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爱不散:心悦臣服章节目录 > 第十章 一尸两命

第十章 一尸两命


  “小絮过来,”柳欣悦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她拿起门边的扫帚,小絮颤颤巍巍地走过去,“妈妈……”她狠狠地在小絮屁股上打了两下,“妈妈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跟小朋友打架,再打架就不准去幼儿园了。在这里站着不准吃晚饭了。”小絮大大的眼睛立刻溢出了泪珠。
  季黎有一些震惊,呆呆地坐着没有讲出一句话,旁边坐在轮椅上的柳爸爸着急地推着轮椅上前去,拉着小絮按在了怀里,责怪地对柳欣悦说:“你怎么能打孩子呢,才多大点孩子知道什么叫打架吗,只是小孩子之间打闹而已。”
  “爸~你放开他,他现在可以打架,以后长大了就会犯罪。您不能这样惯着他啊!”柳欣悦有些急地说。
  小絮从外公的怀里退了出来,“外公,妈妈说的对,是小絮不好,小絮不应该和同学打架的。”说完,他低着头,没有看妈妈一眼,自己站到了墙角。
  季黎感觉自己心里堵堵的。她从小家境优渥,父母恩爱,学业顺利,从来不知道被责骂甚至被父母抽打是什么滋味,她也知道各家的环境不同,可是她至少知道没有父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何况是小絮这才4岁。
  季黎盯着柳欣悦,她没有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的不舍与不忍。她甚至怀疑柳欣悦是小絮的后妈,可是小絮与她是如此相像。
  一餐的食不知味,孩子低着头在墙角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吃完饭,季黎找借口推柳爸爸出门透透气聊天,也给母子两一些相处时间。
  “叔叔……”季黎欲言又止,“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欣悦一点也看不出来喜欢小絮?”柳爸爸自己开口问,季黎低低地嗯了一声。“因为这个孩子差点要了她的命。而且这个孩子的生父曾经狠狠伤害过她。”
  季黎听到后面整个人已经呆住不动了。柳爸爸说,当年柳欣悦退学之前还兴奋地跟他打电话说要去意大利参加一个国际钢琴大赛,只要进入决赛,就能改变命运,给家人过上好日子。
  可是第二天夜里下着大雨,柳欣悦却拉着行李箱回家了,跟他说退学了,柳爸爸本想追着她问原因,可是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四天不吃不喝。
  最后柳爸爸担心女儿,把门给撬开,进入后发现她已经晕倒在床边的地上了。送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跟他说他的女儿已经怀孕将近两个月了。
  这对一个单亲爸爸来说,是很大的打击,本来他打算瞒着女儿求医生把孩子给打掉,可他不知道到底在女儿身上发生了什么。
  直到第二天晚上,柳欣悦才睁开了眼睛,可任凭柳爸爸怎么喊她,她也只是看着爸爸眨眨眼。医生告诉他,他的女儿可能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的治疗是漫长且痛苦的,最常见的药物治疗不能在孕妇身上使用。直到柳欣悦用眉刀在胳膊上划了一道又一道血口子之后,柳爸爸只能辞了保安的工作,每天在床前看着女儿。他也看出女儿并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整整五个月过去了,柳欣悦骨瘦如柴,一点孕肚都不见,有一天她突然开口问爸爸,“爸,我是怀孕了吗?”是啊,女人怎么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了?“我想把孩子打掉可以吗?”柳爸爸沉默了一会儿,“对不起欣悦,是爸爸自私,怀孕初期医生说打胎会加重你的病情,现在已经五个月了……把孩子生下来吧。”
  那一天,柳欣悦抱着爸爸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再后来,到了临盆的那天,因为营养不良,孩子迟迟在肚子里出不来,孕妇大出血,不得已,又要剖腹产。整整折腾了11个小时,孕妇才从手术室推出来,医生说差点一尸两命。
  听到后来,季黎的眼角已经泪流不止。她庆幸自己成为了柳欣悦唯一的好朋友。
  回到家里,天已经有些暗了,小絮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饭,饭菜已经一点热气都不冒了。柳欣悦坐在堂屋前洗衣服。
  季黎看着瘦弱的小男孩,心里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