绷直的易从安一把抱了过去,嚎道:“易公子啊!你说我这怎么就那么坎坷啊,我这怎么就碰上了个那么坑的你啊!”
  秦涧埋头在易从安的胸口之处,
  瞧着当真是想要嚎啕大哭的模样。
  秦涧虽是没有易从安那么高,可他好歹也是一副强壮得很的冥身啊,这么就到靠在易从安的面前哭了起来...
  那画风还真是,
  搞笑得紧!
  易从安被秦涧这番操作整有些无奈,嘴角都是一抽一抽的。
  似乎真是忍受不了秦涧的这么个鬼哭狼嚎般的样子,易从安尝试扒拉几下也没有将秦涧拉扯下来,他无奈的翻了一记白眼,干脆是伸出脚来一脚就把秦涧踹了开。
  “你差不多行了啊,真是耽误事情,劳烦秦头你瞧瞧四周再同我讲话可否?瞧瞧你一个大男人,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还跟我胸前大哭起来了,你也不嫌害臊啊?”
  秦涧已经被易从安用着挺大的一股力气踹到在了地上,因为落地有些猛,还震起了一些地上的尘土。
  让秦涧湿泞的一身盔甲与下摆衣裳粘上了不少灰土,徒显狼狈。
  秦涧听完易从安说的话,先是愣了愣,竟是也没有生气,这才朝着身旁四周望去。
  秦涧一看,
  在这宽大的四周,甚至都可以用方圆十里来形容的地方,除了他秦涧与易从安两具活生生站着的身体,便全都是那瘫睡在地的一片冥差、幽冥,还有乌黑黑一片的修罗族士兵!
  秦涧仔细一瞧,更是有那已经不知为何昏迷不醒,倒在旁处的两大修罗罗主!
  “易公子...”
  “这是个什么情况?我好似记得,我与身边的其他冥差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好似入了一处幻境之中去了,而且是怎么的也抽不出身来...
  这不会是你干的吧?”秦涧一脸惊慌失措的转过头来,看着易从安,吓得咽了咽口水,那腿好像都打了几个哆嗦。
  “...”易从安笑了笑,没有应答,双手无奈的一摊,一副我就是这么厉害,我能有什么办法的模样。
  “易公子,可这瞧着也没有多少时间的工夫啊,你怎么就已经把那些个修罗族的士兵还有两大罗主已经全部给收拾妥当了?你这这这!也太吓人了吧!还...还还有我们的这些个手下的冥差...他们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啊?”
  秦涧说着说着,情绪是越发的开始有些激动起来,就连那看着易从安的双目都满是震惊的瞪大得不行。
  易从安听后,
  连忙夺步又走到了秦涧的身边,伸出来就是往秦涧的最上捂去,道:“你大爷的瞎嚷嚷什么?”
  “唔...唔唔?”秦涧被捂着嘴,只能在那支支吾吾的。
  易从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边捂住秦涧的嘴,边把秦涧往旁处带去。
  是稍走了几步,易从安才带着秦涧停了下来。
  他伸出连一只手来指了指一旁树下亦是瘫着的两位冥差,道:“呐,瞧着了没?那就是地府的冥探,我已经把他们原先瞧见的一切画面都给抹了去,现时在他们的记忆脑海之中,解决了这场祸事,并且还擒住了修罗两大罗主的,是你,秦涧。”
  秦涧听后,更是惊讶得睁大的双目,他一咬牙,挣开了易从安的钳制。满面不可置信的问道:“易公子,你做这些事情,究竟是要干什么?”
  望着易从安问话的时候,
  秦涧还不忘往后退了几步,瞧着好似已经有些害怕易从安了。
  “傻了吧你?我还能为了什么?再说了,我这么做呢,自是有我的道理,反正有好处你就兜着,权当我平日里无意之下对你不慎言辞或者什么无意之下举动的补偿吧!还有,秦涧,我现在可没有与你开玩,接下来的事情,你必须按照我说的一一做下去!这,于你于我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易从安十分正经的说着。
  不论秦涧是退了几步,他便往前夺上几步,完全不做弱势的样子。
  “这这这...易公子...这怎说也不是我的功劳啊,就算我回去复命说了是我秦涧做的这些事情,冥主他们的就不会有半分怀疑吗?我...我我真是,心中没有什么依仗,虚得很啊!”秦涧一副难以置信且又十分为难的沉低着头说着,瞧着那副样子,倒还真是发自内心,不似装出来的。
  过了好一会,
  见易从安都没有回答自己,秦涧便是抬起头来,往易从安站着的方向望去。
  当秦涧看到易从安腰间那缠绕了许多布条,好似还沾染了许多粘稠鲜血的地方时,更是惊诧不已。
  易从安挑眉看着秦涧的反应,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秦涧一眼后,便转眸看向了别处,幽幽的说了一句:“别看了,方才与那戈千诺他们斗打之时,不甚粘上了一些他们的。”
  “噢...是吗...我刚刚还在想呢,易公子也是幽冥啊,怎么会有血腥...”
