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迷套中套章节目录 > 第四十二章 见鬼了

第四十二章 见鬼了


  锦绣园是一个低密度高档小区,大片的园林当中零散地坐落着十几栋多层建筑。车子刚开进小区,杨雪就看见不远处聚集着一群人,全都抻长了脖子朝着同一栋楼张望,有的还将手机举过头顶,就像等着见明星的粉丝,热情高涨。驾车的李晨不得不按响喇叭,但只有几个人扭脸撇一眼,然后就当什么也没看见继续朝里面张望,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杨雪他们只好就地下车,费了不少劲才挤过人群,走进拉起警戒线的一栋8层建筑。
  这栋楼是一梯两户的格局,杨雪他们乘电梯到达5楼,一股混杂着血腥的尸臭随即扑面而来。现场在右侧,一进门就看到鞋柜上方挂着一张巨幅照片,一个男人站在山顶,双手叉腰眺望远方,一派唯我独尊的架势。杨雪本以为只有像郝倩那种极度自恋的小女人才会把照片贴在门口,没想到堂堂一个大男人也有同样的情结,刚收回目光就听见快嘴刘已经嚷嚷上了。“我去!真跟直播里的一模一样,这个案子有意思!”
  玄关之后是一条直达卧室的通道。右边是客厅,最引人注目的是铺满整面墙的黑白肖像照,主角也是那个男人。照片下方摆了一套黑色的皮质转角沙发,前边是浅灰色的方形茶几,上面空无一物。沙发正对面的电视墙也是黑灰相间,地柜上码放着一排光碟,整齐地标注着名称和编号,整个空间干净利索。左边是餐厅,浅灰色的餐桌上有一套带镁光灯的支架,摄像头正对着巨幅肖像照,左手边是一台翻开的笔记本电脑,右手边有一个插满烟蒂的烟灰缸和一部手机。外卖包装和空瓶子,以及斑斑点点的油污见缝插针地堆在桌上,六把黑色的餐椅也歪七扭八地散开着。在餐厅和客厅之间,一个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在白色地砖上,微胖的五短身材让他显得格外矮小。他的头部损毁严重,上半部分已经凹陷,眼睛和额头变得血肉模糊,鼻子和下巴虽然完好但有些变形,和门口的照片有几分相似。暗红色的血迹已经干涸,黏黏腻腻地从头部蔓延开来,四周由近及远分布着密度越来越小的血滴,其间散落着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玻璃碎块,有的被血染成了红色,在闪光灯的照射下发出钻石般的火彩。
  此时,快嘴刘正拿出足迹搜索灯勘察现场,扭头见大齐和李晨还在发愣,就招呼道:“别愣着了,赶紧抓鬼呀!”
  杨雪蹲在尸体旁问郝倩:“这人什么时候死的?”
  “死亡时间18日晚上8点到9点,死因是头部遭钝器多次击打,颅骨破裂当场死亡。没有防卫伤,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伤痕。死前曾大量饮酒,其他的等尸检报告吧。”郝倩站起身,一眼瞧见呲牙咧嘴的快嘴刘正聚精会神地找足迹,便问:“你们家快嘴刘今天够积极的,受什么刺激啦?”
  杨雪撇了撇嘴,“他,忙着抓鬼呢!”
  郝倩听到鬼,眼睛一亮又蹲下身追问:“快说说,抓什么鬼?”
  杨雪叹了口气,“这个现场跟网上那个灵异杀人直播一模一样,”然后指着满地的玻璃碎块,打趣道:“喏!凶手就是这个烟灰缸。”
  “还有这事?我得瞧瞧。”郝倩站起身忙不迭掏出手机,饶有兴致地看着,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发生着变化,最后成了目怔口呆。她拿着手机跟现场比对了一会儿,再看看死者躺的位置,突然抓住杨雪的胳膊把她拽了起来,指着尸体旁边的玻璃碎块,小声说:“这个烟灰缸真是杀人凶手!杀完人又自杀了?”
  此时,杨雪特别后悔让她在现场看视频,别说她了,就连自己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看到现场的一刹那都快信以为真了。见郝倩被吓的不轻,她连忙轻声安慰道:“我敢肯定是人在捣鬼。”没想到郝倩再次听到“鬼”字,立刻打了个激灵,还把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令所有人侧目,目光里充满惊诧,像是见到了鬼。杨雪不知该怎么解释,迅速捡起被摔残的手机,抓着郝倩的胳膊硬生生把她拖到楼道里,站在电梯口数落道:“你也太不专业了,把现场都破坏了,还法医呢,怎么也相信鬼神!”
  郝倩张着嘴,瞪大眼睛盯着杨雪,光见嘴动压根没听到她在说什么,过了许久她才出了声,“太诡异了,视频里的布置,还有杀人的过程和现场一模一样,怎么能不相信呢!你摸摸我的心跳,估计得有160啦!”说着拉起杨雪的手就往自己胸口上放。
  杨雪没好气地甩开她,“行了,别吓唬自己了,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鬼干的,你赶紧回去吧,别在这给我丢人了!”
