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院章节目录 > 63.铁锅洋芋饭

63.铁锅洋芋饭


  林嘟嘟给雪白雪白的小兔子取名叫小白,林简听了以后心想:嗯,很有想象力了。
  在林嘟嘟锲而不舍的拍马屁下,楚阔终于选了一天下午教林嘟嘟做兔子窝,其实应该说是兔子笼子。
  和当时楚阔给小鸡们做笼子的方法一模一样,只是尺寸小了很多。
  楚阔在院子里手把手教,林嘟嘟就蹲在旁边一步一步学,特别认真。
  林简做在廊下翻动采摘回来的红枣和山楂,和葡萄一样,也是和姜晨他们一人一半。
  枣子晒上那么几天就会变成鲜艳的红色,特别好看,去年林简是把红枣切开后,晒成干的。但今年林简打算晒囫囵个儿的,这样还能在炖汤的时候放一点儿。
  去年林简炖汤的时候,也放了红枣干,可是切成片的红枣干下水就融了,剩下红枣皮这儿一块儿那一块儿地飘在水面上,实在是丑。林简还打算腌一罐子蜜枣,虽然他们没有蜂蜜,但有葡萄糖浆。做法特别简单,把新鲜山楂倒入锅中,刚刚沒过枣子就好,然后加入一碗糖浆,煮啊煮,煮到粘稠发亮就可以了。然后用干净的容器装起来,要吃的时候取出来吃就行。
  山楂还是得切片,但山楂还可以做山楂酱。林简留了大概二十多个新鲜山楂放在阴凉处,等空了她想给林嘟嘟做个糖葫芦吃。
  虽然林嘟嘟还在换牙期,但小孩子一点儿糖都不给吃,未免对他太残忍了,因此,林简时不时的,还是会允许他吃点甜的,但刷牙绝对不允许含糊,每天早晚都有人盯着林嘟嘟刷牙,不是林简就是楚阔,牙坏了可不是好玩儿的。
  林简翻完了这堆红枣,给它们翻个面,又放到架子上晒着。
  那边时不时能听见林嘟嘟的声音:“哇!叔你好厉害!”
  林简心里想:拍马屁还拍上瘾了。
  林简看看天色,打算去做饭了,切一块儿腊肉,洗干净,煮熟后切丁。
  土豆削皮洗净后也切丁,水里泡上一把豌豆,吸水膨胀后捞出。
  把大米洗上两遍,按着平时煮饭的水量,在装米的碗里加入水。
  锅里放油,油热后下腊肉,土豆,豌豆翻炒,翻炒均匀后,连米带水倒入锅中,翻炒均匀,盖上锅盖,开始焖饭。
  焖饭的时候,火得小一些,火太大了底部都焦了,饭还没熟。林简调整好火候,就去准备蔬菜汤了。
  蔬菜汤就是简简单单的各种绿色蔬菜煮成一锅,不放盐,煮得软软的,以前的人们给这个做法的菜取名叫“耙耙菜”,特别适合在吃这种焖饭,又干又燥,或者是肉类吃多了的时候吃,喝一口菜汤,能瞬间解除油腻。
  天色渐渐暗了,林嘟嘟的兔笼子我做好了,新做的兔笼子不仅装了小白,还装了另外两只小灰,那天把它们带回来以后也没吃,一直放在角落里养着。
  为什么没吃呢?因为他们本来打算捉到兔子的那天晚上就做个麻辣兔来吃的,结果他们还没生火,姜晨和刘晓洁就送来了满满一大碗兔肉……所以捉回来的兔子就一直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
  天黑了,林简坐在炉子前添柴,炉子里烧得吡吡剥剥的,炉火映照在林简的脸上,红亮亮的。
  楚阔洗完手以后来厨房一看,林简坐在炉子边发呆,时不时加两块柴禾。
  林嘟嘟跟着楚阔跑进来,一下子扑在林简背上,开心地说:“姨!我今天会做笼子了哦!”
  林简笑着说:“是吗?嘟嘟真厉害!”,林简嘴上夸着林嘟嘟,实际上是在强颜欢笑,她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林嘟嘟给压断了……小伙子最近吃得挺多啊。
  楚阔把林嘟嘟从林简背上拎下来,解救林简于水火之中,问:“今晚吃什么呀?”
  “就吃点儿简单的吧,做了个铁锅洋芋饭,配个蔬菜汤。”林简回答到。
  林嘟嘟张大嘴发出失望的声音:“啊?有蔬菜汤啊?”,林嘟嘟最讨厌喝那种蔬菜汤了,也不甜也不咸。
  看出林嘟嘟的嫌弃,林简轻轻地给了林嘟嘟一个脑门嘣,说:“还敢嫌弃?这蔬菜汤一会儿你必须给我喝一碗,不许不喝,不然不给你做冰糖葫芦了。”
  林嘟嘟委屈地答应了,然后步履沉重地走出了厨房,他打算去和小白倾诉一下他的委屈:呜呜呜,蔬菜汤真的好难喝!
  见林嘟嘟走了,楚阔搬来一个小凳子,挨着林简坐下,伸着手臂把林简搂进怀里,林简笑着说:“走了个小粘人精,来了个大粘人精!”
