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梦作七年章节目录 > 幽灵行动 4

幽灵行动 4


  盔甲蜘蛛在天色放亮时把蛛网结成了,硕大的蛛网有一座蓝球场那么大;篮球场那么大的蜘蛛网将千障洞严严实实地封盖起来。
  封盖千障洞的巨网粗疏有致,排列整齐;上面织有古代兵家才能绘制出的八卦图。
  巧夺天工的编织技艺,即便月宫中的嫦娥也难匹对;而网面的庞大,就是一头水牛撞将进来恐怕也难逃生。
  巨网的编织成功,使盔甲蜘蛛有了一丝安全感;它沿着四周的辐线巡游一番,见网面牢固坚实、曲张有序,足以抵御大型动物的进攻,这才心满意足返回千障洞睡觉去了。
  盔甲蜘蛛急需一场酣睡恢复体力,这些天它实在太辛苦;从莫逆山长途跋涉来到千障山先和黑熊十八世打了一仗,尽管黑熊十八世最后被击毙,但盔甲蜘蛛也输出了大量毒液。
  在和金环蛇的拼搏中,若不是蛛丝发挥强大的作用;盔甲蜘蛛恐怕就得死在金环蛇的毒牙之下。
  月亮落山后,太阳就出来了。盔甲蜘蛛刚合上疲惫的眼睛准备睡一觉,封在洞口的蛛网却晃动得“呼啦啦”作响。
  一定是猎物撞网呐,盔甲蜘蛛心中念叨着不想理会;可蛛网震荡的频率搅扰得它心烦气躁。
  盔甲蜘蛛恼怒地爬起身来骂了一句:什么鸟物打扰老子的瞌睡?一边谩骂,一边气势汹汹滑出洞去;蛛网上的物事却让它大吃一惊。
  撞网的竟然是一头蜘蛛,身躯有行军锅那么大。
  盔甲蜘蛛目瞪口呆:难道这家伙也是火山爆发后的硕果?怎么不会哪?火山爆发能使自己脱胎换骨,同类的身躯就不能发生异变……
  盔甲蜘蛛正在寻思,一股迷香的气息扑面而来了。
  这是一种奇异的异香,只有雌性方才具有,这么说眼前的同类是个胖妞?
  盔甲蜘蛛的心窝别别别狂跳起来,可它不能太龌龊,让眼前的胖妞瞧不起;得表现出一种绅士风度。
  盔甲蜘蛛绅士般地步履稳健,作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抬头打量着这个胖妞。
  盔甲蜘蛛将胖妞打量几眼,这才发现它的脑袋是绿色的;身上有红、黄、青、蓝、紫五种颜色。
  盔甲蜘蛛禁不住用蜘蛛语言喊叫起来:“啊呀,原来是个绿头雌蛛,美丽可心,丰腴饱满……”呼喊中便向绿头蜘蛛投去多情的一瞥。
  绿头雌蛛对盔甲蜘蛛的勾魂摄魄的一瞥很满意,这是一个标准的眉眼;更令绿头蜘蛛怡然自得是盔甲蜘蛛对它的赞美。
  漂亮姑娘顿时飘飘然了,它拿出雌性特有的神态偷偷看了盔甲蜘蛛一眼;羞羞答答伏趴网面上,将极具诱惑力的“青春酶”输放出去。
  青春酶是绿头雌蛛的“迷他剂”,就像杨贵妃身上的胭脂粉袋,派上用场时抛撒一点;王孙公子便就口眼歪斜,一个个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绿头雌蛛是蜘蛛王国的大美人,丰腴的肚腹;华丽的外表足以使雄性迷乱不羁。
  然而绿头蜘蛛空守洞房数十天,却没有一个雄性上门找它。
  这是因为蜘蛛王国有一条亘古不变的规则:雄性蜘蛛完成本能的交配任务后必须给雌性蜘蛛做点心。
  时过境迁,甘愿奉献的雄性已经不多;更何况绿头蜘蛛身躯庞大,痛快过后还不将配偶骨头咬碎?