  “求求你千万别再说那个字了,我现在对那个字,过敏。”郝倩右手紧紧地捂着胸口,生怕手一松心脏就会蹦出来,动作极不协调地转身进了电梯。
  杨雪冲着缓缓关上的电梯门摇了摇头,心说这货还真是叶公好龙。返回现场,她蹲在尸体旁看着地上喷溅的血迹,不禁皱起了眉头。正常情况下,如果是近距离攻击,受害者的血或多或少都会溅到行凶者的身上,那么地上就会出现一块空白,而这块空白就是行凶者所在的位置,可现场的血迹分布的十分均匀,并没有被阻挡过的迹象,也不像做过手脚,只是这个距离远的有点不可思议。她拿出尺子量了一下死者头部到血迹边缘的距离,足足有1.22米,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蹲在这个位置手握烟灰缸根本够不着死者的头部。再细一琢磨,她发现自己不经意间也被那个直播给拐带了,这堆碎玻璃可能是个烟灰缸,但应该不是凶器,按照血迹判断,凶器应该是个至少半米长的物件,她在房间里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极有可能被凶手带走了。
  杨雪在现场没发现特别之处,便带着大齐去保安室找报案人做笔录。出了楼门发现围观的人还聚在那里,而且比来时多出不少。见有人出来,人群立刻涌到警戒线前,都在问狗仔王是不是真被鬼杀了?
  杨雪眉头一皱,心说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她斜了一眼两个维持秩序的同事,心里埋怨他们不负责任,几十口子人聚在这也不说赶紧疏散,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她向前走了几步抬起手压了压,等人群安静之后才说:“我知道大家很关心这个案子,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不过在调查清楚之前任何细节都不能透露,这是纪律,大家还是先回……”
  没等她说完,就听有人喊道:“保安说,从屋里出来的人一直喊鬼杀人了,到底是不是?”
  杨雪叹了口气,大声说道:“这就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案,跟鬼没有半点关系,等案子破了,我们会公布调查结果的,你们先回去吧,等在这没有任何意义。”本以为得不到消息他们该散了,可是这帮人很执拗,还是一个劲地问是不是鬼杀了人,任凭她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双方好像存在着严重的语言障碍,谁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现在她才知道两个同事的无奈,不站在那看着还能有什么法子?
  情急之下,杨雪突然想到了他们的同类——快嘴刘,便打电话让他来疏散人群,没想到他却说正忙着抓鬼没时间管闲事,然后就挂了。杨雪大为恼火,对着手机运了半天气,心说真是长本事了,竟然敢抗命!再次拨通电话想臭骂他一顿,可转念一想,还是得先把人弄走,等回去再找他算账,于是换了一种口吻,诚恳地对他说,疏散人群是为了不影响破案,况且只有他能胜此任等等,反正把快嘴刘捧到了很高的境界,他才勉强答应。挂了电话,她对大家说稍等片刻,马上有人来解答问题,然后就和大齐一起狼狈地钻出人群直奔保安室。
  一进门,杨雪就看到几个保安正围在墙角,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走过去就见有个男人双手抱头蜷缩在那里,还不停地颤抖,看样子吓的够呛。刚到的时候,就听同事说发现尸体的人好像受了刺激,情绪很不稳定,没想到两个多小时了还没缓过来。杨雪也过去安慰了几句,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只好先跟保安了解情况。报警的保安说早上他正在小区里巡查,8点40左右就看见这个人从楼里冲出来,不停地喊鬼杀人了!他听到杀人便跑了上去,发现5楼的业主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就报了警,其余的什么也不知道。
  杨雪又看了案发当天楼门口的监控,仅8点到9点进出的就有30多人。她有些诧异,便问:“这个单元一共才16户,怎么这么多人进出?”
  保安一脸的无奈,说:“我们这个小区说是纯住宅,其实有不少住户都是开公司的。这已经算少的了,要是白天更多,推销的、送外卖的,还有快递,什么人都有,尤其是推销的特别多。按理说每个楼门都有门禁,不经业主允许谁也进不去,可这一出事全赖到我们头上了。你说我们就拿那么点工资,哪担得起这么大责任,实在是,唉!这不,有好几个同事都嚷嚷着要辞职了。”
  杨雪明白保安是在向她诉苦,可惜自己除了提供个耳朵,什么也帮不了,只好安慰了几句,然后接着问:“死者和邻居之间有矛盾吗?”
  屋里的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全都摇起了头。
  杨雪见没什么线索,等大齐拷贝好监控就准备去向邻居了解情况,返回时发现围观的人一个不剩全走了,她很吃惊,没想到快嘴刘这么快就搞定了,对他真是刮目相看。
  两个人把整栋楼的房门敲了个遍,所有住户对死者都不熟悉,只知道是邻居,而且从未有过交往,更没发生过冲突,案发时也没听到特别的声音。大齐感叹道:“一个人被活活打死,竟然没人听见,这楼的隔音也太好了吧!”
