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别惹那个丑媳妇章节目录 > 第三十章生**婚 中

第三十章生**婚 中


  事情发展至这个田地,生日晏是办不下去了,宾客们也很会看眼色,纷纷以有事要办,陆陆续续离席。
  到最后,所有的宾客都离了席,佣人们也看眼色退了下去,隔着厚厚的书房门,只听见里头传出一了阵阵摔东西的声音。隔着厚厚的木门,里头好像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在发生。
  外头的白无颜听得惊心动魄,她知道沉默寡言的老爷子要是生起气也是不知道分寸的,小时候因为她的告状,顾江离没少挨打。
  老夫人站了一会,听到里头越发地激烈,蹙了蹙眉,扔下白无颜与许静姝两人进了书房。
  剩下白无颜与许静姝各据一角,默默地站着,老夫人走后,许静姝望了过来,冷笑着开口,“值得吗?”
  她那包容的眼神让白无颜很是不舒服,好像在包容一个肆意枉为的孩子,既使心里头也犹豫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嘴上却不想输给她,“值得,得到我想要的,还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就为了你想要的,既使闹得家犬不鸣,你也在所不惜吗,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爸妈心里该有多难受,你是不是从来不在意。”
  白无颜想扯出笑容来应对她,但她努力了一会,未能浮现出笑容,只是个笑的暗示,怕是极为难看,“就算自私又怎么样,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是我赢了。”
  许静姝眉间现出阴翳,嘴角聚皱细小的皱纹,“我从来没想跟你争过些什么,你想要的我都不会跟你争,我只希望你不要让爸妈为难。”说完看了她一眼,上了楼去。
  她就是有这个本事,让人生出一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
  一瞬间,若大的房子里只剩下白无颜,屋子里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收拾,那三层高的蛋糕甚至还没得及切,就被主人遗弃在一边,美酒被遗忘在杯子里,佳肴被遗忘在盘子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美好,变得冰冷起来,一切还没来得急享用,晏会便草草结束。
  灯光苍白得很,有种人去楼空的慌凉,白无颜就这样呆呆地站着,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她知道她的确做错了事,而且是无法弥补的错。
  可是,回去的路已经被堵死,她只能往前走,尽管她看见不见往前走的路。
  良久,门开了,老夫人从里头走出来,屋里头那股薄薄的如刀刃一般的气息便趁着开门的空当钻了出来,飘到白无颜的身边去。
  趁着开门的功夫,白无颜瞄到书房里头那两父子固执地各据一方,在他们之间终始萦绕着一股针锋相对的气息。
  老夫人关上门,来到她身边,“他们父子还在聊,老头子这一回估计真的生气了,这么多年我还没看见过他像今天这样黑着一张脸。唉,江离这孩子也是倔脾气,到底不肯认不是。”说时均出一只眼睛去看白无颜的反应,“不过骂也骂了,说也说了,江离这孩子就是个硬脾气,就是不知道顺一下我们的意。他也这么大了,我们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又打又骂,你说是吧。”
  意思就是顾江离不肯娶自己?她这是来替顾江离作说客的吧,说服她死了这一条心?
  到底是心疼自家的儿子。
  完全不吃惊的,这是她早就料到的答案不是吗。
  “我知道的,是我太勉强了,我明白的,是我没这个福气,妈你不用太为难了。”她的声音灰暗而轻飘。
  老夫人换了上一笑脸,拍了拍她的手背,“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是江离这个孩子没福气,看不到你的好,你放心妈一定给你找一个比他好千倍百倍的如意郎君。”
  白无颜说不出话的时候就用笑来填补空间,再过一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发生了变化,才道,“谢谢妈,不过你不用为我操心,我今年二十了,也该长大了,很多事都不应该再依赖你们,等过完这个生日,我就把我们白家的股份继承过来,我甚至可以到公司去,跟着爸好好学习,毕竟白家理应担起的那一份责任,也总不一能一直让爸来替我担着。”
  白无颜注意到老夫人拍着她手背上的手微微地顿了顿,很快从她一大段话中抽丝剥茧出一句话来,接着望着她道,“你想自己打理白家的股份?”
  “是啊,环宇有白家的一份责任,虽然你跟爸对我视如己出,待我如亲生女儿,但我这个女儿终究名不正言不顺,总不能一直依赖着你们帮我挡风遮雨,我欠你们的已经够多了,你们没有义务一直替我挡去这些麻烦事。我本来想着,要是我跟江离结了婚,那白家的那份责任就可名正言顺地让他来承担,甚至还想过,婚后五年把白家一半的股份划到他名下去,现在看来是我自己想得太美好了,这份责任,总归还是要我自己来承担。”
  老夫人笑了笑,只是有些勉强,“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们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而且你还小,正是最好的年纪,不应该操心这些事。“
  “我知道你们心疼我,但我们究终不是真正的一家人,不应该一直麻烦你们。“
  “傻孩子,你爸走了之后,我们早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了。”
  “可我终究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如果我一直这样下去,免不了别人闲言闲语。我知道你们两位,这些年因为我受了不少闲言闲语,不能替你们排忧解除也就算了,如果还给你们招来闲言闲语,那我真是太不孝了。”
  “旁人说的那些有的没的,我们不要理会就好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流言的一旦传开了,没能阻止的话,只会越传越离普,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还有人说你们收养我是为了要想白家的股份。”
  “谁说的!”老夫人有些激动,不禁拔高了音调。注意到自己过于激动,便干咳了一声,“这些流言还真是离普。”
  “是的啊,这流言有多离普,我最清楚不过,我爸妈走的时候,他们看我像瘟神似的,要不是你跟爸收养了我,现在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所以如果因为我,导致别人对你们产生了这样的看法,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如果让你跟爸陷于不义,我实在是没脸在顾家继续生活下去。”
  “你想搬出去!?”像是有些意外,或许是对面上百依百顺,骨子里一意孤行的白无颜感觉到陌生,一直以来她都是听话极了的。
  “你们对我这么好,我自然是不想换出去的,只是怕是由不得我,我也长大了,终究还是要回白家去的。而且继续留在顾家也只是给你们徒增闲言闲语。”
  林君梅追问,“白家宅子已经很久没住人了,你搬出去,是要住哪里去?”
  “还没想好,陈伯父前些日子说如果我愿意,陈家非常欢迎我过去住。”
  对面的人有些紧张,“那你怎么回?”
  “我当然没想好啊,反正都是孑然一身,去哪都是去,只是我跟陈正烨都长这么大了,住一屋檐下,怕是要传出非议。”
  她的一席话点到即止,当年父亲去世的时候,陈家也是有意向要收养她的,甚至长大之后,陈正烨也是有追求过她,向她求过婚,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陈家当然欢迎她过去住,更欢迎她成为陈家的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