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霍郎章节目录 > 六韬下卷

六韬下卷


  宇清子正在殿门打坐休息,几日来他一直没有休息,七星借命阵法并不复杂,只是宇清子是第一次施法,心中即期待有紧张,每一步都要反复预演。现在已经对施法了然于胸,放下心来打坐休息。
  这时,道童近的身来,对宇清子耳语了一阵。宇清子心中泛起一阵怒意,道童把刚才的事情讲给宇清子听。宇清子知道生气也没有用,自己不出去的话,一来担心和平阳侯府的世代情谊有损。二来,担心曹寿简单的头脑做出一些意外状况来,自己的心血岂不白费。
  想到这里,宇清子打发道童先出去。自己批上八卦鹤氅,挽起发髻。然后观看了一下霍郎,看见霍郎气色平合放下心来。然后向里面另一个道童交代了几句,便放心的向殿外走去。
  看见宇清子轻开殿门出来,曹寿立刻满脸堆笑迎上前去,对宇清子一拱手道:
  “仙长,施法辛苦了,本侯特意带来了一些补品,为仙长补补身体。”
  “曹侯不必客气,这些都是修身的阶段,本道一定尽力,君侯请放心。”
  宇清子回道。
  “现在一切都是否顺利?”曹寿问出了自己一直关心的问题。
  卫青也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此刻卫青心中矛盾,他即想知道霍郎情况,也想让宇清子守着霍郎以保万全。
  “君侯,这孩子我已经用“大魂丸”稳住病情,“大魂丸”药力精尽,固本培元十日内不食不饮也是无碍。本道一定尽心施法,不过逆天而行恐招来天谴,不仅做法之人,就是身旁的人也可能受到波及,君侯还是请尽快回府,等待本道消息。”
  曹寿迟疑的望着宇清子,他心里希望是剩下的两天待在御水观中的。
  “君侯,道法严谨一点差错也不能有,我现在就要进殿之中守护,不能再陪君侯。”
  宇清子见曹寿还要纠缠,便下了逐客令,转身就往殿里走。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对曹寿说道:
  “七星借命做法需要七日,但是如果七日我殿门没有打开,万万不可自行开启殿门。等到第十日如果还没有消息,再打开殿门。切记切记!”
  这番话说的语重心长,又让人莫名其妙。
  曹寿心中疑惑但也不敢再问,等了一会儿两个道童都走出来,曹寿便问:
  “两位仙童怎么出来啦!仙长有何交代吗?”
  “师傅说最后两日是重中之重,也是险中之险,他说让我们出去准备五日内应用之物,然后便不得再入殿内。”
  众人各有想法,曹寿和卫青的想法一致。按照宇清子七星借命的说法,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多一个人在御水观就多一份顾虑,而且人们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让众人绝了幻想,离开御水观。
  公主把这一切也都看在眼里,她感觉到宇清子有些怒意只是碍于公主和曹寿的身份和情面不便说明,隐晦的下了逐客令。这让她的自尊心有损,恰好她也不愿在这隆冬季节在这山上长时间带下去就对曹寿说:
  “君侯,既然东西都已经送来了,我们再待下去对观主也无益处,我们还是回府吧!”
  曹寿看了看,知道公主说的有道理。但是他很不愿回去,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对自己将来生命的希望。他想看着,这样心里才安稳,不然回去也是寝食难安。
  “公主,这山上寒风烈烈,你确实应该回去,另外过年所需还要你安排。”
  公主看了看曹寿,心中怒气大盛。但语气仍然平和的对曹寿说:
  “也好,我先回去安排,君侯身体一直不好,把这里事情安排一下也尽快回府。”
  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上车,让从侍打道回府。她心里也是奇怪:一则闻所未闻的故事让一个偌大的平阳侯如此痴迷。
  郑川和孟红在得到曹寿允许后也留在了山上。卫青连忙安排人打扫在御水观打扫出两间客房,并安排好曹寿的饮食。
  大殿内
  宇清子安排两位弟子把五日所需都安排好后让两人退出大殿,然后把大殿的门栓插好。
  大殿里只有霍郎和宇清子两人。
  宇清子脱去八卦鹤氅,仍然素衣赤足盘腿而作。手中拿出一本《》反复温习了一下施法要领,满意的点了点头。闭目养神起来。
  宇清子虽然对这本《》一直没有很深的研究,但对于里面记载的这种七星借命的小枝已经有了五成把握。并不是他不想对《》不想研习,只是这本书都是由上古文字写成他在御水观习道四十年也只是学会了其中一些旁门小节,“七星借命”也就是里面记载的一种小节,另他不安的是看起来如此玄妙的功法他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宇清子看了看躺在青石板上的霍郎,心想就算这本书记载的是真实的,自己得到师傅指点,研习四十年才会一些小枝节谁,有无限寿命去研究后面的法门呢?
  平安度过了第六日,傍晚残阳如血。卫青心里即紧张又焦急,按照宇清子的说法到了第七日早上如果七星灯不灭,那么大功告成霍郎就可增寿一纪,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也可给他母亲一个交代,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越是想快点过去时间好似故意拉长,卫青感觉每一刻钟都那么漫长。
  “大哥,卫青大哥。”卫青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猛然抬头原来是真的,是孟红在叫自己。孟红手里端着一盆湯,轻轻的放在卫青身边。
  “大哥,这碗你喝了暖暖身子吧,大冬天的你也不进屋休息。”
  孟红堵着小嘴对卫青说道
  “那就没有我的吗?”
  卫青还没有来的急说话,旁边的郑川好似吃醋一般嚷嚷到。
  “都有,都有。还有好多呢,就怕你喝不完。”孟红打趣的对郑川说道。
  “你去里面先喝点汤,等会儿更那些皂甲士也弄点。”
  卫青对郑川安排到。
  郑川满口答应,便和孟红一起去厨房准备。
  卫青和了一口汤,心中一惊。没想到孟红做的汤如此鲜美,更重要的是喝完之后感觉心安神定,思绪都清晰了不少。
  郑川陪着孟红给每个人都弄了一碗,连曹寿都对此汤赞不绝口。
  忙完之后两人来到卫青身边坐下,卫青连忙夸奖孟红道:
  “你这个汤不仅味道鲜美,而且安心定神,没想到妹妹竟然有如此手艺!”
  孟红脸上一红回道:
  “大哥,不要夸我了。这汤也不是我创造的,我家祖上略知医理,这原本是一张药方后来才延变成这种汤。”
  “哦,那这里面都是药材了,你怎么寻到这药材的。”
  卫青越来越好奇,问道。
  孟红往卫青旁边坐了坐用手指了指曹寿住的方向。轻声对卫青说:
  “我们君侯就是个药罐子,他从小体弱,侯府里就药材最多,这次来上山也带来不少,我就那里用了。”
  “这里有不少珍贵药材吧?”
  郑川问道。
  “是用了一些干姜,大枣,甘草,何首乌,鹿茸,淫羊藿,糖草敖成的。那个贵我就不知道了。”
  孟红吐了吐舌头说道。。
  卫青伸出拇指对孟红点了点,心说: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啊!
  开朗的孟红给平静的御水观带来了一丝生气。郑川陪着卫青和孟红看着太阳渐渐落下,黑暗笼罩了整个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