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冢下城的黎明章节目录 > 第67章 山驹篇〔07〕

第67章 山驹篇〔07〕


  “咚!”
  山驹一拳袭上去的同时,却不料被妍汐出肘挡住,并且发出“咣当”一声金属相撞的巨响。
  妍汐的反应速度很快。不仅快到超乎山驹的大脑判断,而且还让他对此大吃一惊。
  明明打的是胳膊,却为何会打出金属质的感觉?还有“铛铛”声?
  “啊?怎,怎么回事?”她的力量几乎与山驹身覆战甲后的力量相持平,这根本不可能,除非她――
  “变身。”妍汐冷冷淡淡的望着山驹的战甲外层,她的眼睛闪过一抹嘲弄无趣味的笑容。
  “什么?”山驹彻底傻了眼。
  下一秒,只见她与山驹相扛的那只胳膊肘惊显地幻化出了金黄色的琉光层,随即又化为紧固在身上的机械感战甲。
  从胳膊开始,迅速地覆盖满她全身。
  “可恶――没想到,额,你也是元能战士。”山驹在这时明显的显得有些吃力。谁能料想到她竟然也会是元能战士,而且力气还这么大!
  在地上躺着的别子看到这一幕,他狡猾的捂嘴偷着笑。
  “它是属于我的,你――打哪来的就给我滚哪去!”
  哐!
  “啊!额!”山驹被妍汐给一脚踢的措不及防地连往后倒,他仰面摔在地上,倒的非常没有面子。
  “哥哥!”山皓紧张的一声喊。他手指死死的磕在沙沙响的石壁上还在犹豫着,心想要不要趁他们打的正热时去把沙漠之眼给偷回来。
  地面上忽然滚动起来很多干草团子,就连橄榄树的枝叶也开始呼啦呼啦的摆动起来。它正预示着,沙尘暴将会在不久之后就袭击过来。
  “额――喀喀,山皓,我没事!”山驹打转似的站起身来,正面去接化身为曙光战士的妍汐打来的攻击招式。
  嗖!
  一个拳头打过来,“哧”一声激的山驹的外覆战甲层上火星四溅,并导致其失重地踉跄往后倒退着。
  “唰!”
  妍汐对他穷打不放,她极步奔过来飞身一脚往前踢。
  “额!”山驹吃劲儿地用双臂挡住,被打的连一刻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哧啦!”
  妍汐一脚踢中他手臂的瞬间,又导致山驹手臂的战甲层突地炸起一束束电火花,这对他来说无疑是造成了剧痛伤害。
  一旁的山皓看的触目惊心地为哥哥山驹捉急。突然,他又看到了别子在小幅度的从地上往前爬,那姿势就跟猴子一样。
  别子“噗噗”了两声,看上去好像是被地上刮来的沙尘给呛中了眼睛、鼻子和嘴巴。
  他的动作很小心翼翼的、速度极快的摸出一只手掌,迅速地把躺在地上浑然不觉危险来临的沙漠之眼宝珠给揽入怀中。
  “啊――你们快别打啦,坏人把沙漠之眼给拿走啦!哥哥!哥哥!”山皓急忙地朝山驹和妍汐大喊到。
  山皓知道三人的关系,因为刚刚的对话都被他给听得一清二楚。
  “呢!”别子全身一起激灵,他惊慌地扭头朝后望,发现两人打的正激正烈,根本毫无反应。
  “哥哥!哥哥!喂――”
  “嘻嘻嘻嘻,你就是喊破了它奶奶的喉咙也没用,就让这两个笨蛋继续打吧……”别子的脸上阴冷一笑。他趁此机会,起身就撒腿跑远去了。
  他的轮廓消失在黑暗的小路中,再也不知其去向。
  “呵。”妍汐刚落地后,她又再一脚旋身往前踢去。
  “砰!”
  巨大的重击力猛冲到山驹的腹上,已经被打的全然无还击之力的山驹发出“啊”一声痛叫。他全身失重地往下翻倒,重重摔了一跤。
  过程中:金属与金属相抵撞,发出的“铛铛”响,还有哧啦闪动的电火花在山驹的外覆战甲上不停爆炸。
  “为什么啊?啊!”山驹晕头转向的摸不着北,他不解气地翻过身来,却不想正撞妍汐手掌中抓着的一把光色长剑指向了他的脑袋。
  唰,嗖――剑刃划过空气,发出锃锃的响声。
  这种情形下,山驹只好停止住即要站起来的反抗,乖乖仰起半个身子看她。
  “因为它是我的,我最后……能奢望的。”妍汐的手掌抓剑时不横稳,有点马马虎虎的、注意力不集中的感觉。
  但她说出口的这句话,令山驹感到不寒而栗。他吓得不敢说话,微弱地喘着在战甲里的热气,用胳膊肘顶的地面都往下深凹了一个小圆窝。
  妍汐持住曙光剑指着他,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额,喀喀。”
  “哥哥!不许伤害我哥哥!”
  山皓一声呐喊,他竭尽全力的扑上来,张开手臂侧着身挡在妍汐的面前,令妍汐很快就将目光转向了这个勇敢的少年。
  他的脸看上去很灰,像是邋遢的很久都没有洗过。但他眼神很坚定,沉稳,丝毫不畏惧自己眼前的这个身覆战甲的女人――妍汐。
  “山皓,额……你过来干什么?赶快离开这儿!快啊!”山驹朝山皓一声呵斥。
  妍汐的曙光剑导致山驹不敢轻举妄动,看上去很可怜的样子。
  妍汐的战甲上,寒冷、阴郁的面部的那双青蓝色、美丽的光眼静静注望他,一声也不吭答。
  “山皓!”
  “你们别打啦!别子那坏人都带着沙漠之眼跑了,你们还打什么啊?”山皓的最后一声嗓音颤抖,因为他开始惧怕起妍汐的模样。
  “山皓!额……”山驹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他恍然间醒悟。
  此时,他身覆的钢抵战甲也因承受伤害到达了极限,自行解除了幻化。
  光芒散去,消失在空气中不见,只剩山驹满脸惶急地扭头看山皓。
  山皓继续注视着妍汐,虽然他现在心里后怕的要死。
  又突然在这时,山皓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发出了阵阵寒风。他感觉身体被掏空,全然刮着呼哧呼哧的冷风,直钻向脚底。
  呼――呼――
  风声肆虐起来,把地上那团火堆的火焰给刮的齐头往前冲,一下子就被扇灭,使周围环境瞬间昏暗下来。
  只剩下黑暗中,妍汐的身覆战甲外层发出着迷朦朦的金黄色光芒,满满的神圣感。
  “你别打我哥哥,求求你了……”山皓怕的快要哭出来,他眼角打咕颤地望着妍汐。
  妍汐迟迟没有回答他,也没有放下指着山驹脑袋的曙光剑。
  空气中漫卷着厚重的沙土,让周围的环境旋即陷入到一片雾浓浓的阴朦中。
  山驹半张着唇,看妍汐那放青蓝色光芒的战甲眼眶。他两眼发直,脸上肌肉抽动不停。
  沙子从地上飘过,发出“嘶嘶啦啦”的傲气声。。
  在沙子经过不久后,便迅猛地冲来可怕的、肆虐这片沙漠无休止的沙尘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