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灵手记章节目录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这时间久了不进城还真是不熟悉路,差点没走丢了。”黄天星笑着说道。
  
  “太爷,您是怎么找到这来的?”李默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那天不是给你了一个护身符吗?”
  
  “嗯,我一直带在身上呢。”李默说道。
  
  “你可知道那符里面包着什么呢?”黄天星说道。
  
  “不知道啊,我没打开看过。”
  
  “那里面可是你太爷我肉身本尊的灵毛啊,所以只要你带在身上我就能找到你。”黄天星小声的说道。
  
  “哦,您这玩应跟GPS一样厉害啊!”李默用手摸了摸挂在胸口的护身符。
  
  “太爷,您这么晚了来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吧?”李默问道。
  
  “嗯,确实有事,上次我安排堂里的碑王过阴查你父母的事,查回来了。”
  
  “怎么样?见到他俩了吗?他俩在阴间怎么样?问出来了吗?他俩怎么说的?”李默急切的问道。
  
  “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确实是查回来了,但是却什么都没查着......”
  
  “什么都没查着?什么意思?是不是他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默问道。
  
  “不是,是什么都没查着!就是说根本没见到你父母的魂魄,你父母的魂魄根本就不在阴间!”
  
  “你说什么?他俩的魂魄不在阴间?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像人家说的那种已经投胎了呀?”李默问道。
  
  “小辈儿,如果是已经投胎转世了碑王是能查到的,现在是他俩的魂魄在阴间根本就没有记录,也就是说他俩死后根本就没去阴间。”黄天线说道。
  
  “没去......太爷,那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人死后没有去阴间?”李默已经有些懵圈了。
  
  “当然有了,有的人死后魂魄通过修炼成了鬼仙就留在了人间,就像仙堂里面的碑王一样,还有的是因为怨气太重心愿为了或者自己不想去阴间,又没有被阴间的黑白无常抓到,所以也会留在人间,至于你父母是因为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再或者......”
  
  “或者什么?”李默问道。
  
  “再或者,人死后的魂魄被别人禁锢住了,没法去阴间。”黄天星眉头紧锁。
  
  “禁锢?”李默问道。
  
  “嗯,对。如果当时学校着火真的是有人故意施法而为,那说明你父母有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既然这个人能施法布阵挡住龙王的神通,那禁锢住两个人的魂魄也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可他俩就是个普通人啊,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所以说啊,虽然这个有些说不通,但是还是需要把着火的事情查清楚了,才能下定论,说实话小辈儿,太爷也不希望是那样。”黄天星说道。
  
  “对了,太爷,前两天我遇着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李默详细的将当天如何擒到盗墓贼,然后发现他身上有父母的照片,到验尸结果出来说他已经死了三天了的事讲了一遍。
  
  “什么?死了三天了?”黄天星问道。
  
  “对,验尸报告不会错,法医说内脏都腐烂了,这个人全程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并且我试过了,他根本没有记忆!脑子里面是空白的。”
  
  “没有记忆......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瞎子还是聋子,无论你缺少任何一样接触和观察这个世界的东西,都是会有记忆存在的,除非......”
  
  “除非什么太爷?”李默问道。
  
  “除非他没有魂魄!”
  
  “没有魂魄?那没有魂魄还是人吗?”
  
  “活死人!”
  
  “活死人?”
  
  “对,曾经我听说过在南洋有专门修炼这种秘术的人,这是一种邪术,可以用来控制死人行凶作恶,平时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但是一旦失去了控制就是死尸一具,毫无用处了。”黄天星说道。
  
  “还有这样的法术?真邪门啊,那这么说我遇到的就是这种活死人?”李默问道。
  
  “按照你说的来看,应该是,不过我也只是听说,也不敢断定。那后来怎么处理了?”黄天星问道。
  
  “我和张良被停止执行职务了,张良他爸让我俩最近在家面壁思过,总之就差开除了。”李默说道。
  
  “不是,我是问你这件事和尸体怎么处理了?”
  
  “哦,后来听说这个人是国家安全部门追捕的境外逃犯,上面把案件连尸体一起给移交了。”李默说道。
  
  “哦......那他身上除了有你父母的照片,还发现有什么东西没有?”黄天星问道。
  
  “当时比较匆忙,我没太在意,只是想问清楚照片是哪来的。”
  
  “那他掏的那个坟包是谁的?”
  
