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墨夜做神王章节目录 > 193发多少

193发多少


  黑暗军团的老大为了保住这个潜力无限的未来,原来都是在早晚见过雷科之后就被人杀死在了楼道里,而雷哥就是他们之前接到的最后一个,虽然光明之师和黑暗军团双方都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但黑暗一方只需要一个调试的货端而已,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破平衡,引发战争,重新让黑暗军团掌控世界,而黑暗老大的人。
  在得知自己的好友意外身亡之后,居然开着一辆红色的奔驰,从大厦的侧面急速飞驰,直接闯到了黑暗老大的面前,质问他谁是凶手。
  在得到暗示是雷科之后,他决定要将事情插个水落石出,而光明方能和黑暗方持续这么久,双方老大自然那都不是吃素的,雷克的上司召开了紧急会议,随后把雷克里头猫头鹰变身的女子奥利加互换了身体,这样一来能够帮助雷克躲避敌方首日人的追击,二来也可以方便寻找真凶。
  之后雷科变成了一个烟雾离手风风火火的女汉子,还未安排和徒弟独奏真女同住,而雷哥也最终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居然意外获得了真正的品牌。
  这一天在两人约会的饭馆里头又死了一名黑暗译者,这一次雷哥怕是又难逃嫌疑了,虽然上次及时开车接应,但还是被黑暗老大带着一对人马拦了下来,即使是换了身体也被识破,也看上次就未来的大法师独奏狰狞终于爆发,他直接用超能力让大卡车与黑暗老大来了一个接触,被激怒的黑暗老大以电缆为武器卷起了一辆汽车,砸向了4周,光明阵营虽然被四下冲犯,但所幸并没有危险,随后雷克及时召唤了奥利加。
  在外人看来有些不可描述的情况下,在电梯里面交换回了身子,此时雷克突然想起了那只传说中的命运之笔,现在他就是唯一的希望。
  然而奥利家却觉得这样会打破原本的平衡,也是极力阻止雷克。
  但他却一心想要寻找命运之笔,无奈奥利家只能运用超能力阻止飞机起飞,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飞机上的乘客可都被吓得不轻了,而最终原来他也曾经寻找过,还一度成为黑暗方的把柄,但雷科却很快利用超能力推断出了命运之比,如今落到了何人之手,巧合的是这人算是雷克的老朋友了,可是在顺利拿到神器之后,雷科写下了儿子的名字,小马居然真的出现了,父子俩有了难得的温馨毁灭,不过这孩子现在是坏到家了,不但打电话制止,独奏之女在和雷克见面是直接偷,懂得雷科的命运。
  “没有一丝开心哄骗小满,把神器送给了哥利亚,为了阻止黑暗方用这支笔改变世界,雷哥闯进了黑暗老大为儿子举办的生日宴会,而奥利家等人则负责召集所有的首届人。”
  会场上雷克的伪装被识破,他被首位狠狠的击倒在地,所有的黑暗译者都是一副看热闹的嘲笑嘴脸,他被迫着发表了几句对儿子的祝福,以后服侍喝下了设计好的毒酒,尽管知己不协调,但事实上还没下线啊,雷克指出杀害那名老师的真凶是一个终极吸血鬼,一切都是黑暗老大一手策划的老吸血鬼是为了让儿子变成正常的人类,所以才会一直利用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年轻的吸血鬼拿着武器刺激复仇,却被老谋深算的黑暗老大刺穿了身体,而拿着命运之笔的哥尼亚也彻底崩溃了。”
  因为他早已和年轻的吸血鬼后生倾诉,可无论他写了多少遍情人的名字,也不能让他死而复生,而小马和前来寻找雷克的独奏之女也大打出手,不但大楼新课间被震碎,坍塌小满的超能力还引发了强烈的震动,光明方的守夜人急忙疏散了人类,而雷哥也从绝望的哥利亚那里接过了命运肢体和危机。
  普通不过的半晚了,年幼的媚眼背着书包走在放学的路上,当他回到家中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股猛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凌乱散落在地板上的家具,预示着一定是有外人入侵,随着媚眼脚步的继续深入,映入眼帘的是那汇聚成流的血迹和母亲暴露在外的尸体。
  这一幕深深的印刻在了媚眼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时光转瞬即逝,20年后蔓延成为了一名警察,心事果断严谨认真的他破获了一起又一起的凶杀案,虽然工作能力很强,但是却总是因为太过积极而遭到了上级的激愤,在同事的眼里他也只是个会报案不会人情世故的女强人。
  而在私底下莫言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搜寻当年杀害母亲的凶犯,他的家里全是和案件有关的资料和照片,为母亲报仇的心让他一刻都不敢放松自己,这天媚眼又接到了一起凶杀案。
