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瞳女章节目录 > 569 探听

569 探听


  “这些文质彬彬、看起来极有素质的人,去过实验区那边吗?”莞莞好奇地问道。
  一边是地狱,一边是天堂,一墙之隔。若是他们真的见过,又怎么会这么安心呢?
  “见过,不仅见过,他们还给实验区那边的实验品起了外号。”
  “是什么外号?”
  “牲口。”
  “牲口?!那些可是活生生的人!”
  “也是任人宰割的人。”
  “真是一群斯文败类!宫尧煜,这里也就那条溪流,我看着挺顺眼的,要不,我让溪流把这里都淹了吧。”
  “丫头,别冲动。”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反正过几天,这里就要被大海淹没了。”
  “这些人,可能还得保他们的命。”
  “什么?!”
  “他们身后的家族,都是不容小觑的。”
  宫尧煜稍作提点,莞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若是他们死了,可能会挑起两界的分端?”
  “嗯,有可能。若是能救,那就顺手吧,若是不能救,也无需强求,到底还是一群普通人,对瞳术界的威胁还是可控的。”
  莞莞瞬间就改了主意,“救,一定要救!等把这些人救出去,我一个一个地亲自把他们送回家,我倒挺想看看这些家族的嘴脸的。这么大一个把柄送到我们的手上,不要白不要,到时候,我们不仅要去当面打他们的脸!还要多敲诈一些好东西。就按照他们赞助给基地的比例要吧。”
  宫尧煜听着小丫头的打算,笑了,“就听你的。到时候,九大家族各派一人去送,把声势弄的大一些,还要找出他们各家已经做过实验的人,一定要当着他们的面将这些人除去。”
  “说得对,我们还要……”
  “丫头,回头再想吧,现在还是干正事要紧。”
  “哦,正事,许先生只是让我们过来看看,我们就这么盯着这群人看?”
  宫尧煜上前几步,走到一个独自作画的人身边,默默的看了半个多小时,等那人停笔了。才开口夸了几句。
  那人回头一看,“哟,这不是娱乐区那边的江管事吗?”
  “靳少爷,您竟然还能认出我,真是我的荣幸。”
  “自然是能认出你的,那天我们去娱乐区,主要也是为了去看你。墨莲小姐可是一个极特殊的存在,她那脾气,有的时候还是挺吓人的,我们呀,就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能让墨莲小姐这般的痴迷。”
  “靳少爷说笑了。”
  “这可不是说笑,我说这话也没有任何贬低你的意思,这几天,相信墨莲小姐的事情,你也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只要你继续维持住墨莲小姐对你的特殊感觉,今后基地的高层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江管事,以后若是有什么好的实验项目,一定要透露些消息给我们。”
  “靳少爷,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呀。我还没有正式的身份能进入到实验区呢。再说了,以各位贵客的身份,想打听些消息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江管事,你可不知道,这贵宾区的人是越来越多,可是,每个月的实验项目还是那个数,僧多粥少。我们这身份呀,在这基地里,也没什么大用,有的时候啊,我还得求着这里高层呢。”
  “啊?”宫尧煜一脸的不信。
  “你还真别不信,再过段日子你就知道了。来,江管事,”靳少爷哥俩好的搭上了他的肩,“我给你介绍介绍,我这个圈子里的人。等你上去了,一定要多多照顾呀。”
  不一会儿,靳少爷和宫尧煜的身边就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这群人本来是在聊基地里的事情。宫尧煜又将话题带到了诗词歌赋、香车美女、历险趣事……
  大家渐渐的聊开了,不论是什么话题,宫尧煜都能给接上,还不只是接几句话那么简单,在场的人都能听出,他是了解颇深,才敢于畅谈的。
  也仅仅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宫尧煜就彻底进入了这个圈子,不少人对他发出了邀请,或品酒、或下棋、或讨论商务、或聊天交心……一时之间,他就成了香饽饽。
  见时机差不多了,宫尧煜开始不着痕迹地探听这个大宅院的情况,还真是让他找到了几个需要重点关注的目标。
  在这里住的最久的史棋、最喜欢到处探听事情的钱葆、以及最深居简出的冬月眠。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疑点,这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绝大多数都是短住的,做完实验就离开。同属富豪之家的人,哪怕是不熟,彼此之间也是有些了解的。
  可唯独这三个人,身份成谜,行为处事与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
  宫尧煜没有再多做停留,毕竟是第1次,探听的太多,会惹人怀疑,和众人做好约定后,这才转身将莞莞送回了自己的宿舍,等安顿好她,宫尧煜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大约夜里十二点左右,宫尧煜才轻手轻脚地回来了。刚躺下还没十分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
  “是我,‘辨数’。”
  宫尧煜这才放心地将门打开,“怎么这么晚过来?”
  “有急事,想让你定夺。”
  “说吧。”
  岳城砚看向身侧。
  “弟弟。”阿洛露出了身形,他的旁边竟还有一个人。瞧这穿着,实验区的医生?!
  “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城砚这才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
  基地里对员工的甄别越发严苛了,不仅在门口设置了扫描鉴别仪器,今天一大早,岳城砚还接到通知要去检查血型。这在‘辨数’的记忆中,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岳城砚想通知宫尧煜,好让他拿个主意,可是,送通知的人丝毫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反而提出要送岳城砚过去。
  岳城砚也只好硬着头皮往验血的科室走去,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很担心,自己的暴露会影响到整个计划。他曾暗中提示阿洛,让阿洛赶紧去通知宫尧煜。
  可阿洛认死理儿,弟弟让他保护最弱的人,他就一定要待在这个人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