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狗生最高境界是养龙章节目录 > No.130 真心话大冒险永不过时

No.130 真心话大冒险永不过时


  这种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的活动一从沙利叶的嘴中说出来,登时就勾起了秦史皇的好奇心。
  他想知道沙利叶会问西露芙什么问题,同时也想借这个机会更加了解一下大家。
  于是他举双手赞成说:“把兰也喊过来,大家一起玩。”
  西露芙也有点激动了,抱着水晶球说:“现在就开始把,我已经准备好迎接你的挑战了。”
  沙利叶笑眯眯地说:“开始前我有个建议,为了公平起见,我觉得史皇应该把你的水晶球没收了。”
  西露芙:“……呵呵。”
  秦史皇倾身过去把她怀里的水晶球拿了过来,笑说:“沙利叶说的有道理,不能让你出老千。”
  西露芙:“好吧。”
  沙利叶站起身,从秦史皇的行李里翻出上次制作的扑克牌,简陋的一叠纸牌看起来有点磕掺。
  西露芙问说:“主人不是说要喊拜兰吗?你为什么不去?”
  闻言,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沙利叶的身上,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但沙利叶只是有条不紊地洗着牌,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喊拜兰的意思。
  秦史皇叹了口气,说:“好吧,尊重一下刚吵架的小两口,今天就我们一起玩吧。”
  西露芙嘟着嘴说:“可是拜兰不来的话,很无聊。”
  沙利叶坐下来,说:“我们刚好四个人,斗地主。”
  西露芙登时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也不再理会拜兰来不来的事了。
  哈娜坐到秦史皇身旁,跟着就被西露芙拉开了,理由是不能让他们看到对方的牌。
  于是,游戏开始。
  沙利叶发好牌,自己拿了地主的花牌,剩下的三个人结伙,再留下四张底牌。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说话,西露芙没有水晶球之后,盯着自己的牌面就有些头疼。
  说实话,她还不是太会拼牌。
  沙利叶打了底牌,两张红五,一张梅花二。他一边拼着自己的牌,一边慢悠悠地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出来。
  秦史皇笑眯眯地说:“地主先出牌,你先请。”
  沙利叶高贵冷艳地笑了一声,霸气无比地出了一张三。扔牌的声音很响亮,气势也到位。
  但秦史皇出了炸弹,四个四。
  沙利叶:“我才第一手你就炸我,好猛哦。”
  这句话就像是个开端,接下来只要轮到沙利叶出牌,他就会被对面三个人炸弹制裁。
  直到哈娜一手王炸,沙利叶扔了牌,说:“输了。”
  秦史皇笑嘻嘻地说:“输了要接受惩罚,准备好回答问题了吗?”
  沙利叶瞪了他一眼,讨好地看向哈娜,说:“哈娜大人,你可不要为难小的啊,求求你了。”
  西露芙:“脸呢?”
  秦史皇:“他一直都没有。”
  沙利叶:“嘿嘿。”
  哈娜认真地想着问题,秦史皇有心想提点她一下,但这次哈娜出乎意料地很有主见。
  她没有去看秦史皇的眼色,自顾自地问道:“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给女孩子带来快乐的?”
  沙利叶先是懵了,然后回过神来就去看秦史皇,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是你把她带坏了”!
  秦史皇感到冤枉,并默默地低下了头。
  哈娜催促地“嗯”了一声。
  沙利叶回过神来,板起脸回答了起来:“快乐是两个人的事,首先得问清楚对方喜欢哪里,然后多去抚摸一下之类的。”
  哈娜不懂,歪着头看他,似乎想弄明白他到底说的什么意思。
  西露芙看看几个人,感到十分奇怪地说:“她只是想问你男孩子要怎么哄女孩子开心,为什么你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沙利叶、秦史皇:“啊?”
  原谅他们,是他们的思想太污浊了,是他们不配。
  沙利叶欲哭无泪地说:“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
  哈娜:“嗯嗯。”
  沙利叶装出知心哥哥的模样,温声说道:“你是不是想让秦史皇哄你开心?这很简单,只要你多笑多说话,他就抵抗不了你的可爱。”
  哈娜:“真的吗?”
  “对,就这样!”沙利叶惊喜地说道:“就是这样,你现在眼睛亮亮的模样,又开心又期待,盯着人看的时候好像能把人化成一池春水。”
  秦史皇真的听不下去了,一拳把他打成了熊猫眼。
  沙利叶:“……我有什么错?”
  西露芙偷笑两声,将散乱的牌一股脑儿推向哈娜,说:“赢家要洗牌的,我们快来下一把。”
  哈娜手法迅速地洗好牌,开了第二把。
  这次还是哈娜赢,但输的人变成了西露芙。她苦着一张脸,生怕哈娜问她同样的问题。
  她才不知道男孩子要怎么哄女孩子开心,毕竟阿克西就很失败。
  但哈娜问的是:“你喜欢自己的爸爸吗?”
