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之翼我非仙子章节目录 > 恶梦

恶梦


  把南慕春扶到床里躺好,他吹灭蜡烛,放下帐幔,和衣躺到她身边。
  黑暗中,南慕春垫着他的胳膊,揪着他胸前的衣服,靠在他身侧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毕竟在海里挣扎过一遭,体力精力都不如以往,加上心里安定,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北堂澈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只是抱着她,闭目调整呼吸。
  一直到身边的人睡着后,他才缓缓嘘出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怀里睡熟的人儿,温软在怀暖香萦绕鼻端,是如此的让人愉悦。
  慕慕在他怀里睡得像个孩子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摒弃杂念后,北堂澈也慢慢陷入了睡眠。
  海边的别院,夜夜有海浪声伴随,时而悠长时而短促,时而声响巨大,时而低低喘吟,仿若高低起伏的曲子,在长夜里歌唱!
  大海就像一个巨大的摇篮,南慕春觉得自己就像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海浪声就是那优美的睡眠曲,让她无忧无虑的在海洋里徜徉。
  多想这样一直无忧无虑的徜徉下去,可是天边为什么突然乌云密布?海水怎么变了颜色?
  天啊,摇篮转眼间变成了怪兽,张牙舞爪的在吞噬,风,雨,阳光,都被大海吃掉了。
  血盘大口正朝着她袭来,她逃无可逃,手脚就像被绑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她要掉进那个大漩涡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陷入的南慕春紧张的蹬着腿,双手死命的想抓住什么,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北堂澈瞬间醒了过来,原本在他怀里安详入睡的南慕春此刻正手脚乱动发出压抑不明的叫声。
  一看就知道堕入梦魇,北堂澈急忙抱住她呼唤:“慕慕,别怕,是梦,不是真的,慕慕,我在这里,不要怕!”
  手里一摸,南慕春额头都是汗,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在梦里不知道受了什么骇人惊吓,竟然如此害怕!
  堪堪要掉进漩涡的南慕春被北堂澈叫醒了,懵懵的看着黑暗中的人,想说话,但是喉咙干涩的难受。
  她捂着自己的脖子,喘着大气坐了起来。
  北堂澈连忙去拿火折子点亮烛火,然后去找锦帕,找了一圈不知道锦帕放在哪里。
  这时候梅枝几个丫头赶了过来,主子在屋里喊南姑娘的时候,她们惊醒了,胡乱穿了外衣就跑了进来。
  对于主子在姑娘房里她们都不奇怪,因为主子经常很晚回来,回来了都要到姑娘房里看一眼睡着的人才走。
  现在看到主子在找东西,一问是锦帕,梅枝连忙从床边柜子里拿出几条新锦帕。
  “姑娘的保温杯有无水?”北堂澈撩起帐幔,几个丫头才看见南慕春满头大汗愣愣的坐在床上。
  猜到可能是做了,连忙找衣服的找衣服,端热水的端热水。
  北堂澈帮南慕春抹干净额头的汗,喂她喝了大半杯水,她才算缓解了喉咙的难受。
  眼珠子动了动,终于回了魂。
  “衣服汗湿了,帮姑娘把衣服换了。”北堂澈吩咐梅枝后,退出了房间。
  南慕春不想他走,她惊魂未定,还想他留下来陪她呢!
  可是要换衣服,后背全湿了,黏糊黏糊的不舒服,她只好闭上嘴,默默的随她们用热水抹了一遍身子,换好衣服。
  众人问她梦到了什么,南慕春摇了摇头,说了增加她们的负担,还是自己消化吧!
  准备五更天了,还可以睡一会,叫她们不要灭灯火然后让她们去歇息,四个丫头都说要留下陪她。
  “没必要,我又不是时时做,去睡吧,留灯给我就好!”
  把人赶走后,南慕春坐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呼吸,睡可能睡不着了,准备打坐修炼。
  刚才的让她呼吸困难,很是难受,她不想再经历了。
  北堂澈回去睡觉了吧?
  在这里他肯定睡不好,想想都知道他很受折磨,南慕春犹自苦笑了一下。
  恪守礼制的他都要被她带坏了!
  在现代跟男朋友来个盖棉被纯聊天的睡觉是很多情侣都干过的事,她高中同学有这样经历的不要太多。
  可在这里北堂澈会不会觉得她太出格?!
  谈个恋爱,难道要压制天性吗?
  我就是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啊!
  特别是夜不能眠多想有个可靠的胸膛来抵挡梦魇,北堂澈的胸膛就很可靠。
  可是他走了,呜~居然丢下美少女独自去睡,那个傻瓜傻木头傻呆子!
  在南慕春盘着腿内心乱七八糟的无法静心修炼时,北堂澈已经换过一套衣服站在她房外。
  先前不但她汗湿了衣服,他也出了汗,暑天接近尾声,夜晚海边风也大,但是两人躺在一起,温度总比一个人时高。
  推开房门,屋里亮着烛灯,床幔垂下,床上端坐的人影让他心生疼惜。
  衣装整齐的北堂澈撩起帐幔看到南慕春在打坐,轻声问:“不睡了吗?”
  南慕春仰头看他,傻瓜还不算太傻,还懂得回来,此时她觉得自己圆满了。
  不出声换了姿势,倒身躺到床里,北堂澈默契的挥灭烛火,上了床,伸手将人往怀里一带,才平躺好,准备再次入睡。
  折腾了半天,其实两人都没多少睡意,南慕春靠在他怀里,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
  北堂澈知道她没睡,搭在他胸前的手在无意识的乱动,让他也没法安心成眠。
  把不安分的手按住后,他才清了一下喉咙说:“再不睡天要亮了。”
  南慕春哼唧唧的埋怨:“热,有点热。”
  她自己睡觉不觉得热,但是靠近北堂澈的身体就像靠近火炉一样,越来越热,但是她又不舍得推开他,只好小声咕嘟着。
  北堂澈也觉得热,明明窗边有海风灌进来,也没多少凉意,他只好起来抓了把圆扇子给南慕春扇风。
  两人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双双躺在床上,一个摇摇欲睡,一个拿着扇子缓缓的扇着风,时光放慢,月色正好!
  等南慕春睡熟后,北堂澈眯了一会,刚到卯时就睁眼醒了过来。
  到他起床练武的时间了,臂弯里的人睡得很是香甜,睡容恬静安然。。
  让他不忍弄醒,小心翼翼的把手臂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