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家科举之路章节目录 > 第一百零八章 准备去府学了

第一百零八章 准备去府学了

省的一天到晚这伤那病的过来麻烦自己。
  
  苏琉玉刚想拒绝,却发现云崖儿一把捏住她的脸,一枚带着中药香气的药丸一下子弹在她嘴里。
  
  药丸不大,入口即化,她喉咙自动下咽,竟直接吞了。
  
  强买强卖不过如此了!
  
  这可是十万两黄金!
  
  大魏国库都没这么多钱吧。
  
  苏琉玉觉得自己又要晕了。
  
  达成协议,云崖儿舒服了,也没再开口,给苏琉玉简单上了药,用新布把伤口裹上一层,吩咐一句不可沾水又懒洋洋的走了。
  
  折腾了大半夜,还别说,虽然弄的时候疼,但现在后背火烧火燎的感觉竟然轻了好些。
  
  虽然是骗钱的神棍,但到底还有那么一手。
  
  伤痛减轻,苏琉玉困意也起来了,打了个呵欠,准备睡了。
  
  只是,屋里,又进来一人。
  
  脚步极轻,生怕弄出一点动静。
  
  但苏琉玉耳目极好,回身一看,正好对上沈怀舟的双眼。
  
  没想到她还没睡。
  
  沈怀舟眼眸微微惊讶。
  
  只是那反应不过一瞬。
  
  他回神后,气氛立马尴尬起来。
  
  两人前天晚上争锋相对的场面的历历在目,眼下再相见,却都没主动开口。
  
  沈怀舟走到床前,坐在凳子上。
  
  看着眼下瘦小的身子裹着伤布,皱的眉一直没松开过。
  
  其实打完他就后悔了。
  
  两夜都未睡好,直到现在,听说已经上了药,这才草草起身过来看看。
  
  他伸手,想摸摸她的头。
  
  苏琉玉身体条件反射,竟然不自觉的侧头躲开,身体一副防卫的样子。
  
  停在半空的手,愣了一下,又慢慢收了回去。
  
  “琉玉,疼吗”
  
  他声音带着微微沙哑,着急上火折腾了两日,连声音都显出一丝疲惫。
  
  苏琉玉把头埋在臂弯里,从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疼的厉害,稍微动一下全身都疼,特别刚刚刮脓疮,只觉得身不如死,现下上了药,也是疼的想翻来覆去,一点困意都没有。”
  
  苏琉玉这句话形容的特别具体,沈怀舟只觉得好像疼在自己身上,全身也酸痛无比。
  
  他心疼的急急开口:
  
  “那么疼么可还烧着不行,还得让云崖儿过来看看。”
  
  说完,竟要起身出去。
  
  “别。”
  
  苏琉玉立马喊了一声,随后委屈道:
  
  “师父是消了气,打的痛快了,但徒弟却在床上疼的快死了。”
  
  沈怀舟听了心里一酸。
  
  他年少时拜入丞相门下,性子也不如现在稳重,丞相严厉,挨打那是常有的事。
  
  只是换成苏琉玉,却不能用这招了。
  
  自己这位小徒弟,虽然是男孩,但这身子骨比女孩子还弱,自己气的狠了,虽然拿捏了力道,但到底是打伤了。
  
  “打你,师父又怎么好受,原以为咱们师徒向来知无不言,你只说你不想,师父千难万难都替你办了,而不是到最后都蒙在鼓里,平白为你担心受怕。”
  
  苏琉玉心里也知道,这位便宜师父是对自己好,只是自己从来没拿他当自己人。
  
  现在他这样说,倒让她心里有点不好受了起来。
  
  “其实,现下也没那么疼了。”苏琉玉把头从被子里抬起来:“云崖儿刚刚给我吃了药,吃完就不疼了。”
  
  沈怀舟看她小脸伸了出来,眼睛红红的看的自己,心里叹了口气。
  
  “琉玉,别生师父气,等你好了,要做什么都依着你,不想登基,咱们就去隐居,做你想做的。”
  
  这回苏琉玉倒是不干了。
  
  “我不去了。”她沉思一会:“看到元戈叔我就改变主意了,我要撑起大魏铁骑,他们比我过的苦。”
  
  “不管你做什么,师父都会帮你。”
  
  ......
  
  苏琉玉吃了药好的很快,伤口没几日就结痂了。
  
  元戈三人等到苏琉玉能下床了才走的。
  
  走时也是一万个不舍,好在甲二先到一步,才让这三个糙老爷们打道回府。
  
  对于元戈把甲二放在身边的决定没人反对。
  
  为了方便,对外只说是苏琉玉买的书童。
  
  伤好之后,几人又收拾收拾细软,准备去州中上府学。
  
  “玉哥儿,这次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别任性了。”
  
  林秀芸这次没陪着,她这几日伺候儿子消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如往日红润,苏琉玉不忍她操劳,就没让她跟着。
  
  “娘,你就放心吧。”
  
  “云崖儿也跟着的吧,还有你那书童,去哪里都带着。”
  
  “我晓得。”
  
  “还有还有,要听话,凡事和宋彦之商量商量。”
  
  倒是半句没提沈怀舟。
  
  苏琉玉耐心点头,笑着挥挥手,上了马车。
  
  苏琉玉位于岭南府。
  
  这里地域划分分别为府州县镇。
  
  府相当于前世的省。
  
  州也就是市。
  
  而州中是省会。
  
  其他州有知州,而州中要塞以知府胜任。
  
  府学在州中,而其内知府苏琉玉见过,就是郑大人。
  
  府学人很多,州内考过府试的学子都可以在这里上学。
  
  这里不仅师资强大,更有其他州中了案首的学子。
  
  苏琉玉隐隐有点期待,不知道其他人的学问如何。
  
  只是她这个期待并没有落实,入了学才发现,真正来府学上课的人并不多。
  
  “琉玉兄,可算把你盼过来了,怎么迟了这么久。”
  
  林斐报名时没见着苏琉玉,一封一封信催的要死,苏琉玉没办法,给他了个日子,没想到竟然一大早在这里等着。
  
  “耽搁些事情,怎么这府学,人这么少”
  
  也就两百来个人。
  
  “这里学费高,大家一般去巷学租个宅子,自学去了,府学每节课有人记录的,这些教案会卖给巷学的管事。”
  
  府学学费要二十两,平常学子自然出不起。
  
  但巷学就不同了。
  
  巷学就类似现代的考研公寓,在州中一条巷子里,全是为了考院试的学生,宅院也便宜,里面教案什么的都有优惠。
  
  听了这话,苏琉玉也不大想上府学了,她师父学问也很高。
  
  “咱们州学同窗也都在那边吗”
  
  “当然,咱们几个宅院都是连着的,交流起来也方便,我给你留了个屋,就在我旁边,够兄弟吧。”
  
  林斐拱了拱苏琉玉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样子。
  
  “还是林斐兄来事,知道考虑兄弟我。”
  
  苏琉玉正准备答应,却不想身侧之人抢先一步开口。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