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画斜红章节目录 > 六、暮色涌

六、暮色涌


  初柳跟绿乔俩个忙着烹茶,刘赫身边的家仆却是直愣愣地看着这两个丫鬟变戏法一样拿出铁壶、银壶、又加几个水囊。心想他们虽然出身马背,可也是一贯喝茶的,茶饼要捣,要烹,也不算随意。但这里,怎么喝个茶,就需这么大的阵仗。也太过了些。
  实在忍不得,出口相询:”两位阿姊,恕冒犯。在下好奇,为何烹茶需要这么些器具杂物?“
  初柳头都不曾抬,绿乔停手站定,面带得色:”如今没什么露水可接,故这水囊储泉水,铁壶煮水,银壶储热水。这乃第一要紧之事。错了一处,那茶便不好。想来你们自北地来,不曾见过,也不奇怪!”说罢还瞥了刘赫一眼。
  这见礼坐定已是一炷香之前,但坐定之后,就真真是坐定了。要议事的两人,无一出声。盛馥盘算着既是你有求于我,当是你先开口,刘赫心里则一直丢不开盛馥眼中那抹嗤笑,惶惶然恐怕那嗤笑更甚,遂不想轻易开口。家仆心中不忿:这位女郎,看着心高气傲,那目光哪里就像个女郎,倒似两把尖刀,能插进人的心里去。这世间怎会有这等的女郎?怕是会找不到夫家的。可凭地主子连句话都不讲?这公爷的平稳、威风都去了哪里?
  初柳这边试好了水温,便摆上茶具。刘赫看去,先是一套缥色越窑上了桌面。茶具朴素,无雕刻装饰,但那瓷细腻均匀,温润如玉,缥色又十分纯正,实属极品。刘赫想着,或许这是个破了沉默之局的机会,便起身道:“且让我来添一回茶。”
  “大人且慢。我家女郎不用这些茶具。“
  说话间,初柳拿出一杯置于盛馥跟前。刘赫打量起来,只见此杯呈梅花样五瓣形状,同样质地缥色越窑内胆,之外却是用金丝细细地裹了,再用银线竖着在外杯壁上隔开每一瓣,每瓣其间用银丝细细缠成的梅花枝丫盘根错节于杯壁之上,一颗硕大的红宝石在中间熠熠生辉。金丝缠成的手柄也是做成做那梅枝样,顶端又是一颗红宝石。令人一看之下,只觉得奢靡无比。通体只有一个妙处,就是这些个金丝银线珠宝止于那茶杯半高的地方,倒是越发显得那缥色越窑清雅起来。
  “这杯器,贵重至极。俗也真是大俗,说别致却也不亏。”刘赫心中默念:“不说这硕大的宝石难得,就论这工艺,都是天下难寻一二。她这是想警醒孤,盛氏长富不衰,可敌国或更甚之。那么今日要商议之事,怕是不会轻易得过了。”
  盛馥莞尔一笑,道:“大人见谅。我家丫鬟是个没有城府的,若是冲撞了,莫怪才好。”声音还是冷毅,不带一丝温度。
  ”无妨!只是遵循自家主子旧例而已。何来怪罪?!“刘赫展颜一笑,深眼高鼻,显得尤其俊朗。
  “我以为江南女郎温婉,平日里所用各类器皿必是精致细腻。此时此地所见,不知是我素来想当然尔,还是盛家女郎独有偏好?”
  闻言,盛馥抬头直视刘赫,目露捉挾之色:”我向来只道是自己是爱什么便使什么。从不受那些个乌糟糟的规矩约束。别人喜与不喜,与我何干?倒是大人,才到此地几日,就认定江南女子尽是温婉的?”
  “非也,只是这茶杯。。。。。。“说着又看了那金丝杯一眼:”我知盛女郎爱茶,亦知品茶当得静心。依我愚见,用这等器物品茶,美则美矣,但却凭白抢了茶的风头。况且此物想来分量不轻,金丝又不甚隔热,品茶时不能久持,又有烫手之忧,反而大为不美。盛家女郎雅致之人,怎会偏爱此等器物。甚是令人费解。“
  两人目光相交,谁也未有让却之意。盛馥心中好笑:这个蛮夷倒是有趣。我这等样的人,他也半分不让。此人生得倒是极好,不似那蛮夷粗糙,也不像这厢男子般阴柔。如今是难得一见了,罢了,好看就多看几眼,也不亏了自己去。
  想到此,盛馥不禁开声呵呵一笑,眼中那嗤笑之意也悉数褪去,换上了几分明媚。刘赫未见过如此的盛馥,恍然间,好似那包裹在外的金丝银线宝石全部褪去,只留下了那抹纯粹的缥色,动人、清澈、温润。
  “你们且下去罢,自己找些吃喝。初柳,我们是主,这地主之谊需得尽好,我跟大人有事商议,不需你们伺候了。”
  初柳应了声喏,便跟绿乔带了刘赫家仆出去。他们自然是省得,主子们有正事要谈。向来主子的事情,不该知道的,当是一字不听最好。
  “赫公爷。有话直说罢。”盛馥给自己斟茶,那杯子,俨然还是那只金丝梅花杯。
  “盛家女郎。孤的心思,想必当日方娘子已尽数转述。只是不知,盛女郎为何要隔十日之久,才肯与孤一议此事。“
  “方娘子那是个笨的。平日里管着木犀之薮已是勉强。这等大事,她怎能说得明白清楚?今日我来,还是得听赫公爷自己说个明白。”
  刘赫很想扶额,当真是主人调教得当。方娘子当日也是这般,万事只说自己是笨的,听不懂,闹不明。什么都要回禀了主子。但方娘子那周身透出的精明跟圆滑却是藏也藏不住。只是兹事体大,哪怕再是耐心全无,当日也只能凭她万般拿乔作势。
  如今,主子来了。又是这样混不吝的气势。想往日,在北地,居着身份,议事从来不难。别个还需小心着揣摩几分。而如今。。。。。。
  “可巧这窗外便是江水,孤这是到了浅滩么?”刘赫自嘲。。
  “今天的虾,还未曾上桌。且戏不到赫公爷。“抿一口茶,盛馥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赫,那眼神,又转作嗤笑:”有话直说罢。你我这等绕来还去,待到天明也怕是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