  易从安一副无所谓模样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走到秦涧的面前,伸出手来轻拍了拍秦涧的脑袋。
  “差不多行了,就按照我说做,这所有的一切,就是你秦涧做的,擒拿修罗罗主有功!你就等着回到冥界,看看冥主怎么赏你吧~小样~”
  “易公子...你...”
  “别再叽叽歪歪了啊,赶紧想办法将这遍地都是的冥差他们弄醒吧!数数可是有八万呢!再往你身后看看,那也是好几万的修罗士兵搁那躺着呢,你先解决一下眼前的事可好?”
  易从安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说着,说话的时候,他还装模作样的伸了伸懒腰。
  而秦涧顺着易从安的说的方向一一看去,
  望着四周都是那些躺得哪哪都是的身体...
  那一刻,秦涧忽然觉得心头一抖,就连脚都软了,微微颤颤的,
  “易...易公子啊...你可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上许多啊...”秦涧说话的声音,慌意很是明显。
  “哼~”易从安冷哼一声,道:“别墨迹了,赶紧想想办法,他们都弄醒吧。”
  “哦...好好好!”秦涧应道。
  易从安看着秦涧颤颤的脚步,还必须要在他易从安的面前,装作一副忙碌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觉得好笑可又有些莫名的心疼起来。
  易从安依靠着树干,仰面站在一旁,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只见他暗下是伸出手来,又做着那仙气般般的掐算模样,轻声道:“差不离了...差不离了...”
  那声音不知为何,竟是透着一股莫名的悲戚...
  就好似那人之将死,可奈何身旁无一人,最后念叨几句话时,透着的那股悲凉劲...
  秦涧忙活了好一阵子,
  这才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去看着易从安不悦的吐槽了一句:“易公子啊,他们为何都是叫不醒啊?我忙活了半天,就没有一个幽冥亦或者是冥差有被我叫醒的,你到底这使得什么稀奇古怪功夫啊?也太诡异了!你也不来帮帮我的...”
  “嘿嘿~约莫着快醒了快醒了的!”易从安回过神来,朝着秦涧的方向笑了笑。
  “对了,易公子,方才我们地府的那两位冥探,你可有给他们安然无恙的放了回去啊?”秦涧手上不停推搡着躺着地上的冥差,嘴上亦是也不停下来。
  “早放回去了,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就放心吧,等你想起来的时候,我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了。”易从安白了一眼秦涧,赶紧大步的朝着秦涧的方向走了过去。
  --
  地府冥界,
  阎罗正殿之内,
  因为冥界才出了五王闹大乱的事情,也未曾说得上是安定,是许久都未曾有例常的朝会举行...
  今日的阎罗正殿之内,
  除了冥孤诀与那平等王、五官王便也是没有看到其他阎罗王的身影。
  “冥主,能否容我问问,你这是让卞城王做什么去了?为何自秦广王出了冥界那日之后,凌初就再也没有见到那卞城王的身影,日日只有瞧见有他手下冥探的身影前来禀报?”五官王望着冥孤诀,满面疑惑的问道。
  “这事情说来话长,前时石風手下的冥探也来消息了,说是秦广王与秦涧他们已经擒住了修罗的两大罗主,是大获全胜。”冥孤诀应道。可当他说出这消息的时候,面上本就清冷的神情却并没有因为这对于他们地府冥界来说的好消息,而轻松些。
  反倒是浑身上下更透出了一股莫名冷厉的气息!
  “什么?擒住了修罗族的两大罗主?这于我们冥界来说,可算得上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平等王惊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