  苦苦等待的绿头蜘蛛耐不住性子了,心烦气躁地骂起街来:妈拉巴子,都成缩头乌龟哪?一个个女兮兮的能跳细腰舞,还有什么阳刚之气?你们不来,我不会去找?激情难抑的绿头雌蛛冲出洞窟,像招蜂惹蝶的妓女,在千障山幽灵似地游荡。
  前面有张蜘蛛网,庞大的网面绿头蜘蛛还是头一次见到,什么鬼头魔脑织出这般华丽的蛛网?绿头雌蛛攀上网去,将丝线抖动得哗哗作响,想看看隐藏深处的神秘家伙什么摸样。
  盔甲蜘蛛走出来了,竟然是个雄性,身躯庞大得像只老虎。
  绿头蜘蛛吓得魂飞魄散,却见盔甲蜘蛛绅士般地走过来并无害它之意。
  绿头蜘蛛心中平静下来,盔甲蜘蛛深沉的眉眼像勾魂的挝子使绿头蜘蛛春心沸动;便不失时机地向情郎射出丘比特之箭。
  一箭中的,盔甲蜘蛛心领神会;雄性的荷尔蒙在它的腹腔内剧烈翻滚,它多么想冲过去将美人揽在怀里从头到脚吻个够;然后将爱情的晶液输入它的体内。
  但蜘蛛王国男欢女爱的后果是很残酷的,盔甲蜘蛛曾经有过一次惊险的经历。
  那还是变异之前,xingyu难却的盔甲蜘蛛窜到一个雌性蜘蛛的窝巢去了;确切地说是雌性蜘蛛输放的“青春酶”将它勾引过去的。
  雌性蜘蛛一见姗姗迟来的异性,装作没看见似的静静伏趴网上。
  盔甲蜘蛛见雌性蜘蛛神态安祥,含情脉脉,毫无顾忌地走上前去将自己的腹部贴在雌性蜘蛛的肚子上。
  交配程序很快完成,盔甲蜘蛛想一走了之,但雌性蜘蛛却飞扑过来用有力的肢爪将盔甲蜘蛛紧紧按住。
  盔甲蜘蛛迅速反应:这家伙要拿自己当点心?不行,我不能这样去死……
  未等雌性蜘蛛伸出毒牙啃咬,盔甲蜘蛛便来了个前滚翻后滚动将雌性蜘蛛蹬下网去逃之夭夭。
  前事之师,后车之鉴,倘若和绿头蜘蛛作起爱来;这家伙将自己吃掉咋办?
  盔甲蜘蛛犹豫不决,但一想到自己庞大的身躯,畏惧之心悠然消失,而且生出一种怡然自得的心态:天赐良缘,何以惧哉?盔甲蜘蛛风度翩翩地走上前去,用螯肢对绿头蜘蛛轻轻一触。
  盔甲蜘蛛尽管异变得比祖先威猛强大,但一些关键部位仍然没有脱离祖先的遗传,生殖器就在螯肢上,螯肢这么一碰;它用螯肢那么一触及,立即使绿头蜘蛛心旌摇动;兴奋得不知怎么才好。
  有那位哲人说过:人的基本愿望是食欲和xingyu,当这两种愿望得到满足后方可心若旁鹜地去干其它事情。
  此言是耶非耶已经不甚重要,重要的是人至今没有脱离动物的天性。
  蜘蛛是节肢门动物,自然不会失去对xingyu的追求。
  绿头蜘蛛冲破世俗的羁绊,风尘仆仆远道而来;难道不就是享受男欢女爱?
  绿头蜘蛛很知趣地将腹部递给盔甲蜘蛛了,在绿头蜘蛛的腹部向上,就是它的隐私,隐私一旦开放,便像巨大的地磁吸引力,会将一切吸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