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元陵图章节目录 > 第240章 藏锋心重游故地 猎户贪欲杀二人

第240章 藏锋心重游故地 猎户贪欲杀二人


  猎户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动声色道:“常年打猎,这要是不知道,岂不是白活了。”
  藏锋想了想也是,三人穿过桃林,果然看到了那山寨,藏锋大喜道:“多谢大叔的带路了。”说完拉着小雨牵着马就走了过去。
  猎户在后面阴恻恻的看着二人道:“这荒郊野岭,死个把人应该没人发现吧。”他手中摸出了一把打猎用的匕首,背上背着弓箭便悄悄跟了上去。
  山寨寂静无人,藏锋一边走一边疑惑道:“雨儿,强盗都是这么安静的吗?”
  小雨摇摇头道:“我听爷爷说,强盗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最喜欢躲起来埋伏,看着猎物送上门,然后冲出来包围。”
  藏锋一怔,扫了眼四周的丛林,隐隐感觉人影闪动,顿时一惊,急忙拉着小雨跑道:“有杀气。”
  二人刚跑前几步,咻的一声,一只箭射在他们刚才的位置,穿入马屁股上,马匹受惊,顿时狂奔而跑。
  猎户微微有些诧异,又拨出一箭,瞄准跑动的二人,小雨背心晃了晃,猎户舔了舔嘴唇道:“这小丫头香喷喷的,肯定不是那些青楼女子能比的,杀了有些可惜。”
  当下又把箭头瞄准了藏锋的后心,定眼一射,咻的一声,藏锋虽然不记得武功了,但高手的本能还在,耳朵一动,身后的破空声传来,藏锋急忙拉着小雨往前一扑,箭矢沿着二人的衣袍擦身而过。
  猎户一愣,一次是巧合,两次就不一样了,他收起弓箭,握着匕首急匆匆的跑过去。
  藏锋看着那射在树干上的箭矢,微微一凝眸,这箭矢很特殊,是打猎用的,也就是说射杀自己的就是刚才那猎户,藏锋顿时暗道一声不好,便扶着小雨跑起来道:“雨儿,我们中计了,那猎户是坏人。”
  小雨小脸煞白道:“那怎么办。”
  藏锋看了眼那山寨,一咬牙道:“进山寨躲躲。”
  小雨有些害怕道:“可山寨里面好多强盗的,我们一样还是要被抓的。”
  藏锋摆摆手道:“这里有人来,要是有强盗早就戒备了,现在都没动静,十有八九就是一座空寨。”
  小雨想了想,点点头道:“那赶快走吧。”
  二人拼命的跑,一头钻进山寨内,如藏锋所料,这确实是一座空的山寨,进了山寨,藏锋只感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看了眼那正堂虚掩的门,不由得小心翼翼道:“虽然是空寨,但强盗为了对付官兵,总是诡诈的在山寨内到处设下陷阱,我们还是小心些。”
  小雨也道:“爷爷也是这么说的,他还说他的儿子我的伯伯就是死在这些陷阱下的。”
  那猎户看二人进了山寨,不由得冷笑道:“到我家来了,还不是瓮中捉鳖。”说完便抄着匕首往前寻。
  藏锋推开正堂大门,嘎次一声,往里面看了眼,飞尘漫天,有一枚钢钉嵌在一块开裂的地板上,藏锋只觉得那股熟悉感越来越清晰,他本能的觉得这里很诡异,听着身后哒哒哒的脚步声,藏锋眉头一皱,便要往前踏出一步,脚尖点在木板的边沿,嘎次,木板那松懈的一块翘起来一点,藏锋大惊,急忙后退,带着小雨急忙出了正堂扫了眼两边没有的出路道:“空心的有陷阱。”
  小雨看了眼走过来的猎户拉了拉藏锋道:“他....他来了。”藏锋转过头看着猎户将小雨护在身后。
  “小子,你怎么不进去了。”猎户也不急于动手笑道。
  藏锋看着外面那个秋千道:“你为什么骗我们。”
  猎户呵呵一笑道:“没骗你们,这确实是萧狗儿以前做强盗时的山寨,只是荒废了很久了。”
  藏锋一边想着对策一边问道:“那他现在去了哪里,你与他又是什么关系。”
  猎户踏出几步走道:“他去了哪里我哪知道,不过我是谁,告诉死人也没关系。”
  猎户猛的一个俯冲,单手抓着匕首一个急刺道:“我就是强盗。”
  藏锋双眼看着那刺来的匕首,内心就好像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手不自然的就推开小雨,身子一侧,避开了匕首。
  猎户一惊,双眼凛冽道:“想不到你也是练家子。”说话间匕首横扫,藏锋的手就好像很熟悉一般,神出鬼没的就抓到了猎户的手腕。
  猎户手腕被死死的扣住,手动也动不了,他单手朝藏锋胸口击出一拳,藏锋这次居然不会躲闪了,闷闷的受了这一拳,不过猎户的手顿时就像是被一股巨力反推回来一般,扼住的手腕突然松开,他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那千秋板上,木板折断,猎户倒在地上咿咿呀呀捂着腰呻吟道:“你....。”
  藏锋也目瞪口呆,面对威胁生命的本能他好像冥冥之中脑海中会有一段奇怪的招式闪现,威胁一过他又什么也记不得了。
  藏锋把小雨又护着对猎户道:“你怎么自己飞出去了。”
  猎户真是哭笑不得,本以为今日走大运,要财色兼收,没想到碰到一个装傻充愣的小子,摔折了腰不说,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个问题。
  猎户看藏锋居然走过来,艰难的爬起来拼命的磕着头道:“大爷,我错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别杀我,别杀我啊。”
  藏锋凝眸道:“你是强盗,那萧狗儿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去哪里呢。”
  猎户看藏锋好像糊里糊涂的样子眼珠子一转道:“大爷,我告诉你萧狗儿的下落,你能不能放了我。”
  藏锋想了想道:“你先说。”
  猎户也犹豫了一下,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瞎编道:“萧狗儿被好厉害的官军抓走了。”
  藏锋暗想强盗被官军抓走很正常,只是萧狗儿被抓去哪里,死没死,做牢这么久出来没出来,还有那好厉害的官军又是什么官军,这一坨浆糊藏锋怎么也想不明白。
  猎户看藏锋沉吟,当即连滚带爬要跑。
  藏锋叫住道:“你不能走,我要抓你去见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