  西露芙愣了愣,说:“当然喜欢了,他从小就宠我,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
  哈娜:“哦。”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于是在秦史皇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三把。
  这次赢的人是西露芙,输的人是秦史皇。他不是地主,但他手中留的牌最多。
  西露芙坏笑一声,问:“请问主人以后想要几个老婆?我可以去当小老婆吗?能生孩子的。”
  沙利叶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秦史皇表示无语。
  哈娜抿着唇矜持地笑了笑,但她的笑无端地让人心头发冷。
  西露芙催促说:“不可以不回答的,主人快回答啦。”
  秦史皇:“你想都不要想,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我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观点,不赞同娶小老婆。”
  沙利叶小声地接了句:“原来你喜欢偷着吃啊。”
  秦史皇:“…………”
  西露芙眼睛一亮,说:“那偷偷的也可以。”
  秦史皇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怒其不争地说:“你成天都跟谁学的东西?能不能学点好?”
  西露芙:“人家喜欢主人。”
  秦史皇:“那阿克西呢?”
  一说起这个,西露芙就变了脸,生气地说:“那个小矮个讨厌死了,我才不喜欢他。”
  沙利叶:“他怎么你了?”
  此话一出,西露芙就自觉地闭上了嘴,安静如鸡。
  沙利叶就更好奇了,转而去问秦史皇,但后者只笑不说。
  这一天就这么混了过去,也许是大家太多了解,也或许是为了给彼此一点空间,他们提的问题都没有涉及到最深的层面。
  比如哈娜弑杀双亲,西露芙的家世身份,还有秦史皇本来的世界以及来历,大家都没有提。
  第二天,阿克西如约而来,仍然带着他那庞大的侍卫队。
  从前秦史皇不明白他出行为什么要这么大的阵仗,但看见他发病的样子之后,秦史皇明白了。
  说起来,这个阿克西也挺倒霉的,年纪轻轻的就得了病,也难怪西露芙看不上他。
  个子矮不说,还是个病殃子。
  阿克西给秦史皇和沙利叶准备了大码的侍卫服装,等他们换好后一起前往机械天河。
  期间西露芙过来了一次,阿克西有心搭话却被她无视了。沙利叶被勾起了兴趣,心里就像有个猫爪子在挠一般,痒痒的。
  也是在这一天,拜兰终于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她还是像从前一样,温柔大方,没有一点被夺书然后生气的迹象。
  沙利叶只看了她一眼,然后很快地转过了头。
  这一个奇怪的地方引起了秦史皇的注意力,他觉得沙利叶也不是这么喜欢生气的人,所以有机会一定得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收拾好行头之后,他们上了阿克西的大兽车。今天他是坐兽车来的,拉车的是高大威猛的机械兽。
  阿克西的身份或许真如沙利叶所说的一般尊贵,总之他的兽车一上路,沿街经过的矮人通通恭敬地弯下了腰。
  秦史皇透过车帘子的缝隙在外边看了会儿,然后感慨说:“今天总感觉沾了阿克西的光。”
  沙利叶不以为意地说:“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
  阿克西笑了笑,说:“不愧是迦勒城的骑士长,听说你是兽人王眼前的大红人,情同手足。”
  沙利叶:“…………”
  阿克西又说:“你不用奇怪,我认识你身后的弓。”
  秦史皇:“原来兔子真的这么厉害啊。”
  从认识到现在,沙利叶都没有表现出多么拉风的感觉,甚至有时候穷得连一枚金币都拿不出来。
  以至于很多时候,秦史皇都忽略了他骑士长的身份。
  沙利叶叹了口气,仰面躺在兽车的车壁上,说道:“今天突然被你提起来,好像让我有点想那家伙了。”
  阿克西:“王和臣之间真的能有这种情谊吗?”
  沙利叶:“你从小和他穿一个裤腿的话,就能有。”
  阿克西:“那太可惜了,我的衣服从来都没有别人穿过。”
  说完之后,两人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没过多久,机械天河到了。
  宏伟的机械建筑拔地而起,整体的外观如同一只巨大的星球,圆形建筑里的空间足够宽敞。
  阿克西的兽车直接拉了进去,一路上遇到的所有矮人纷纷跪在地上行礼,直到他的兽车完全经过之后他们才敢起来。
  他的身份不言而喻,也难怪有这么大的能力。所有进出机械天河的兽车和人都要进行盘查,只有他不用。
  机械天河内,除了中间搭建的拍卖台,周围全是漂浮着的玻璃球体包厢,往上看的时候就像真的看到了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