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章节目录 > Turn62.药物、装病与老狐狸

Turn62.药物、装病与老狐狸


  “咳……咳咳……”游昊之感觉天旋地转,肺部的气流如同混乱的潮水一般,时退时进,毫无规律可言。
  “master!该吃药了!”
  游昊之接过水杯,纳米胶囊一饮而尽。
  本来入口就立刻发挥作用的纳米胶囊,在五分钟之内治愈疾病的未来药物,这一次却只是让游昊之的咳嗽声短暂的停止了五分钟,之后咳嗽声继续响起。
  “怎么会呢?医疗舱纳米药物什么的都已经试了个遍,怎么会一点用都没有?”
  “真是服了,”游昊之叹了口气,却又牵动肺部尽情的咳嗽起来,“貌似是上次住院的经历让这具身体想起了什么。”
  “哈?”伊琳无语的说道,“该不会又是因为什么无聊的理由吧?”
  “呵呵……”
  “因为神的意识还停留在潜意识中,所以,潜意识的想让这个身体把神无法感受到的东西全部感受一遍,比如生病……”
  再这样下去虽然病可能会好,但是之间要受多少折磨……没准病着病着莫名其妙得个绝症体验一下就糟糕了。
  游昊之抓起了一些药片放进口袋,然后走了出去,“这个病用寻常的治疗方式是不会治好的,我去找一些‘特效药’,你们就不用跟着我了。”
  “特效药?”
  众龙面面相觑。
  就算是高烧到三十九度九这个可怕的体温平均值,游昊之依靠纳米药物依然能活蹦乱跳到跑出去玩,但是另一个家伙却明显……没有办法忍受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好痛啊……”泽渡慎吾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四肢打着石膏,头上还缠着绷带,喊起来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我的儿子啊!!!”一个矮胖矮胖西装履革议员打扮的人冲了进来,“你受委屈了!!”
  “老爸!”泽渡眼泪汪汪,“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绝对的!不管伤害你的是谁!我都要让他好看!”说完,那个议员跳到了窗户前,拿起了喇叭,开始了在医院的正义凛然的演讲,“这不是一次简单的袭击!!这是一次迫害!!针对即将竞选市长的我的迫害!我一定要查明真相!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小弟们见到这一幕都有些无语,低声谈论起来。
  “我说,泽渡哥他只是擦伤吧?”
  “谁知道这对父子又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打开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士走了进来,“我都听到了,泽渡议员。”
  “赤马理事长!”泽渡父子及跟班见到来者,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我对令公子遇袭受伤一事表示同情,很遗憾最近几天一直都在召开收购的会议,没想到舞网市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赤马日美香说道,“请放心吧,lds作为您忠实的盟友,一定会全力相助。”
  “那就请您帮我将那个凶手绳之以法!”
  “请放心,lds已经查明了凶手的身份,不过可惜的是我们暂时不能对他出手,毕竟他所在的势力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影响力还在,而且现在是您竞选市长的关键时期,不能节外生枝。”
  “那您的意思是……”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赤马日美香附耳过来。
  “阿嚏!”游矢打了个喷嚏,“怎么了?最近感觉感冒了的样子。”
  “好,今天我们继续讲解通常召唤,”教室里很暗,只有放映机的灯光在闪,修造敲了敲黑板,“同学们,有谁知道上级召唤的条件吗?”
  山城达也举起了手。
  “达也同学。”
  “是!上级召唤,指的是将五级以上的怪兽通过解放场上已经存在的怪兽进行通常召唤,五星和六星的怪兽需要解放一只怪兽进行上级召唤,而六星以上则需要解放两只进行上级召唤……”
  “这种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太志和亚由趴在桌子上,一脸无奈,“快点让我们学一些其他的知识嘛……”
  “我的回合!”素良在下面开小差,将书竖起来挡住下面的两个补丁,“将手卡中的巧克力布丁与香草布丁融合!融合召唤!啊呜!唔,好甜!”
  “喂,素良!”游矢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别这么做啊!要是让柚子看到的话她的纸扇又会……”
  说到这里游矢下意识的一缩脖子,却应了个空,“没打过来?”
  游矢转过头,却看到柚子正托着脸颊一脸沉思的认真听课,很明显在神游天外。
  “啊说起来……”游矢一脸奇怪,突然间想到了柚子昨天问自己的问题,“果然有些奇怪啊!”
  “那么接下来我们介绍一下融合召唤,就让素良同学来给大家讲解一下……”
  “甜甜圈的效果发动!”素良自己明显是玩high了,“香草王子的力量会再次上升!啊呜……”
  “喂!素良!你怎么在吃东西啊!”
  “爸爸!”柚子突然间站了起来,“那xyz呢!?”
