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城不及你情深章节目录 > 第44章 抉择

第44章 抉择


  木槿园。
  “外面冷,带上围巾再下车。”
  唐穆深冷冽的嗓音里不难听出他对许倾城的关心。许倾城闷声应了一句,把围巾随便搭在了脖子上,遮住了半张脸。
  许倾城刚要推开车门,唐穆深拉住了她的手,“沈易寒,你先带着秦小姐下车吧。”
  沈易寒点了点头,就把秦冉抱进了木槿园。
  这时唐穆深才开口,“在怪我还是在怪你自己?”
  “没有。”
  “说实话。”
  “唐穆深,你不要逼我。”许倾城始终闭着的眼,终于睁开,凝视着唐穆深,眼里没有掺杂任何情.感。
  这种目光是唐穆深没有见过的,他被许倾城盯得愣了一下,乘着他愣住的时候,许倾城就挣开了他的手,下了车。
  只留下淡淡的两句,“或许,我是该好好想想我们的未来了。找个时间,我们谈谈吧,唐穆深。”
  唐穆深陷入了沉思,大抵他们之间真的要好好谈一谈了。
  楚风出现在了车门外,脸上带着抱歉,他没有完整地把秦冉小姐带回来,这是他的过失。
  “Boss……”
  “进去吧。”
  楚风握紧了拳头,不断地自责,他真是该死!居然让夫人……失望了。
  “老大,你不用自责,我们也有责任。是我们太傻,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楚风只是摇了摇头,外界都知道他楚风,但却不知道他楚风只是个鸡肋!
  傻白甜一向都是他大哥们喊他的称呼。
  他颓丧着进了木槿园,也暗暗下了决心要变得更强。
  楚风的手下看着楚风,“老大这……是怎么了?”
  “良心发现?”
  “傻子,你会用词吗?那叫、叫……叫改过自新!”
  “噢,改过自新!谢谢你吼,嘿嘿嘿。”被叫做傻子的人憨憨地笑了起来。
  木槿园内都笼罩着低气压,所有人都在等着江陵川的检查结果。
  终于,江陵川放下了听诊器,“考虑到她四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拳伤,暂时不可以下地行走,平时吃东西拿东西都会有些软弱无力。先观察一个星期吧。”
  “对了,大嫂,秦冉她……是不是练家子?”
  “跆拳道黑带吧。”
  江陵川嘀嘀咕咕的,“仅仅只是跆拳道黑带吗?真是奇了怪了。算了,每天敷药就行。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江陵川提着药箱离开了,刚出门就撞见了楚风,楚风愣了愣,还是像江陵川打了个招呼,“江医生。”
  江陵川木这张脸,假装没看到他,每次都这样,不是江医生就是江先生。怎么滴?他还不能有个名字了,好歹他们也认识了这么久。
  木头脑子。
  明天就是秦浩的生日了,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冉冉又出了这样的事,她要怎么向秦浩交代?
  许倾城烦闷地拿围巾将整个头都包裹住了,周边的氛围也持续地压低。
  “你要是困了,就去睡吧。这里有沈易寒守着,应该没事的。”
  “哦。”
  许倾城站起身来,走向了次卧,唐穆深眯起了眼睛。这是许倾城重生以来,第一次跟唐穆深分开睡。
  许倾城拉下了卫衣的帽子,心里很难受。
  老公,对不起。我需要好好想明白一件事,才能坦坦荡荡地和你在一起了。
  许倾城一直没有睡着,直到有人开了门,她才匆匆闭了眼。熟悉的薄荷味充斥着她的鼻息。
  唐穆深在床边站了许久,轻轻在许倾城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倾倾。”
  唐穆深关上了门后,许倾城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泪水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她要怎么办?
  回归溟鸢阁,继续当她的阁主?还是过个普通人的生活,不在过问任何事?还是离开唐穆深,独自离开?
  许倾城抬起手,轻触着额头,这是独属于他的温柔与眷恋。
  “他是你的盾,也是你的剑……”许倾城喃喃自语,“嘶,原来是这样啊……”
  ……
  一直说了沉默不语的沈易寒,终是开了口,“你不问问她是怎么找到秦冉的?”
  “这不是我该过问的事,她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此事疑点重重,你老婆能找到秦冉这事也不简单。总之,你老婆应该也不是什么善茬。”
  “她也不简单。”
  当然,这个“她”指的是秦冉。区区一个跆拳道黑带,不可能以一敌这么多人。应该是打过一段时间的黑拳。
  唐穆深:“听说,暗月也参与了。不知是敌是友。”
  沈易寒:“不是说溟鸢阁的人都退隐了吗?阁主听说都消失好几年,没消息了。”
  唐穆深:“不清楚。既然他们参与了,那只能说明这件事真的不简单。”
  沈易寒:“一方骚动,牵动了另一方也骚动。看来这帝都是要变天了啊,我们也要做好几手准备了。”
  唐穆深:“嗯。秦之南的藏身之所已经被烧了,监控应该也很难查到。”
  沈易寒:“倒也是溟鸢阁的人的作风,嚣张狠毒,整体作战力都很高。仅次于我们噬阎阁的作战力,我们也要提高了啊。”
  “我会让楚南安排好阁里的事,不劳你操心了。”
  “你有分寸就好。早点休息吧。”
  各自怀着各自的心事渐渐进入睡梦,阴谋也在这当中暗自滋生。
  许家。
  “你说什么?许倾城那个贱人没有受到影响?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珺儿气急败坏地怒骂着,“废物东西。”
  也亏得许家的隔音效果好。
  廖颖欣赏着下午刚做好的美甲,满不在乎地说:“你急什么?搞垮一个人,哪儿有这么容易?你连这点都忍受不了,又凭什么跟我合作?”
  廖颖“啪”地挂了电话,刷着网上的微博,许倾城的热度高居不下。
  廖颖得意地笑着,慢慢地滑着屏幕,看见全是谩骂许倾城的评论,她简直是不要太激动。
  她只要使一点点的招儿,这个许倾城就落马了,毁掉她不是很容易吗??
  呵,谁都别想跟她抢,特别是苏倩和那个该死的许倾城!她的东西,她势在必得,至于那些不足挂齿的蝼蚁,她也只需使些小招儿就能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