  “我看是因为人们太冷漠了,就算有动静也不会注意的。”杨雪觉得有些心凉,但并不觉得奇怪,曾经一对母子死在出租屋里十几天才被发现,还有一位老人死在家中多日无人知晓,直到邻居因为臭味太大才报了警,和他们比起来这个死者还算幸运,不过这种幸运听上去却感觉格外凄凉。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被带回局里,可能是因为远离了让他害怕的地方,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杨雪开始给他做笔录,“你叫什么名字?”
  “安易。”
  “死者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叫魏德辉,是新媒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我是创作部的职员。”
  “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安易特别不想回忆当时的状况,脸上再次露出不安的神情,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好半天才说:“今天早上,魏副总叫我去老板家拿合同,一进去我就看见他躺在地上,跟前天晚上看到的直播一模一样。当时我还以为老板在变魔术,现在人真的死了,肯定不是魔术,再说他也没那个本事。”
  杨雪没理会他的自说自话,继续问道:“你去的时候,门没锁吗?”
  “锁了,我用钥匙开的,钥匙是魏副总给的。”安易突然坐直了身子,问:“老板会不会真是被鬼杀死的?”
  杨雪再次听到这个问题都快吐了,心里却蹦出了一句特别应景的话:真是见鬼了,她叹了口气,“哪来的鬼?”
  “不对,我问你,他是不是前天晚上8点10分左右死的?”安易煞有介事地问。
  他把死亡时间说的特别精确,这令杨雪有些意外,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他说的应该是直播的时间,“现在还不能确定。”
  安易摇了摇头,然后又重重地点了下头,“我能确定,那天晚上快8点的时候,老板亲自打电话让我发弹幕,我敢肯定他就是直播时死的。”
  此后,无论再问什么,安易总能扯到鬼,杨雪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索性先让他回去了。不过死者在8点前打过电话倒是很重要,而快嘴刘核查了通话记录,证实死者在18日晚上7点57分的确给安易打过电话,通话时间是11秒,这是他遇害前三个小时内唯一一次通话,同时说明死者此时是清醒的。
  下午4点,杨雪召集大家汇总情况,“经报案人和保安指认,死者是锦绣园小区6号楼3门502室的业主魏德辉,32岁,未婚独居,新媒广告公司的总经理。现场就是他的住所,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8点到9点,死前曾大量饮酒,不过因为死者面部损毁严重,还需要进行DNA比对才能确认身份。现场没有被翻动过,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根据血迹分布的状态判断,死者是在倒地的情况下受到的袭击,并且没做任何反抗,凶器应该是长于半米的物体,现场并未找到类似的东西。”
  快嘴刘接着说:“现场发现了两组可疑的脚印,均属男性,其中一组分布很广,连书房、卧室这种私密空间都有,这个人应该和死者的关系很亲近,另一组像是访客,活动范围仅限于餐厅和客厅,我觉得这两个人嫌疑很大。另外,在门框172公分的位置发现了一块血迹。”
  杨雪望向大齐和李晨,两人都低着头有点心不在焉,又看了看小米,她正死死地盯着桌上的笔记本发呆。杨雪问:“小米,你有什么想法?”
  “我?”小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把现场的照片跟那段直播对比了一下,几乎分毫不差,死亡时间也吻合,队长”她欲言又止,酝酿了好半天才怯生生地说:“我有点迷糊,难道那段直播是真的?”
  快嘴刘马上说道:“不会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直播时放的绝对是事先录好的视频,只要装个虚拟摄像头就行,soeasy!不信等电脑拿回来你看,肯定有这个视频。”
  “这么说直播是假的!”小米顿了一下,又埋怨道:“早上你怎么不说?”
  快嘴刘挠着头皮,坏笑道:“说出来不就没意思了吗!”
  杨雪即刻绷起了脸,冲着快嘴刘训斥道:“以后你少在这传播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再有下次,绝不轻饶!”然后笑着对小米说:“早上我也差点被忽悠了,看见碎玻璃就认为是凶器,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凶手拿着烟灰缸是如何隔空杀人的,好半天我才回过味来。不过由此可见,这个凶手心机很重,用视频把一个简单的凶杀案包装成灵异事件,估计不太好对付。”她扭脸看着还在沉思的李晨,问道:“李晨,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李晨没有反应,依旧低着头若有所思。大齐赶紧说:“门锁没有撬过的痕迹,我认为是熟人作案,而且是仇杀。”大齐说完用胳膊肘顶了李晨一下。
  李晨“嗯”一声才回过神来,接茬道:“我们也发现了两组可疑的指纹,分布情况和脚印一样。队长,有个问题我琢磨了半天也没个头绪。”
  “什么,你说。”
  “空调,为什么是关着的?这么热的天,现场又是门窗紧闭,不开空调的话一刻也呆不住,我觉得肯定不是死者关的,那就应该是凶手,可是他为什么要关空调呢?”
  快嘴刘不屑地说:“也许之前停电了。”
  大齐摇头说:“餐桌上那台笔记本没插电池,用的是电源线,假如停过电就应该是关机而不是休眠了。”。
  这确实有点奇怪,大家也开始琢磨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关掉空调,突然响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