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谍海争渡章节目录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演戏

第三百六十八章 演戏

现在的事情,反而是没了头绪。
  
  羽渊武泽调查方向的转变,你都找不到来由,接下来该怎么应付。
  
  梁莺啼还要接触沈木,还要负责日军军官出城的任务,这岂不是双重危险。
  
  日本人在调查梁莺啼,那么日军军官出事之后,他们会不会将梁莺啼见过沈木这件事情,和此事联系起来。
  
  到时候岂不是更加麻烦。
  
  “军统的任务,应该停下来。”楚新蒲说道。
  
  “我和组织商量过,先不停,毕竟我们从沈木这里,究竟能不能调查到有用的线索,还不知道呢。”梁莺啼说道。
  
  这句话确实不假,沈木这里可能什么也调查不到。
  
  可是如果调查到了呢?
  
  一定会行动。
  
  因为道理很简单,那些日军军官的死,更加重要。
  
  很现实,也带着一丝残酷。
  
  可楚新蒲却没有办法继续劝解,因为换做是他,他一样会坚持。
  
  他又凭什么不让梁莺啼坚持呢?
  
  看到楚新蒲望着自己,久久不言的样子,梁莺啼说道:“我的安全你可以放心,如果真的帮军统完成任务,且日军对我的调查还没有松懈,组织会安排我撤离的。”
  
  “那就好。”听到梁莺啼这样说,楚新蒲这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也会跟着撤离。”梁莺啼又说道。
  
  她的这句话,楚新蒲不奇怪,毕竟两人走的太近,到时候很难说的清楚。
  
  而且日军军官死了那么多人,他们能不生气吗?
  
  在他们的怒火之下,楚新蒲很难活下来,不如撤离。
  
  再者说了,军统到时候,恐怕也会怀疑楚新蒲的身份,所以江城的潜伏工作,算是到头了。
  
  但是能完成这一次的任务,江城的抗日局势就会得到很大的改变,一切都是值得的。
  
  梁莺啼能活着,到时去什么地方工作,都好过牺牲。
  
  “你近期不要去见樱庭由美。”梁莺啼说道。
  
  “我会小心的。”楚新蒲说道。
  
  “她是冲着我来的……”梁莺啼想要说的就是,樱庭由美是冲着她来的,她来应付就行,不想楚新蒲再暴露。
  
  楚新蒲说自己会小心,但是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要从樱庭由美这里打听一些蛛丝马迹。
  
  起码可以判断一下,这羽渊武泽究竟是为什么怀疑上梁莺啼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总之你小心,不用担心我。”楚新蒲说道,他认为现在更应该小心的人,是梁莺啼。
  
  “好。”
  
  两人将问题说完,楚新蒲就送了她回去,接下来究竟要面对什么,其实两人心中都不太清楚。
  
  但在这暗流涌动之中,两人都做好了准备,来面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一切。
  
  楚新蒲不想要坐以待毙,他想要做些什么。
  
  之前他不见樱庭由美,是不想打草惊蛇,不想暴露变成雪上加霜。
  
  可是梁莺啼今日送来的消息,让他不能继续等下去。
  
  如果是因陈生合而起,勉强还能解释,可是和陈生合没有关系,那么就要弄清楚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看看还能不能补救。
  
  樱庭由美是唯一的突破口。
  
  之前不想见,现在不得不见。
  
  将一个专业的情报人员,当成突破口,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可是楚新蒲现在别无选择。
  
  在与梁莺啼见面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楚新蒲打电话到诊所约了樱庭由美晚上吃饭。
  
  电话中,樱庭由美说自己会忙的比较晚,诊所的生意很不错,街坊四邻这些熟人,都会来诊所看病。
  
  楚新蒲则是在电话中表示,多晚都没事,他可以等。
  
  之后就约好了地方,挂了电话。
  
  他打电话约樱庭由美,但是却不想去诊所,他不想面对李茹。
  
  对于李茹的身份,能力,经验。
  
  楚新蒲现在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他不想过早的面对这个人。
  
  他甚至不能判断,这个人是来协助樱庭由美工作的,还是领导樱庭由美工作的。
  
  你都不知道她们的身份,孰高孰低,那么见面对你没有好处。
  
  约在诊所之外,李茹是不方便跟着过来的,名不正言不顺的。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可不想面对宪兵队内的人。
  
  看看时间差不多,楚新蒲就先出发,去约好的地方等着樱庭由美。
  
  等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樱庭由美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
  
  看到楚新蒲,停下脚步还喘着粗气。
  
  “你急什么,慢一点。”楚新蒲说道。
  
  微微喘着气的樱庭由美,展颜一笑说道:“我是坐车过来的,就是下车跑了两步,没事的。”
  
  “就下车两步路,还着急什么。”
  
  “怕新蒲君久等,想要早一点见到新蒲君。”樱庭由美额头微微闪烁着汗水,说出这句话,还真是让人心生感动呢。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楚新蒲或许真的会感动的不行,但是现在,他只有理智。
  
  表现出对这句话的受用,楚新蒲和樱庭由美坐下,开始吃饭。
  
  工作忙吗?
  
  病人多吗?
  
  每天工作累吗?
  
  那个护士有没有欺负你?
  
  楚新蒲表现出来,对樱庭由美的关心,她也是事无巨细,将事情都告诉楚新蒲。
  
  问什么说什么,好像一点防备都没有。
  
  嘘寒问暖完了之后,楚新蒲说道:“这个诊所的名字,能不能改了?”
  
  这是楚新蒲今日见面,最站得住脚的原因。
  
  他昨天见过梁莺啼,今日就找樱庭由美,想要改诊所名字。
  
  这是非常合理的。
  
  就是梁莺啼昨天要求的,所以今天楚新蒲才会来找樱庭由美,不然之前你都不怎么找,今天突然找不奇怪吗?
  
  听到这句话,樱庭由美很诧异的问道:“怎么了新蒲君?”
  
  她还是装作一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梁莺啼存在的样子。
  
  确实也是,她如果只是普通身份,这件事情不知道也能理解。而且梁莺啼没有和楚新蒲确定关系,她就算是知道了,也可以认为是普通朋友。
  
  现在楚新蒲反而是不好直接说。
  
  他想要尝试,靠近纪婉所说的那种男人。
  
  他要是在樱庭由美面前,直言自己喜欢梁莺啼,不是她,想要和她划清界限,不想让梁莺啼误会。
  
  那么结果是什么?
  
  将樱庭由美得罪死了啊。
  
  樱庭由美是在执行任务,可是你知道她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夹杂其中吗?
  
  将一个女人得罪死,那么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楚新蒲打算和樱庭由美演戏。
  
  你和我演戏,那我也和你演戏,我们谁都别不好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