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孔德致道章节目录 > 第114章 深山悟道

第114章 深山悟道


  修仙常识上说,使用丹药突破,有很大的隐患。会造成根基虚浮,真气驳杂的弊病。特别是达到金丹层次后,进境比较缓慢。其实,这都是沐玉君的误解。上古时,洪荒大地,各种天材地宝,到处都是。修仙者动辄使用丹药,导致滥用,不求感悟。因而对修仙非常不利,所以才有丹药会造成根基虚浮的说法。
  自然突破,则是自然而然的进化,更符合天道。修仙者在涉及功力方面,使用丹药,一般不会带来后遗症。但在涉及境界突破时,使用丹药就会带来各种问题。
  沐玉君来到武当山,没有像普通游客那样,按照旅游线路游玩。他直接离开正路,攀缘进山。他在脑子里对赤红道:“赤红,我感觉到这里很特别。上次遇到的绝壁石刻九真图很不简单,好像是系统学习蝌蚪文的教科书。其中博大精深,浩如烟海。直到现在,我也不过学了一点皮毛。我想在石壁附近再找找,或许会有新的发现。如果你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宝贝,赶紧告诉我,让我把附近好好看看。”
  赤红道:“哥哥,你只管尽情玩耍,其他事情都教给我。”
  武当山深处,沐玉君意外发现一个微型村庄。这里只有三栋房子,都是茅草房。草房不大,但看起来却特别精致。
  三栋草房之间呈三角形分布,弥漫着淡淡的白雾。如果仔细观看,会感觉到这里透出一股远古洪荒的韵味。
  这里位于深山,四周连一条羊肠小道也没有,却有这样一个微型村落。让沐玉君感到非常怪异。
  走近村落,沐玉君赫然看到一老一小正在下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下的居然是围棋。
  围棋很普及,但大多都是在城市。农村,特别是这样偏僻的山村,很难见到围棋。
  棋盘是直接刻在石桌上,而这张石桌表面光滑,泛出青光。
  黑白棋子光洁如玉,晶莹剔透,不像是普通的陶瓷,或者玻璃。更像是某种名贵宝石,让人一看就赏心悦目。
  下棋的老人,一副及胸的灰白胡子,根根晶莹,倒不像是胡子,而是某种丝线。他面庞红润,没有一丝皱纹。眼睛微眯,手里捏着一枚黑子,在思考下一步怎样落子。
  少年则是十二三岁的孩童,小脸蛋粉嫩如玉,光光的脑袋上,有一撮乌黑的头发,梳着一根冲天小辫。他双肘支在石桌上,双手支撑着尖尖的下巴。没有看棋,而是直愣愣瞪着老人。
  沐玉君分明感到一种特别朦胧的氛围,疑似这里不属于人间。
  他停下脚步,感觉如果再往前迈一步,就会踏入另一个世界。
  遇仙?难道这里竟是仙境?
  一老一小正在专心下棋,根本没有注意到沐玉君的到来。沐玉君静静地站着,心里空明澄净,没有一丝杂念。他既没有向前,也没有退后,就这样默默站着。
  忽然,他心中一动,内气开始沿经脉运行。一个大周天下来,他感觉自己变化很大。不过总觉得自己身体里少了什么,感觉怪怪的。
  沐玉君继续运行大周天,也不知经过多长时间,那一老一小还没有下一步棋。老人两根手指捏着一枚黑子,好像永远定格在那里。
  沐玉君终于感觉到那里不对了,他身体里的内气几乎枯竭了。他感到很惊讶,面前的仙境竟然能够吸取他的内气?不过,沐玉君没有感到一丝虚弱的感觉。他急忙内视经脉内的状况,以前那种内气充盈的盛况消失。代之而起的是,经脉中空空如也。
  但是,沐玉君感到经脉中没有内气,却不像是完全空白,而是有某种非常稀薄且透明的物质在经脉内流动。
  当沐玉君再次运行大周天时,他感觉到经脉中声势比以前庞大许多。内气运行很平和,甚至有点绵软。可是这种透明物质运行时则很刚烈,用虎虎生风来形容非常贴切。
  沐玉君心中的喜意一闪而过,他明白,自己竟然在仙境之外突破,晋级到先天境界。他继续运行大周天,按照原来内气运行的路线行走。
  沐玉君很清楚,后天境界的大小周天,其实都是伪周天。跟筑基期贯通的小周天和化丹期贯通的大周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先天之后的境界,依次为先天,筑基,金丹,破锁,化丹,元婴。
  突破先天境界后,沐玉君继续在仙境门前修炼。此时,他进入可遇不可求的超凡境界之中。这种境界,佛家称之为涅槃,道家称之为自然。他的功力急速提升,经脉中的真气澎湃汹涌,越发壮大。他的体内发生潮汐变化,如同天地在呼吸。
  沐玉君沉浸在无可描述的自然境界中,他不知道此时,就在他的头顶上空,五色祥云翻腾,祥云中隐现各种圣兽。金龙,彩凤,麒麟,金乌,青鸾……,虽然没有显出真身,但不时显化出一鳞半爪。
  正在下棋的一老一小,惊讶地抬头看向天空。老人瞳孔收缩,倒抽冷气,道:“诸天同庆,祥云缭绕,这是要逆天呀!”
  少年用小手揪着自己的冲天辫,瞪着天真的大眼睛,怪叫道:“宇宙意识的宠儿,看来这次宇宙意识的恩宠降临到这小子的身上了。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
  这个少年才十二三岁,却说沐玉君是小子,让人觉得很诡异。老人再也坐不住了,棋瘾也彻底消失。原来微波不起的意识海,现在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猛地站起,哆嗦着道:“不行,我得赶紧去巴结他,这是一桩大机缘,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老头大步流星往仙境出口走去,少年急忙跟进,稚声道:“臭棋篓子,等等我,跑那么快干嘛?”
  老人理也不理,但当他走到沐玉君跟前时,他却修炼闭口禅,不敢说一句话。他回头对跑来的少年做了个闭嘴的姿式,脑子里传音道:“老童子,别说话,过来看看,你一生中经历过几次这样的境界?”
  少年跟老人并肩,凝神注视,他的嘴唇飞快地拍动,没有声音发出。但老人却听得眉头大皱,原来这个少年在大念有名的三字经。他在意识里打断他:“小心宇宙意识。”
  少年的嘴唇“啪”合上,意识传音也停止。他小心地抬头看了看天上,在稚嫩的额头上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水。。
  小小的稚嫩脸蛋上泛起一抹红晕,老童子尴尬道:“心直口快害死人啊!玄天之境,我记得只有张紫阳,吕剑仙和葛仙翁等极少数的近古仙人,在渡劫前经历过。至于上古大仙,我就不清楚了。我自己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境界,玄元境,玄妙境,我倒是经历过两次。”
  老人也有点儿懊恼,他非常遗憾道:“我只经历过一次玄元境,一次玄妙境。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你小子比我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