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霍郎章节目录 > 第十三章 各安鬼胎

第十三章 各安鬼胎


  宇清子回到御水观,立刻安排清理出大殿。然后把霍郎平放在大殿中央一块青石板上,敞开霍郎的衣服让弟子用沉香水把霍郎的胸口,四肢,后背,面部都搽洗了一遍。
  宇清子看到弟子搽洗已毕,从袖带之中拿出一颗“大魂丸”,让弟子用温水化开慢慢的让霍郎服下。
  现在三岁的霍郎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这些陌生人要对他做什么,他现在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卫青就带领着四十九位童男各执皂旗,穿皂衣,来到御水观门前。一晚不见霍郎,卫青心中焦急万分。经通禀,容许卫青进入观内,卫青健步如飞进入大殿。
  殿内早已布置完毕,霍郎身边按照七星方位放了七盏油脂灯,但是灯只是放满灯油,并没有点燃。
  侧面只见九尺长的黄布写满了符图。每道门,每道窗都贴了一幅。宇清子披发跣足,手持金钱八卦剑,鹤氅脱去放在一边,身着黑色素衣,正在向一尊“泥像”上香祈祷。
  看见卫青进来,面色严肃的向卫青走来对卫青言道:
  “七星借命,乃是逆天之举,本道也只是依法而行,成功与否全看天意。”
  卫青点点头,他知道这是让他有个心里准备。宇清子继续说:
  “逆天行事,有可能会招来天谴,你一定要带领皂甲士护好殿门,任何蛇虫鼠蚁都不要放进来,其他应用之物,我会安排我的两个弟子搬运。如果天意怪罪,莫要说霍郎,本道也有姓名之忧!”
  卫青又肯定的点了点头,交代再三之后,宇清子并不放心继续对卫青说:
  “借命之法,道家古籍之中有记载但从未有人实施过,也没有听说有成功的记载,所以……。”
  卫青以前只是感激宇清子奋力就霍郎的性命,没想到宇清子还把霍郎当做他对道法的实验品。心中有些怒意,但是现在也别无它法。这也是他唯一希望!
  宇清子交代完之后,卫青走出殿门,轻轻关上。卫青按照道童交代把四十九位皂甲士分成七班,分布大殿一周,然后每三个小时更换一次,中间不得有时间间隔。
  日到正午,卫青听到有人在里面把门栓插上了,卫青试着请退了一下殿门。果然殿门紧闭,卫青倒是放下心来。
  大殿里面,宇清子见时辰已到命一个弟子把殿门插上,另一个弟子把油灯一个个都点燃。这时宇清子披发跣足,走行门,踏罡步,口中念念有词。
  卫青在门口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传出咒语之声:精精灵灵,头截甲兵,左居南斗,右居七星,仰望北斗,足踏天罡……
  宇清子在殿内依法实行,他对于“七星借命”心中也无把握,只是依照盖公流传下来的《六韬下卷》按法而行,这次尝试对于宇清子的疑惑解答大有好处,这本《六韬下卷》为修身之法,借命之法乃是其中小节。这次借霍郎来实验一下,这本书的真实性也是他的最初目的。
  每日应用之物的搬运都是由宇清子的两位弟子来做,三天转眼已过,每日都是平常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卫青每日安排人员轮换,自己却没有休息。他挂念霍郎,对宇清子从内心深处有一丝丝的戒备!
  第四日晚上,卫青依靠在殿门台阶上。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漫天的星斗在卫青眼里满满消失,卫青太累了。眼虽然闭上,但周围的一切声响,在卫青耳朵里是那么清晰。卫青正在似睡非睡的休息,一阵凉风把卫青吹醒。卫青抬头看看天空,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天上的星斗已经被乌云盖住,凉风变成了寒风,越来越大。风在天空打成漩涡发出鸣哨之声。卫青走下台阶围着大殿转了一圈,心想:这次可辛苦了,这班皂甲士了。
  过了一会儿风逐渐变得更大,殿周围高大数目上一些干枯的树枝被大风刮断,树枝刮到大殿的窗上,把卫青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检查。试着推了一下,窗子和大门都稳定如初,宇清子之前做足了准备,加固了窗和门,所以宇清子在殿内盘腿而坐并没有很担心,只是卫青不知道或者更担心而已。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风也渐渐停了。被冻了一夜的卫青,看到一夜无事心里却是暖暖的。
  “卫青大哥。”刚放下心来的卫青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转身观望。原来是郑川和孟红跑在前面,后面还跟着从吏和车帐。
  郑川快速跑到卫青面前道:
  “大哥,公主和君侯来看霍郎了。”郑川脸上露出兴奋。
  “大哥,霍郎怎么样了?”孟红也跑到卫青身边急急的问道。
  看来,孟红对霍郎的感情不比自己少啊。卫青心想。卫青也快步走到郑川跟前,一把拉着郑川的手,转头看了看孟红说道:
  “你们怎么来啦,君侯怎么允许你们过来?”
