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芦花章节目录 > 124,角力

124,角力


  自从苏爱爱那晚上来,在秦亮的房间说了话之后,秦亮对她的选择,以及她对自己的要求,觉得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下来。他想去找苏爱爱说,咱们还年轻,又遇上了这样一个变革的年代,有许许多多的事,都可供我们选择,为啥非要走这样一条狭窄的路呢。但他一想起苏爱爱当时的神情,知道她已经是铁了心的,自己去劝她,不仅劝不动,还会弄得让两个人都不愉快。既然不去劝,那自己能不能顺从她的要求,与她保持一样的信仰呢。一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开始头疼。从心里讲,苏爱爱是他放不下的女子,他无数次地在心里想象过,苏爱爱就是自己的另一半,是要与自己生活一辈子的人。但要让他现在就顺从她的信仰,他觉得一时难以做到,至少,他目前没有这个想法。那么现在该咋办呢,去给她说,自己做不到,那岂不让她失望,如果不去说,又怎么办呢。
  就这样,他一直在矛盾当中,徘徊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与其这样让人愁肠百结,还不如让时间来慢慢地回答吧。
  转眼间,他来到公社,已经工作了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来,社会形势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街面上的市场开始活了起来,一些店铺里,还放开了很少听到过的流行音乐,人们的衣着打扮,也和过去有了许多的不同。特别是年轻人,好像更加喜欢追逐潮流,有的女娃子烫起了卷卷发,小伙子留起了大包头,个别时兴的,还穿起了喇叭裤。一些老年人看不惯,有骂的,有感叹世风日下的。但不管怎样,社会还是一天一个样地变化着。
  在丫河口的街上,秦亮还见到村里的陈小海,做起了收购土产的生意,主要有羊毛,羊绒,杏胡子,黄花菜等东西。万连根也在街上摆起了生意滩子,经营一些妇人用的衣物,以及娃娃们耍的玩具。
  秦亮发现,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变化,公社里的领导们,也好像变得紧张和忙碌。他们频频下队,又频频聚在一起开会,好像就为了一件事,土地要不要承包到农户。秦亮听说,前塬上一些公社已经开始了试点,但丫河口至今还不见动静,亢峰的意思是先在几个大队试行,再看效果逐步推开。他让文书邢斌起草了一个文件,在党委会上讨论。但讨论了几次,也定不下来。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周天银极力反对,曾树山也随声附和,还有几个委员不表态,亢峰一个人干急没办法。
  最后,亢峰便开始逐个与班子成员谈话,有的谈得好,有的谈得不欢而散。谈话以后的第二天,班子成员又坐下来继续开会。秦亮在提水倒茶的间隙,也多少听到一些内容。
  会议还是研究丫河口包产到户的事。这一次,亢峰只说了个开场白,让负责记录的文书邢斌,宣读了文件的具体内容,然后就开始讨论。冷了一会儿场之后,伍德龙第一个发言,他说自己同意这个文件,只是需要和县上的步调保持一致。随后挂名副书记柳玉书表态,说包产到户是好事一桩,他没意见。接着武装部长马占军,副主任仁静分别表示同意。就剩下周天银和曾树山不说话。抗到最后,周天银说,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我想再一次提醒大家,包产到户是一个方向问题,路线问题,总之在上级没有明确指示之前,我还是坚持原来的意见不变。亢峰问一直不说话的曾树山啥意见,曾树山看了看亢峰,有些阴阳怪气地说,我还说啥,我不说话可以吗。亢峰说,可以,你有权利保持沉默。然后,他看了看大家继续说,对这个文件,大家都发表了意见。大多数委员同意,也有个别的表达了不同意见。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个文件就算通过了。散会以后,请邢斌将这个文件上报县委,下发各大队,并通知各大队班子成员,后天开会安排。
  公社的大会开得倒也顺利。只是那天坐在主席台上的周天银,脸色一直不好看,亢峰讲完话以后,问他还有啥讲的,他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会场。这给参加大会的人心里,多少留下了一些疑问。散会以后,周天银就来给亢峰说,他身体不舒服,想到医院去看病,当天就回县上去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干部们大都下去,搞包产到户试点去了。亢峰也是来来去去,很少在办公室里呆。这天刚回来,就接了一个电话,随即喊邢斌,秦亮和做饭的尤师过去,说组织部徐部长要来了,让通知下队的班子成员回来,把客房收拾干净,搞好徐部长的生活保障。秦亮收拾好被褥,打扫好了客房,就见伍德龙已经回来,进亢峰的房子半天没有出来。随即下队的领导陆续都回来了。让秦亮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去县上好多天都没见面的周天银也回来了。秦亮就想,这个徐部长来,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
  果然,第二天早上他去吃饭的时候,尤师就悄悄告诉他,公社要设专职主任了,徐部长来,就是要考察合适的人选,这下子,周天银和伍德龙,有一争呢。
  上午,秦亮就发现,周天银也去了亢峰的房子,说了半天话,出来以后,又分别到其他几个领导的房子里转了转。而这些事,伍德龙昨晚上也同样做过。周天银和伍德龙见了他这个通信员,态度也好像比平时亲切了。秦亮就开始明白,尤师说得没错,周天银和伍德龙,都在做着争取人心的工作。但他还是觉得不解,靠这些,真的能起作用吗。
  徐部长是中午饭前来的,来以后,公社的几个领导,迎接他进了客房,周天银和伍德龙两个,都显得非常殷勤,又是替他掸身上的土,又是为他掺洗脸水。陪同徐部长吃完饭以后,他俩和亢峰一起,又陪着徐部长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直至徐部长进客房了,亢峰才不得不督促他俩说,让徐部长休息一会,有话下午再说吧。徐部长说,对,和你们班子成员都见见面。
  从下午开始,徐部长就分别和班子成员逐个谈话。光周天银和伍德龙两个,就占取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晚上又加班谈了两个,第二天与剩下的领导,以及其他一些干部谈了一天。第三天走之前,徐部长与亢峰单独说了一个多小时,就坐车走了。
  徐部长走以后,周天银和伍德龙两个,好像都有些胜券在握的样子。
  而亢峰却一句话没说,脸上看不出啥表情来。
  谁都猜不透,这丫河口革委会主任的位子,最终谁会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