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之偷心刺客章节目录 > 第15章 KO

第15章 KO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白石城紧紧的捂着X口,声音颤抖的说道。
  “呵呵,白三公子,你这是跟我们两个装傻呢?老子刚刚明明跟你说把银子留下,把银子留下,你tmd跟老子装傻充愣不成?”
  白司晨头一回遇见这样的状况,除了傻眼和害怕,别的其他什么也没有。
  “识趣的就赶紧把银子交出来,不然……”其中一人拿着手里的棍子,一下一下的拍着自己的左手,踱步慢慢的走到了白司晨面前。
  另外一人大声喝道:“兄弟,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
  说话间这人已经抬起了粗壮的胳膊,抡起了手里的棍子,举得高高的就要落下。
  “大爷饶命!”白司晨动作快速的从怀里将银票,一把抓了出来,举过头顶,低着头偏到一边,闭上眼睛不敢看。
  说到底,白司晨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遇见比自己强大不知几倍的对手,哪里还敢有任何反抗。
  其中一人一把将白司晨手里的银票拿了过去,“白家三公子公子果然明智,这么快就做出了选择,识时务者为俊杰。”
  白卿月看时候差不多了,从袖袋里掏出来一方帕子,帕子上面绣了一朵兰花,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关键是这方帕子还是淡粉色的。
  暗道一声,准备实在是有点不充分哪,就像帕子叠成三角形,围在了脸上,在后脑勺处打了一个死结。
  不做多想,白卿月从墙头上一跃而下,单膝而跪,双手撑地,抬头之间眼睛中已经多了一丝杀意。
  在两个歹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如箭般冲了出去,距离人一步之处,右脚点地,弹起来,左脚快速出腿,脚面扫过歹人脸颊,狠狠一击,人倒地不起,KO。
  顺利落下,又一个脚点地,再次出腿踢向攻击过来的另外一人的下身,似乎有碎裂的声音响起,人倒地不起,ko。
  只用了两招,出其不意,结束战斗。
  还在靠着墙的白司晨一脸懵B,三秒之后,随即大喜,扶着墙站了起来,还蹦了两下,才朝白卿月拱手谢道,“感谢兄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白卿月哪里管他,只顾弯了腰从两个人的身上,将银票给搜了出来,不但有白司晨刚才被抢的银票,还有两个人本身上身的碎银子。
  “白三公子多有病,何不找大夫去看看?”
  白卿月说完,尽是不去看白司晨脸上那五颜六色的表情,原路返回,几步攀上了刚刚跳下来的墙,瞬间消失在白司晨的眼前。
  刚刚见人出来打败了歹人人,白司晨只觉得死里逃生,周围的空气都格外清新起来,还没呼吸上两口,竟是又像被人扼住了喉咙,眼睁睁的看着人拿了他的银票,跑了。
  脑子里跃出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白卿月赶时间,飞奔之间将脸上的粉色帕子取了下来,走到人多之处,才将跑改为走,快步的朝牛车方向走去。
  “姑娘,你可吓死奴婢了。”王嬷嬷等的着急,在原地打圈圈,见白卿月快步朝他们这边走过来就迎了上去,“姑娘,你这是出了什么事儿?满头大汗,这头发也……”
  白卿月这会儿却是在想着晚上该吃些什么?刚刚可是多了五百多辆银子的进项,有银子不用完全不是她的风格。
  心里想着也就说了出来,“王嬷嬷,咱们晚上吃红烧牛肉吧。”
  王嬷嬷听到白卿月说的话,却一脸惊恐地看着她,又四处看了看,没有人注意他们这边才小声的说道,“姑娘,不可啊,牛怎么能吃呢。”
  “哦……”白卿月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在现代,牛这样的动物在古代是用来耕田的,而不是像猪一样大部分拿来吃的,即便是可以吃,那也是吃的老死了的牛?
  随即又改口圆话说道,“我说的是吃蜗牛,不是咱们这牛,……”
  王嬷嬷的脸色却更加惶恐,觉得自家姑娘一定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身,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怎么能想到要吃蜗牛这种东西呢?
  她活这么久,从来还没有听说过人吃蜗牛的。
  “没有吗?”
  都道是古人聪明,怎么连吃蜗牛这样的都想不到呢?
  白卿月不禁又沮丧起来,在这贫乏的古代,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少了吃,那她还有什么乐趣?
  “嬷嬷,这个给你吧,今天晚上稍微安排好一点的伙食。”白卿月将怀里的银子掏出来递给王嬷嬷,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
  “姑娘这……”
  “给你就拿着,哪有那么多问题,又是在大街上的,被歹人看了,一会儿小心咱们走到路上被人拦路抢劫……”
  王嬷嬷手一抖接住了银票,不敢再问,只是心里却越发忐忑不安起来。
  自从姑娘落水发烧昏迷,醒过来之后,竟好似变了一个人,行事也越发神秘起来。
  白卿月率先上了马车,一pigu坐在事先铺好的软垫子上,继续神游物外。
  王嬷嬷的手伸在袖袋里抓着银票,抖啊抖,抖个不停,坐在白卿月的旁边,却不敢正眼看她,脑子里细细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心想,莫不是姑娘跳到河里的时候被什么东西附了身?
  又不是半夜趁她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什么邪祟入侵了姑娘的身体。
  王嬷嬷想起来小时候在自己生病说胡话的时候,她娘亲咬破自己的手指头,用食指尖上的血,在她头上写王字的事儿,好像这样能将邪祟从人的身体里瞬间B出去。
  灵光一闪,王嬷嬷想到一个好法子。
  “姑娘,看你跑得满头大汗的,老奴替姑娘擦擦汗……”说话间王嬷嬷已经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尖,拿了帕子的手伸向白卿月的额头。
  那神游的白卿月哪里知道王嬷嬷的心思,更没有对王嬷嬷有所防备,这不就被人在额头上画了一道鲜血。
  对鲜血本来就敏感的白卿月,鼻翼微微一动,伸手挥掉了王嬷嬷还放在额头上的手,只听见兰花儿喊了一声,“嬷嬷,你的手怎么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