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帝是我妻章节目录 > 第五十八章 李世民出手

第五十八章 李世民出手


  詹天成也收起了剑,对他说道:“我若杀你,不是难事,我何必对一个死人说谎。”公孙超然一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问道:“你什么意思?”
  詹天成看都不看他一样,向着李泰说道:“魏王殿下,晋王殿下曾让臣请求殿下,公孙超然之师与晋王是忘年之交,但受命太子,不得不从,还请殿下看在晋王和国公的面子上,饶过公孙超然。”李泰闻言看着詹天成,思索了几个呼吸,道:“无妨,若这公孙不为难我,我也不再为难他。”说完,转身回了寝殿,公孙超然看着詹天成道:“你这是何意?大丈夫死不足惜,我既然受命太子,必不会再投奔他人。”詹天成转过头来看着公孙超然道:“殿下知道你是中义之辈,如今我杀你易如反掌,殿下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我杀了你,回宫交差,第二条,你与我回宫,晋王殿下会亲自解释给你,若你到时候再不信,大可继续来刺杀,我依然会来阻止你,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考虑。”说完,詹天成手拿巨绝剑指向公孙超然,公孙超然虽然忠诚,但如此不清不楚死去也不甘心一个呼吸便回道:“我与你回宫,面见晋王,虽然我知道刺杀再无妄,但因众于太子被皇权赐死,也必死在你的剑下来的痛快。”詹天成闻言不再说话,直接收剑向门外走去,公孙超然回头看了一眼李泰的寝殿,才跟了上去。
  李世民在看到李泰所写自己被刺杀一事是太子所为;看着手中李治的奏折,心里开始动摇,喊了一人过来,对着其说道:“传朕旨意,命宗密院彻查太子来往近臣与府兵安排,一个时辰内,给朕准确的消息。”
  詹天成带着公孙超然一路回到立政殿,公孙超然也只是静悄悄跟在身后,一句话都不说,进了立政殿后公孙超然看向坐在正殿座位的李治行礼道:“见过晋王殿下。”李治看着跪在地上的公孙超然,眼角勾起自信的笑容,起身来到公孙超然身边,将其扶起来,直接开门见山对着他说道:“想你公孙兄到现在都不相信本王,更不会相信太子谋反一事。”公孙超然恭敬但很是自信的说道:“太子为储君,天下早晚都是他的,他何必起兵造反。”李治回头自信道;“不错,天下人都会这么想,但我问你一句,太子是你服侍多年,你可曾绝对身边的太子你还熟悉?”
  公孙超然眼中一眯,想到太子似乎有些反常,但口中还是说道:“太子被陛下责罚,难免心声怨气,脾气有些异常也是人之常情。”
  李治随手拿起来一个水果,笑了笑,也不见其吃而是扔给了玄策,对着公孙超然道:“你的察觉没有错,也不必嘴硬,太子不只是性情大变,连你和身边人的态度也与之前天差地别,你就不想想为什么?”李治此话说中了公孙超然,他脚步上前道:“为何?”李治转过身来,正视公孙超然,眼神中充满了坚定道:“因为他已经不是太子,他身躯里,住着别人的灵魂!”
  听到李治的话,公孙超然后退一步,他多次感觉太子大变,似乎像换了一人,若真如李治所言,那一切便变得正常,随即又问道:“晋王殿下您是如何得知!”李治哼笑了一声,拿起来腰间的帝天锏道:“阿耶御赐神锏,专克世间一切邪魔,准我随身佩戴,御前皆可携,从太子被别人夺舍之后,我便是第一个知道!”
  公孙超然听到夺舍两字后,内心不能接受,看向李治跪了下来道:“晋王所言可是事实?太子殿下被何人夺舍?”李治看着崩溃的公孙超然道:“他乃我父兄,我心中悲痛无人能比,我承了折子给阿耶,阿耶必定彻查,不出一个时辰,必然会水落石出。”
  甘露殿,李世民面前跪着宗密院一干人,为首的说道:“陛下,太子的安排,与晋王殿下所说一字不差,而且,太子不仅准备了府兵,连工中千牛金吾两卫都有安排,和侯君集的联系密切,侯君集更是整顿大军在长安城外,看来,不日便要逼宫造反!”
  李世民听的明白,他已经完全相信了李治的折子,这笔宗密院所差还要详细,李世民现在内心无比的痛苦,他不相信自己的嫡子居然会想到造反这件事,还刺杀兄弟,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哪怕自己是天子,也不能维护他了。
  正当李世民愁眉之时,李治便进了甘露殿,与旁人不同,李治养在甘露殿,对宗密院的人已经熟悉,不需要再避讳,直接走到殿前对着李世民说道:“阿耶,请您赦免父兄死罪。”李世民见李治求情说道:“雉奴,你父兄犯了谋逆大罪,不可赦啊。”李世民现在并不是秉公,而是在等着李治能说服自己,能从李治这里得到保李承乾的理由。
  随即李治将太子与司云中的事说的一清二楚,连阴德妃如何安排都说的详详细细。李世民听完之后大惊,询问道:“雉奴你为何不早日过来告之?”李治回复李世民道:“阿耶,你与父兄的关系后来如同水火,我即使说了,您也不会信啊,甚至儿子也会因此被牵连,还怎么守护阿娘留下来的基业。”。
  李世民闻言摆了摆手,说道:“阿耶糊涂了一次,不能再糊涂,此时不怪你,前日里,魏征病重,寡人亲自去看望,他为太子太师,看出来许多,苦口婆心对我讲了很多,我是只字未信啊,如今的后果,便是害了自己,也害了我儿啊!”
  说完这些,李世民整理了思绪,对着一旁的人说道:“传朕旨意,今夜便动手,将晋王所题的一干将领,宫中太子所留眼线及兵力全部拿下,传令李勣李靖连夜拿下侯君集,控制其大军,去办吧。”此刻的李世民,眼中没了神采,显得极为疲惫,瘫坐在龙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