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怪医食谱章节目录 > 122 忘记祈福的后果

122 忘记祈福的后果


  “你真的找死”一下楼,萝卜精就看着陆满志说。
  “哇,你忍得住啊!”陆满志小声的说道“她长什么样你心里没点数?”
  “命重要”萝卜精拍拍陆满志的小腿,就当是肩膀了,然后招呼陆满志来拿烤饼和咖啡。
  别说,这个烤饼长得确实挺他妈哀怨的,一打开烤箱,先是一股淡柠檬混合胡椒的味道,非常好闻。
  但是一看到成品,陆满志就怀疑这是不是食物了。
  每一张烤饼上都有着一张脸一样的烤纹,或哀怨,或悲号,反正没一张看起来正常就对了。
  “虽然味道挺好闻的”陆满志看着萝卜精说“但你确定这东西没什么诅咒什么的吗?”
  “又不是什么老巫婆煮的汤,有个屁的诅咒”萝卜精白了陆满志一眼“赶快端走,再呆在烤箱里,余温会影响味道”
  陆满志心说好吧,反正都吃过那么多不正经的东西了,也不差这一个了。
  他把烤饼堆叠在铁盘里,把一整个铁盘装的满满当当,就犹如小山一般微微隆起。
  “快点的,这边咖啡也要好了”萝卜精催促道。
  陆满志把烤饼端出来,此时的莫妮卡已经穿好衣服一步一步往楼下走来。
  他把烤饼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能看见披着睡袍的莫妮卡正扎着马尾,她没有穿拖鞋,白皙的脚掌就这样直接立在地面上,脚踝和微露出的小腿让陆满志移不开眼睛,
  “搞毛啊!能不能快点!”萝卜精在厨房大骂,陆满志才拉回目光,从莫妮卡身边走过。
  她的位置离厨房不远,陆满志走过的时候,微风带起她身上的香气,就好像是一捧花扑在陆满志怀里,等他走进厨房,煮好的咖啡又像是冬日里的甜点一样再度拥抱上来。
  一瞬间,陆满志在这股好闻的味道里,有点心猿意马了。
  他端起咖啡,走出厨房,莫妮卡已经坐在椅子上,微晃着脚,手上拿着一块冒着热气的烤饼。
  他把咖啡放在桌子上,不由自主的的咽了一口口水。
  究竟是什么太香让陆满志馋住了,陆满志还不知道。
  “味道如何?”陆满志也坐下,拿起一块烤饼来,看着莫妮卡。
  “嗯,很棒啊”她咀嚼着,然后放下烤饼倒了一杯咖啡。
  陆满志也吃了一口,这味道和烤饼的长相实在是不相匹配,就连气味也满是谎言。他闻着,像是柑橘和薄荷的气味,但很淡,一口下去,先是黑胡椒的咸和蘑菇的纤维感。但这不是主基调,在一瞬间就被接踵而至的甜味所替代,甜味像是糖霜,不像是白砂糖的味道,在甜味之后,就是弥漫整个口腔的牛奶和黄油的香气。
  他咀嚼着,在入喉的那一刻,才轻微感觉到薄荷和柑橘带来的清爽味道,本应该杂乱无章的味道却极其富有层次感,一时间,他分不清自己在吃的是饼干,还是蘑菇做的烤饼了。
  莫妮卡就坐在自己面前,优雅的喝着咖啡,咖啡的热气在杯子里升起,薄纱一样的笼罩住莫妮卡的面容,一时间,陆满志手足无措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看着她继续出神,还是继续吃烤饼。
  两种美好的体验包围着他,他丝毫没有接受它们的头绪。
  就像是之前看过的一段话那样
  “今天爸爸升职加薪了,隔壁桌的男孩向我告白,太阳恰到好处的落下,月亮也不差分毫的升起。海浪打在我的脚边,微凉而又舒服,我想要去死,因为怕是再也遇不到这样的日子了。”
  陆满志也怕再也没有这样的冬日了。
  “嗯,很好吃”他轻声说道,然后一口一口的,把手里剩下的烤饼给吃完。
  两人都吃掉了一块之后,萝卜精才走出来,不过他是带着一脸怨气的。
  “扑街,完蛋了,少放了一味佐料”萝卜精黑着脸走过来。
  “也很好吃啊”陆满志说道,他想象不到这东西还需要放什么。
  “忘记祈福了”萝卜精坐在桌子上说“反正我和莫妮卡吃没事,你吃可能会有点副作用”
  “嗯???”陆满志一下呆滞的看着萝卜精,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就自己一个人有事。
  “因为是你加的叹息,所以你要祈福,不然精神可能会出现点问题”萝卜精拿起一块烤饼来,边吃边说。
  “比如呢?”陆满志慢慢的说,手上的烤饼也不敢放进嘴里。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比如会突然很悲伤,或者突然很高兴,大概就是情绪上的变化吧,没什么的,就和神经衰弱差不多”萝卜精说“反正时间不长,问题不大”
  “操”陆满志小声的骂了一声,刚刚想放下烤饼,就想着反正都吃了一块了,无所谓了。
  抱着这种心态,他又咬了一口,这次是赌气般的吃着。
  “咖啡很棒啊”莫妮卡举起咖啡看着萝卜精“比我煮的好喝”
  “一般货色,一般货色”萝卜精笑着说。
  三人就在桌子面前吃着,喝着,又随意的闲谈着,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要准备做晚饭的时间了。
  萝卜精执意不让莫妮卡和陆满志帮忙,把他两赶出厨房,然后自己一人躲在厨房里捣鼓起来。
  莫妮卡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陆满志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烤饼的原因,就一直看着莫妮卡,心里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翻滚着。
  这种感觉,在小时候和不认识的女孩子在公园玩的时候有过,但在胃疼之后倒在床上的时候也有过,所以陆满志也不知道这副作用到底是喜欢,还是别的什么玩意。
  “看够了吗?”
  突然,莫妮卡看向陆满志,两人四目相对,陆满志被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呃,体谅一下,可能是副作用来了”陆满志尴尬的说。
  “什么副作用,进我房间的副作用吗?”莫妮卡站起来,坐在陆满志旁边,身体凑近他。
  陆满志第一时间看向她的手,没拿扇子,那应该是安全的。
  “吃烤饼的副作用”陆满志慢慢向后仰去,而莫妮卡则慢慢向他贴近。
  他终于重心不稳,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而莫妮卡就悬在他身上,手肘撑在他的耳边,散落下来的头发扫着陆满志的鼻子,她撩开右边的头发,那消失的眼睛慢慢睁开,正凝视着陆满志的眼。
  厨房里,萝卜精放下手上的厨刀,抬头想着
  “忘记祈福是对哪个人有副作用来着?我是不是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