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


  “芳名?这个啊?”蒋洛依特别为难地说道。
  “是小生让姑娘为难了吗?”麒铭昊看到蒋洛依为难的样子,赶紧开口道。
  蒋洛依抱歉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公子告诉了自己的姓名,于礼,我也应该告诉公子才是。小女子姓蒋,名洛依。”
  “蒋洛依。”麒铭昊低声地念着这个名字,他每念一次就感觉自己对面前仙子一样的人的喜爱就多了一分。而且他的脑海里好像被人打开了什么东西,又什么断断续续地东西从里面浮现出来。他试图去抓住,但是发现他自己又根本想不起来那些画面。但是他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姑娘,他好像买哪里见过。
  “姑娘的名字真是个好名字。”麒铭昊笑着对蒋洛依说道。
  蒋洛依看着麒铭昊这般傻傻地模样,她也忍不住笑到,“多谢公子,不知公子可从小女子的名字里品味到了什么呢?”蒋洛依言笑晏晏。
  “蒋洛依……”麒铭昊一边念着,一边想着,“姑娘的姓氏很好,蒋这个姓氏就像麒这个姓氏很有一种经过时间沉淀的感觉……”
  “哦?公子何以见得?”蒋洛依听到麒铭昊说道,她笑着反问道。
  “因为在下曾经见过以前姓蒋的人,他们给在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的教养和学识都是一等一的好。”麒铭昊想到以前朝中的蒋寒曦将军了。他们家从主人到仆人都是极其有礼貌地,虽然蒋将军是一个征战沙场的人,但是他也有独属于读书人的一种儒雅之气。但是,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家遭遇到了意外,一个晚上,原本盛极一时的京城蒋家,被人灭了门。
  为什么会被灭门呢?他感觉他好像知道为什么会被灭门,但是又好像不记得了,他的那段记忆模模糊糊的,他只是隐约地记着柜门,男人女人什么场景,太多的他就记不起来了。
  他一想到那个场景,他就感觉全身冰冷,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蒋洛依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她皱了皱眉头,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她就是想试探他一个关于她家的事情,这个人怎么就浑身颤抖。她突然就不想打他了,可是一旦想起当年他们皇室那么薄情,她就把自己刚才不想动手的念头给晃出去了。
  “怎么了?麒公子?”蒋洛依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麒铭昊一想到那个在柜子里看到的景象,他就感觉头好疼。那两个人他看不清,而且他一想到,他就感有一种疼痛从心脏开始蔓延到四肢百骸。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需要冷静下来,他需要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他会失控!这个脱离掌控的感觉他感觉很不好,很陌生。他必须要找个理由离开这里。
  “对不起,蒋小姐,在下感觉身体有点不适,在下先离开了。”他紧紧地攥着自己胸口的衣服,踉跄地走着,也不管蒋洛依有没有回答他,他就摇摇晃晃地想要离开亭子了。
  “慢着,麒公子。”蒋洛依红唇轻启,“我看麒公子有点身体不适,但是小女略懂些岐黄之术,不知可否帮公子看看。”
  “不用了。”麒铭昊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人用细小的银针扎着,密密麻麻地,疼的让他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