  是一名26岁的女秘书,平时待人温和没有男友,也没有混乱的夜生活,却无缘无故被人杀死在了自己的家中,走进案发现场,每年一瞬间就想起了记忆中噩梦般的一幕,眼前这个女秘书的死法和当年母亲的死状几乎是一模一样,通过法医鉴定死者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亡,而且死者的舌头也被凶犯割掉,在听到这媚眼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阿汉女秘书的凶犯,很有可能就是20年前杀死母亲的那个人那样指出,凶犯应该是年龄介于40~55之间的男性,她心思缜密对自己犯案有着极大的自信,甚至很有可能多次打电话给警察,或者重返案发现场来挑衅警方,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就有一通电话打到了警局,警方追踪到这通电话的登记者是43岁的老李他们立即赶往了目标地,然而此刻的屋内却漆黑一片手电筒。
  的灯光所到之处,除了桌上摆着的书籍,就是墙面上的美女图片,而在冰箱中瓶瓶罐罐里头却都装着遇害人的舌头,等到警方将嫌犯带回警局之后,才调查清楚他的身份,原来老李早就去世了,在这间屋子里住着的是他23岁的儿子小李,小李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20年前小李还是个孩子,绝对不可能对的母亲放弃,杀害母亲的凶犯一定另有其人,那么又怎么解释两起案件都是同样的,犯罪手法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真正的凶犯仍然逍遥法外,小李只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几天之后关押在牢房里的小李在吃饭时收到了一张纸条和埋在饭碗里头的刀片,他沉默的看着牢房外阴沉沉的天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杀,每天看着床上这句僵硬的尸体,敏锐的察觉到小李似乎知道些什么,确实有难言之隐。
  但奈何一条重要的线索就这样戛然而止,正当警方一筹莫展之际,另一条线索浮出了水面,一个身着肮脏白裙,面色迷茫的少女,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经过医生的诊断,女孩很有可能长期处于囚禁的状态,才会导致如今这副精神分裂对人极其不信任的症状。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女孩不仅随身携带着媚眼的照片,甚至还有他的电话号码,但是媚眼却从未见过,他,晚上媚眼刚到家就接到了一通神秘的电话。”
  电话中的男人似乎对于媚眼没能查出女孩身份,感到非常的失望,男人还说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他,当时他在公园里玩,为母亲狠狠的责骂自己,是因为心疼她才会将母亲杀害的,甚至还扬言道总有一天媚眼也会像自己的母亲一样跪在地上,像个求饶,为了尽早将凶犯捉拿归案的女孩,斯威身上入手调查,为了保护斯威蔓延,将她接到了自己的家中居住,由于要外出办事,她找来几个同事帮忙照顾斯威,可没过多久,那个男人又打来了电话,语气愤怒的质问她为何要将施威交给几个臭男人来照顾,察觉到不对劲的媚眼,在楼道里追寻凶犯的媚眼,反而被其压制在了玻璃门上,男人拿着刀一句句吐露着这些年来,每年的一举一动,凶犯划伤了他,但是索性伤口不深,媚眼捡回来一条命,仔细回想之后,媚眼认为如此熟悉自己生活的人,就只剩下曾经和自己通信的资助人了,这个人一定就是在自己身边的人,通过几番的筛查和示威的指认以后,张警官被当成了嫌疑人缉拿归案,20年的悬案终于告破,每年也难得休个假,放松心情,在这期间他和黄警官互生刑诉两人。
  一起似乎一切都在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但事情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这天晚上魏延接到了施威打给黄警官的电话,施威在电话中哀求着黄警官不要杀死自己的父母,立马觉得事有蹊跷。
  “与此同时警官同僚也拿着刚刚调查出来的重要资料赶往媚眼的家中,可就在这关键时刻,黄警官凶相毕露,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他以身为父母的性命威胁逼迫是为做出了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