  楚阔丝毫不慌,说:“就喜欢粘着你,不行啊?不行也得行!”,说完,又想到什么,取笑林简:“铁锅洋芋饭是怎么回事啊?我只听说过铜锅洋芋饭啊!”
  林简无奈地摊摊手,作无可奈何状,却嘴角上扬着说:“没有铜锅啊,只有铁锅嘛,所以就叫做铁锅洋芋饭咯!”
  楚阔“吧唧”在林简脸上亲了一口,说:“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说到了要教姜晨和刘晓洁酿酒和做酵母的事,林简说:“要不就这两天吧,再过段时间,又该忙起来了。”
  楚阔点点头:“嗯,要不就明天吧,这段时间能摘的都摘了,剩下橘子,柿子之类的还得再等等才能熟……啊!对了,不是说还要去挖藕吗!”
  林简被楚阔一提醒,也想起来了,对哦,夏天的时候说要去挖藕的!
  但林简又为难起来:“现在气温可不比夏天了,下水太容易着凉了,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你再发一次烧。”
  楚阔笑笑,搂着林简说:“没事的,到时候带上干衣服去,然后在池塘边升上一堆火,出水就能烤火,一点儿不冷的。而且你想想,藕能做多少好吃的啊!咱们有腊猪蹄,用来炖藕简直美味!而且有了藕,还能做出藕粉,软糯香甜的藕粉,多好吃啊!还能做桂花糯米藕,虽然没有桂花,但糯米藕就算淋上红糖也很好吃啊!还有嫩生生的藕片清炒或者凉拌都很好吃啊!”
  林简被楚阔叽里咕噜一大串说得头昏脑胀再加口水横流,但考虑到楚阔的健康问题还想再说什么,楚阔却已经对着她撒起娇来,林简被楚阔晃的脑袋晕,林简大声同意:“好好好!别摇了!去去去!去挖藕去!找个天气好的下午就去!只是你别再发烧就好了!”
  楚阔笑嘻嘻地说:“发烧也没什么不好嘛……上次发烧烧得可好了呢……”
  林简自然明白楚阔是什么意思,脸红红地瞪了楚阔一眼,身子一扭,轻轻地哼了一声,说:“吃饭!”
  ……
  第二天吃过早饭,楚阔就去传达了下午过来学酿酒和做酵母的安排,姜晨和刘晓洁欣然同意,吃过了午饭就登门拜访了,还带来了一筐新鲜的,带着泥巴的花生,刘晓洁说:“这是那天我和姜晨在一片地里发现的,在我们房子后面的那个土坡背后的田里,我和姜晨都给摘了,分成了两筐,给你们带一筐过来。”
  林简惊喜得不得了,赶紧把他们迎进来,寒暄了一会儿,就打算开始今天的教学任务。
  楚阔负责教姜晨酿酒,林简则负责教刘晓洁做酵母。
  但林简想了想,做酵母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于是拿了林嘟嘟的一个作业本,扯了一张纸,写上做酵母的步骤与方法,干脆让刘晓洁自己回去实验得了。
  而楚阔呢,刚好今年的葡萄酒还没酿,酒现场给姜晨演示了一下如何酿葡萄酒,姜晨观看后表示自己明白了,要回去试试。
  他俩要走的时候林简叫住姜晨和刘晓洁,说:“来,过来。有东西给你们。”
  说着领着他们走到了鸡舍旁,拿出一公一母两只鸡,说:“把这两只鸡拿回去喂,母鸡隔三差五就会下蛋,你们就有鸡蛋吃了,如果运气好,母鸡抱窝了,你们就能添小鸡了,没添也没事,我们家小花抱窝可厉害,到时候孵出小鸡了就给你们送过去两只。”
  小花骄傲地昂着头,对众人不屑一顾,用嘴巴理理羽毛,又抖抖身上的毛,高贵而不可侵犯。
  “这怎么好意思呢?又拿你们两只鸡……”
  林简摆摆手,说:“没事,我也是运气好才捡到小花和小红的,他们俩特别争气,现在我们家的鸡已经够多了,这鸡舍都快装不下了,我和楚阔还商量着把这鸡舍扩大扩大呢,不然不利于它们的生长。”
  姜晨突然出声:“那明天我和小洁来帮你们扩大鸡舍!”
  林简:“啊?”,她只是说要扩大,还没打算做啊……
  只见姜晨一脸坚定地说:“就明天开始!现在天气好,也不算冷,白天还有太阳,再过一段时间,天气冷了就不好做了!”
  林简:“啊?……额……”,林简考虑了一下,说:“要不等你酿完酒来吧,不然葡萄都快放坏了。”
  姜晨想了想,点点头:“林姐你说得对,那我明天先酿酒,然后后天就来你家帮忙!”
  林简只好同意了,说完,姜晨就抱着两只鸡和刘晓洁回家了。
  林简和楚阔对视一笑,林简说:“姜晨可真是……也太着急了吧。”
  楚阔也笑,他说:“他不是着急……他是不好意思了,所以才这么积极的。”
  林简一想,也是,年轻人嘛,脸皮难免薄一些。。
  咦?自己好像也是年轻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