  郑川和孟红听到这里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孟红开口说道:
  “大哥,你真是累迷糊了,刚才郑川不是说了君侯来看你们了,郑川听说君侯要来御水观。就跪下来求君侯让我们一起来,郑川在侯府一直跟着大哥,君侯想想就让我们一起来了。”
  “君侯的车帐就在后面。”
  郑川也补充说道。
  御水观建在一座小山头上,距离平阳城十里之遥。山不高但是灌木匆匆,没有很多高大的树木。御水观两层院落在山顶上显得特别明显,每日观内弟子燃香求道,给御水观带来一丝朦胧之色。
  曹寿和公主乘坐的车帐正在向御水观驶来。曹寿掀开车帘向外看了看,现在隆冬季节,山坡上还有很多长青植被。曹寿看在眼里,心中越发欢喜……
  公主也探出头来对从吏问道:
  “御水观到了吗?”
  “回公主,我们已经到了山下。御水观就在山顶,大约半个时辰就能到。”
  从吏回公主到。
  虽然平阳侯府和御水观世代交好,但是都是御水观人去拜访平阳侯,平阳侯知道御水观地方,却很少来这里。曹寿和公主都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公主和曹寿都放下车帘,把头缩回车内,外面还是太冷了!
  公主兴致还是不高,怏怏不乐的对曹寿说:
  “观主不是不让你来吗,怎么你偏偏要来。”
  “我只来看看,不打扰他们祈法。另外带来一些应用之物,也显真心嘛!”
  曹寿的回答明显是谎话,公主何等聪明一眼看破,但不在说话。
  曹寿心中还是很激动,他本来也是听观主的话,九日后在上山。可在家里只待了五天就忍不住了,一方面是好奇“七星借命”未尝听说过,另一方面这也关系的他自己,如果霍郎“借命”成功,那下一个就是自己。想到这里禁不住乐出了声来。公主看了看乐在脸上的曹寿,心中一阵阵鄙意……。
  郑川和孟红本来和曹寿的车帐走在一起,快到山下的时候,郑川实在忍不住了偷偷拉着孟红从小道一溜烟的向山顶跑去。
  公主透过帐帘看到了这一幕,并没有阻止。心想:让他们先上山也好,让山上人有个准备,免得自己到了连个热水都没有。
  此刻卫青听到曹寿和公主也在后面,快步走到观门台阶上,向山下望去。车帐已经到了半山腰了,连忙安排其他皂甲士整理房间,烧水,扫地。
  卫青没有敢打扰大殿内的宇清子,里面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时间不长,曹寿和公主的车帐就到了御水观门前。曹寿急不可耐的掀开车帘下车,直直的往大殿方向走去,公主则是缓缓下车,慢慢的跟在后面。
  卫青在大殿门口,看见曹寿快步过来,连忙向曹寿和后面的公主行礼,曹寿摆手示意免了然后走到大殿门口就推门想进去,卫青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伸手阻拦。曹寿一怔,心中一阵不悦,卫青什么身份,也敢阻拦本侯曹寿心想。
  但是曹寿还是停住,没有推门。他也只是太想知道结果而已。
  曹寿搓了搓手,对卫青说道:
  “现在霍郎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的情况?”
  “君侯,现在一切顺利,只是昨夜风大把树上枯木刮了下来,砸在殿门上。”卫青答道
  “冬季北风烈烈也是正常,殿内的情况怎么样?”曹寿追着问。
  “宇清子交代:应用之物会有两个弟子搬运,旁人不得入内,所以……。”
  卫青为难的答道。
  “知道了。”
  曹寿没有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便不在追问。只是心中仍有不干,咪上一只眼睛,透过门缝向内观瞧。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缝,一位道童跻身出来。然后把门又合上,曹寿看到道童出来,退后一步然后俯身问道童:
  “仙童,里面情况怎么样,可还顺利?”
  道童也认得这是平阳侯曹寿,连忙施礼回道:
  “为师正在里面守着,现在一切应该正常。”
  “应该正常,什么意思?”卫青和曹寿都凑过来问道。
  “诸位,我也是第一次见我师傅披发仗剑,踏罡步斗,如此做法。现在没见有什么差错,所以说应该正常。”道童回到。
  “本侯,带来了很多应用之物,仙童能否进去通禀一声?”曹寿不甘心,便指了指身后车上带的一车东西对道童说。
  “师傅交代,做法期间不见任何人,君侯请回吧!”道童答到。
  “平阳侯府和御水观世代交好,今日本公主和曹侯亲自前来,你不禀告,不怕过后师傅怪罪吗?”
  公主突然开口说道。
  道童看了看公主,想了想看见车上满是布匹,食物等诱人之物,也是年纪小尽不起恐吓和诱惑。便对曹寿和公主说:。
  “二位稍等,我去向师傅禀明。”
  说完便转身向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