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之巅峰传承章节目录 > 第三十四章 拙劣的算计

第三十四章 拙劣的算计


  半个小时后,秦开眉头紧拧在一起。
  这些资料很详细,从王科民进入江大一附院开始,所有的细节都查的清清楚楚。
  如果王科民有问题,那么资料上肯定会有蛛丝马迹。
  但秦开在上面一点问题都没发现。
  为什么会这样?
  唯一让他费解的是,十一年前,王科民生了场病,之后就犹如换了个人,变的十分聪明好学。
  正是这样,王科民才进入父亲秦家明的眼界,并把他当成接班人一样地培养。
  “十一年前,一场大病?”秦开眼神一冷,隐隐地觉得当中有鬼。
  王科民刚好给他开通了查阅处方的权限,而十一年前,王科民就在江大一附院治病。
  如果可以调阅王科明十一年前的处方,那么就可以顺藤摸瓜查清楚王科民十一年前得了什么病。
  ……
  办公室里,秦开打开电脑,输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果然可以查阅其他医生的处方。
  他搜了时间,查阅十一年前王科民的处方,但因为时间太久,不能通过电脑查阅。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十一年前王科民的病历表给调出来。
  但这些病历表都在档案室,除非是副主任医师以上级别,才可以进入档案室查阅病历表。
  他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就算是转正了,也是主治医生,不可能有权限进入档案室查阅病历表的。
  这时,办公室外传来一个欢快的脚步声,秦开不动声色地关掉电脑。
  进来的是一个身材微胖的年轻男子医生,秦开认得他,也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叫谢大胖。
  名字很有个性。第一次作自我介绍时,秦开就牢牢的记住他了。
  这个谢大胖是比秦开还要早进医院的实习医生,性格豪爽,为人也是古道热肠。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八卦了,比那些大妈大奶的还要八卦。
  医院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有什么八卦的事,他最清楚。
  比如,哪个副院长和谁谁护士好上了,什么时候在哪宾馆开房了,等等。
  所以,秦开其实是蛮喜欢谢大胖的性格,但这喜欢八卦的爱好让他有点受不了,害怕自己有个什么事被全医院的人都知道。
  “秦开,你上午干什么去了?程主任找了你一个上午。”谢大胖一看到秦开,急忙坐到秦开身边,压低声音说,“我说你也是,明明主任故意针对你,你上午有事也不跟他请假,这不是故意让他抓住把柄刁难你嘛!话说回来,你上午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相亲了?还是约会去了?是我们医院的吗?哪个护士?”
  秦开满脸冷汗,八卦的男人太可怕了!
  “你想太多了……”秦开不想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很自然地岔开了话题。
  “秦开……”程如意突然走进办公室看到了秦开,脸一红,故作镇定的问,“你上午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请假?”
  又是问上午干什么!
  “院长让我去办点事,你要是有意见可以找院长。”秦开没好气地说。
  程如意脸色变了又变,非常难看,半天时间,才忍住滔天怒火,说:“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今天我就带你巡房。”
  “嗯!?”秦开有点吃惊和不解,这个程如意脑子进化了,不再刁难他了?
  “靠,原来你有院长撑腰,难怪不怕主任。牛!”谢大胖一脸羡慕道。
  秦开苦笑,他可不认为程如意有那么好心,鬼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
  现在正是查房的时候,内科病房里一片忙碌,秦开跟着程如意来到内科一室的病房,一路上他记载了很多病人的信息和用药情况。
  说实话,这里大部分病人都可以出院,只要按时服药和定期检查就可以,用不着浪费钱住在医院里。
  少部分病人根本不用住院,但程如意装模作样给他们开药,开的基本都是没什么多大用处的消炎药、葡萄糖、营养液等等。
  最让秦开恶心的是,一路上程如意获得不少赞美,仿佛他是华佗再世,完全不知道程如意把他们当提款机,忽悠他们,欺骗他们。
  查到最后一个病人,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好像非常的不舒服。
  “程主任,我儿子是怎么了?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精神那么差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满脸焦虑不安的看着程如意,着急问道。
  “我看看。”程如意走上前,询问女人一些问题,又检查了小男孩的身体,问了小男孩哪里不舒服。
  但小男孩表达的不是很清楚,一会说肚子不舒服,一会说脑袋疼,一会又说眼睛有点疼,看东西模糊。
  程如意听的不耐烦,呵斥了一句:“我自己来检查。”
  秦开仔细望了小男孩一眼,眉头渐渐地紧拧在一起。
  他看出小男孩的病情很严重。
  中院讲究望、闻、问、切,其中望是最难,要通过一个人的表象,检查出病人患了什么病,病情怎么样,需要怎么去治疗。
  检查半会,程如意心里有底了,看了一边秦开一眼,唇边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冷笑,说:“秦开啊,这位孩子是用药后的正常反应,没有多大问题。这样,你给这位孩子一百五十毫升葡萄糖,外加安定镇静剂,护士已经把药准备好了,你给大爷扎上吧!”
  其实这些事情是护士做的,程如意指使秦开做是想借机训斥他,大凡新进医院的实习生都是笨手笨脚的,他知道怎么配药?他怎么认得准静脉血管?如果秦开做不好,他就借机发挥,好好教训秦开一顿。
  哼,在陈家,秦开让他跌了个大跟头,还让他得罪了陈家,失去一个进入上流社会的好机会。
  这口恶气他一直想出,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还不让秦开出丑。
  秦开刚要开口提醒程如意,小男孩的病情没那么简单,单纯的注射这些葡萄糖和镇静剂,是对病情没有好处的,可程如意突然眼神凌厉地看过来,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好的程主任。”。
  秦开又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耸耸肩,既然程如意不想听,那就随他的便。
  他走到手推车前,这里是护士准备好还没来得及配的药水,他熟练的用注射器配好,然后拿出输液馆给病人扎上,整个过程手法非常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