  “不知道,没有墓碑,就看见一个快要散架了的棺材,本来想再去看一下来着,没成想出了这样的事,张良他爸让我俩在家面壁思过最近一段时间不让我俩去太阳盆了,这两天正好因为这事有些闹心,也就没出去。”李默说道。
  
  黄天星抽了李默半盒烟,然后在窗前一闪而去,李默又接着抽光了剩下的半盒,房间里充斥着二手烟的味道,张良和番淦从外面买回来啤酒和烧烤,无论怎么叫他都没有出屋,他没有一丁点胃口,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今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一早,李默独自开车来到了太阳盆,他想趁着人少的时候去一趟山上查看一下当时被掏开的坟包,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过当车经过太阳盆林场的时候正巧遇见了林场的消防车在加水,李默停下车看着消防车想起来了件事,对了!曾经听派出所的老同志说过,早先镇上有火情都是林场的消防站去救火,后来林场经营状况越来越不好了才归给县里的消防大队,从前林场还是比较正规的,应该会有救援记录,李默算计着学校着火的时候应该还是属于林场消防站负责的时候。
  
  在派出所工作这几年,李默和林场保卫科的工作人员接触比较多,还挺熟悉,所以李默便拨通了保卫科科长的电话,说他想来查一份从前的记录,派出所在林场保卫科的眼里可是一直当做是一家人一般,于是那位年轻的小科长二话没说便热情的带着他一起来到了存放资料的库房。
  
  偌大的库房到处都是灰尘,东西非常杂乱,林场经营状况不好之后很多人都离开另寻出路了,所以原先四个人一起打理的库房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由保卫科代管。从前留下的资料和一些档案全部都堆放在一个破旧的货架上面,李默和那位小科长一点一点的翻看着资料,查找着出勤记录,终于在这些资料的最下面找到了一个纸壳箱子,里面装着已经泛黄的消防站出勤记录。
  
  李默翻开了最上面的一本,看到这里面虽然是手写的,但是对每一次的出勤救火都记录的很工整,很详细。从什么时间接到火情,当天谁是带班班长,值班人员有谁,司机是谁,出勤救火的都有谁,着火的地点,到场的时间,灭火的时间,当时是什么天气,周边环境,有没有伤亡,损失多少,着火原因等等,都有记录。李默心中暗自佩服这做记录的人,绝对是个心细如发之人。盒子里面每一个本夹里装订的都是一整年的出勤情况。李默翻找着二零零三年学校着火那年的记录。
  
  “......九七年、九八年、九九年、两千年、零一年、零二年、零四年......咦?二零零三年的记录哪去了?”李默纳闷道。
  
  “嗯?没有吗?应该都在这了啊,这东西没人拿的,不会有人动,再好好找找。”说罢小科长伸手开始在箱子里帮忙上下翻找着,李默也将箱子里面的一部分出勤记录给拿了出来放到地上铺开,俩人像摆扑克一样按照年份顺序一本一本的捋好。
  
  “哎!找到了,搁这呢兄弟,二零零三年的出勤记录。”说罢小科长把从箱子底找到的出勤记录掸了掸灰然后翻开看了看,李默上前接了过来,翻找着学校当天着火的记录。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天气晴,接中心学校火情一起......火情严重,灭火历时四小时,期间县消防大队支援水车一辆,校图书馆全部烧毁,痛失教师一人,教师家属一人,后查明此次火灾因图书馆线路老化引起。”
  
  一股酸涩的感觉从李默的心底涌向了他的双眼,李默强忍着眼泪,看完了当天的记录。
  
  “哎?不对啊?”小科长把出勤记录拿了过去,然后前后翻来翻去仔细看着。
  
  “什么不对?”李默疑惑的问道。
  
  “这纸不太对......从前这种做记录和办公的用纸,都是林场内部的印刷室手工印出来的,这张虽然纸张一样,但不是印刷室印出来的。”小科长一边看着一边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李默问道。
  
  “哦,呵呵,从前管印刷室的负责人就是我爸,我小时候经常跟着他来场子里玩,有一次我疯玩的时候不小心把印刷抬头和边框用的模板给摔坏了,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那个模板就是给消防站印这个用的,因为这件事我爸就在印刷室给我好顿胖揍,我印象特别深。”小科长笑着说道。
  
  “那这张和前面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其实我摔坏的地方平时要是不仔细瞅也看不太出来,我爸当时揍我也主要是因为这东西做一个不便宜,怕场子让他赔,所以一般人也不知道......你看这,这张十九号上面的抬头再看一下前面十八号上面的抬头,十八号的这张‘消防’的‘消’还有‘太阳盆’的‘太’,当时因为摔的有裂纹,所以‘太’字下面那个点就好像被裂纹从中间给切开了一样,‘消’字三点水最下面的那个点,也是一样被裂纹从中间给切成了四点水一样。”小科长一边给李默比照着一边讲道。
  
  李默前前后后仔细一翻看,还确实是这么回事,其他日期的记录上都有这个印刷的模板裂纹痕迹,可是十九号那天的却没有。
  
  “后来我爸退休之后他有个场子里的老哥们在我家喝酒的时候,他俩还说起这件事呢,人家说这个太字被切掉了下面那个点就成了大火的大了,消字的三点水被切开了等于又多了一点水,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火太大了救火的水都不够用,唉!都是老一套的封建迷信,呵呵。不过我小时候记得山上确实着过一次大火,林场消防站的水车确实水没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