  “哈?xyz?”修造一脸懵逼,“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们还没有教过xyz吧?”
  “没使用的召唤方式我可没有办法教你们啊,”修造叹了口气,“如果昊在这里的话我肯定会让他讲解一下,但是……”
  修造看了眼空荡荡的座位,“这家伙竟然请病假了……”
  虽然不请病假这家伙也照样逃课!
  “怎么了柚子?为什么突然提到xyz(超量)召唤?”
  “没事……”柚子说道,“就是有些在意……”
  说到这里,柚子转头看向游矢,在那一瞬间,游矢的脸和前几天遇到的那个人的形象重叠了起来。
  柚子愣了一下,有连忙撇过头去。
  对啊,游矢是不会超量召唤的……我在想什么呢?果然,那个人还是另一个游矢吗?只是和上一个人不一样,不是来抓自己的。
  “你说什么!?偷袭?不可能!游矢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的!”
  游矢一愣,立刻站了起来,“这个声音是权限坂?”
  游胜塾的大家连忙跑出去看个究竟。
  “游矢!”见到跑出来的游矢,权限坂说道,“你来了。”
  “权限坂,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在跑步的时候听到这几个人在窃窃私语,他们说你之前偷袭了谁!”
  “我?偷袭?”游矢一脸纳闷,随后心中猛地一震,“该不会……柚子?”
  “你不会说自己忘了吧?”泽渡的小弟们就是来搞事情的,“目击证人可是有四人……不!是五个人呢!对吧!?那边的柚子亲!?”
  修造和权限坂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柚子身上,“柚子?”
  “不是的!”柚子说道,“那个人不是游矢!”
  “那么,果然……”游矢确信了,“又遇到了吗?和我一样的人?”
  “什么一样的人啊,”三个家伙继续说道,“柚子他明明看到了那个人的真面目,就是结结实实的游矢的脸啊!难道柚子想要替他作伪证吗?”
  “游矢哥哥才不是那样的人!”三个孩子带着素良冲了过来。
  “明明是泽渡计划着偷袭游矢哥哥,柚子姐姐才会和泽渡决斗的!”
  “诶?”修造一脸恐慌,“这么说……和泽渡决斗的不是游矢而是柚子!?”
  在场的所有人:“不是!”
  “刚刚不是说了吗?就是游矢偷袭了下任市长的儿子!”
  “泽渡哥可真可怜啊,现在还在住院。”
  “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这群人见这一招不好使又开始使用苦情戏码了。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辆加长的轿车停在了游胜塾门口。
  “这件事情,就由我来说明好了。”一身职业装的女士从车上走下来。
  在看到来人的瞬间,修造就陷入了震惊之中,“你是……lds的……”
  “是的,我是担任理事长的赤马日美香。”
  lds的理事长?为什么这样的大人物会降临到这么一间小破塾来呢?
  修造第一反应是游昊之惹来的麻烦,然而不一定,游昊之的性格,会将缠上来的麻烦全部清理干净之后再来与自己等人打交道。
  “怎么?堂堂游胜塾就打算在这里招待竞争对手的理事长吗?”赤马日美香上前一步说道。
  修造顿时矮了一头,“那……还请您进屋再说吧。”
  在游胜塾众人送赤马日美香走入屋子之后,保镖将那三人带到了一边,给了他们各自一张稀有卡,“演技不错,辛苦你们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奸诈的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去。
  赤马日美香优雅的坐在会客室的主位置上,“他们三个人说的确实是实话,我们lds的学生泽渡慎吾也确实受到了袭击,而受害人的整人,犯人是游矢也是证据确凿。”
  “嗯……”修造抱着手,果然,虽然大家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和游矢长得一样的人干的,但是……这种理由说出来不是坐实了是游矢犯下的案子吗?
  在思考之后,修造却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相信,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游矢干的!”
  “我好男儿权限坂也相信自己的友人!”
  众人看向从刚刚开始就在走神的柚子,在发现大家的视线看过来之后,柚子慌张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我也相信游矢!”
  “啊啦啊啦,真是团结一致对抗外敌呢,这样就算是我们让你们将游矢交出来恐怕也不可能了,但是……”
  赤马日美香优雅的笑容突然间变得非常严肃,一股上位者的庞大压力扑面而来,“我们也不可能对这件事置之不理!被誉为业界第一的lds的学生,竟然在决斗中败给其他塾的学生这种传言要是传出去,对我校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都说了不是我塾的游矢……”
  “那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赤马日美香的猛然打断让修造的气势再短上了一截。
  “问题是lds的名声受到了玷污!”赤马日美香站起来,高傲的气势仿佛太阳一般耀眼,“唯有通过两塾的学生决斗并获胜才能洗刷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