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之偷心刺客章节目录 > 第23章 没小姐命,得小姐病

第23章 没小姐命,得小姐病


  第23章
  肖俊鹏愕然,然后坚定的道:“成亲之前,祖母还是不要给孙儿安排通房了。”
  “真的就那么喜欢那个姑娘?”不是喜欢得狠了,怎么就连安排个通房也不答应,还是准备在成亲前给人守着?
  因为祖母提到白卿月,肖俊鹏脸色不自然起来,随即就想到今日在城门外被她讹了玉佩的事情去。
  当时还挺生气的,现在想起来她那小骗子般的嘴脸,还有最后玉佩到手后的小得意,竟然觉得可爱。
  其实今日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还有许多值得回味儿的地方。
  嗯,想起来很温暖。
  比如,她想把他给的玉佩含在嘴里。
  比如,她把玉佩放在了怀里,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老夫人见肖俊鹏走神,指尖点了点他面前的桌子,发出轻微的响声。
  “什么?”
  “我说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姑娘?”
  “谁?”
  老夫人在孙儿额头上一点,惯着他说道:“还给祖母装起来了不是?”
  “不是祖母想的那样。”肖俊鹏的脸不自在的别过去一下。
  老夫人很少会看见自家孙儿这样,竟然会害羞?
  肖俊鹏觉得自己对着一个小丫头,喜欢还谈不上,只是两个人毕竟有了肌肤之亲,他只是想作为一个男人负责而已,不过目前来看,小姑娘倒还有点不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呢?
  外人都道他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的地狱罗刹,且性情粗暴,还很残忍,是克母克妻之人。
  难道是这些将人给吓着了?
  接触过几次,倒是觉得她胆子大得很呢?明知道他是侯府世子之后,还敢从讹诈他,还找了个那么烂的讹人的不理由,想到这里,肖俊鹏居然笑了起来。
  怎么会有人说自己的牛车会痛,还给取了个大牛子的名字,真难听。
  “....像咱们侯府这样的大家,公子们成亲前有一两个通房丫鬟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老夫人居然看到自家孙儿在笑,她说的也不好笑啊,细看,原来有走神了。
  罢了,老夫人也跟着笑了笑,不再提通房的事情。
  “粥棚的事情你怎么看?”
  听说粥棚倒塌的时候肖俊鹏就在旁边,而且还冲进去救了人出来,才很快控制了局面,只是有几个人因为拥挤跌倒地上摩擦受了点小伤。
  肖俊鹏面带嘲讽的一笑,就着地祖母大晚上的叫他过来是为了这事儿,他不找人麻烦,人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听说当日施粥一开始井井有条,只是孙儿去了之后才出了乱子,出乱子还是因为后面施舍的馒头突然就不够了,侯夫人做事一向稳妥,侯府又不缺那几个馒头钱,怎么就不准备充分一点呢?”
  说得差不多就行了,肖俊鹏站起来,其余的他的祖母也不是吃素的。
  是啊,他对着说的是听说,怎么听说?
  难道就不是他特意打听的吗?
  他从来不在乎名声这个东西,只是别人也别把他拿着当傻子看,就是了。
  肖俊鹏从老夫人房里出来,秋月还站在门外的廊下未走,对着他福了一礼,微微低头,红了眼圈,又是一副弱不禁风样子,一般男子见了还会觉得楚楚动人。
  可他却不是一般男子,脑子里面想的却是,如果此时换做是白卿月,一定不会是现在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心里鄙视不已,眼中闪过一丝嫌恶,拂袖而去。
  秋月自是扶着墙又哭了一阵,叫院子里其他丫鬟们倒是看了笑话去。
  “以为自己能得世子青眼,没想到被世子厌恶了去。”
  “还不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又几分姿色就能往上爬,还没有爬上去就摔下来了吧。”
  “没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
  彩云出来倒水,听到几个小丫鬟在廊下窃窃私语,等几个小丫鬟说得差不多了,才呵斥了几句。
  小丫鬟一窝蜂的就散了。
  彩云心中暗自在捧腹大笑几声之后,进了屋子。
  看到秋月正依窗落泪,看来是听见刚才小丫鬟议论的那些话了,怎么说也是老夫人伺候的大丫鬟,平日里过的日子比一般人家的姑娘还好,所以这会儿肯定就受不了呗。
  彩云上去安慰道,“那起子小蹄子胡乱说的,你别信了去,老夫人最是心疼你了.....”
  老夫人好几个孙女都心疼不过来,怎么会去心疼一个丫鬟?不过是秋月在身边得用,就多给了一点体面而已,秋月看不清楚,彩云却看得明白。
  秋月想到老夫人对自己的好,世子却那么厌恶她,想多了之后竟然连着病了好几天才慢慢好起来不提。
  *
  一大清早的,村子里的鸡还没有叫几声,狗也还在打盹,院子外就来了人。
  说是里正家的姑娘过来拜访白三姑娘。
  身穿桃红襦裙,脸上皮肤不似白卿月那般白皙,头上戴了时下最流行的水红色绢花,手里提了一个篮子,上面盖着一块青底白花的布,看不出篮子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等着福伯进去禀报之后,便被让了进去。
  原来是作为礼尚往来,里正让他家姑娘给白卿月送了一篮子自家老母鸡下的蛋。
  王嬷嬷接过去自是拿去放好不提。
  兰花端了茶水点心过来招呼里正姑娘坐下,白卿月才从屋子面出来。
  天气炎热,白卿月只随意的穿了在家里才能穿的绵绸裙子,样子简单,头发也只是松松的挽着一个包包头在头顶,用粉色对丝带固定住,几缕发丝不经意的从额头掉下来,她也不在意。
  里正姑娘瞠目结舌的看着白三姑娘的这一身打扮,都说白三姑娘不受白府重视才被送到庄子上来养,看来是真的了,没想到竟然这样不受重视,竟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人倒是生得极美,不过才十四多一点,随意撩着头发的慵懒样子,倒叫她看得有点痴了。
  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难怪被男子从水里救上来还自我感觉良好,听说还去京城逛街来着。
  里正姑娘站起来给白卿月福了一礼,看似规矩,眼神却将她给出卖了。
  白卿月感觉到眼前的姑娘对她的喜欢,也就没给人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