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月终风章节目录 > 第三百零三章 得任之助 八

第三百零三章 得任之助 八


  公孙扇静立在屋檐下的回廊,他看着院子里的三个人,他们其中两个穿了夜行衣,另一个却是一身的常服。
  既然是一起来府上偷东西的,为何有一个的行装会与其他的两个不一样呢?
  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在他的脑中闪过,他微微的摆了摆头,说到:“这些都不重要。”
  他看着背上背着一把长剑的唐白鸥,企图回忆起自己是否认识这个人。他又看向了他们后面的自己的属下,男人也对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们说,愿意拿怀阴之丹俩交换,我怎么知道你么所说的是真是假。再者,你们有哪里来的自信,我一定会答应你们的要求呢。”
  公孙扇一说完,苏日烁便直言道:“如果不想要,那你之前在映月亭何必出席盛会。”
  “哦,你说那个,那不过是看在陈公的面子上去的。”
  公孙扇并不想暴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但是他的故作淡然并没有任何作用。
  考虑到龙凤楼的人还在等着他们回去早点离开京城,白翳也不打算与他继续浪费时间。
  她说:“得闻公子幼年经历,必用白家秘药方可解决心中郁结多年的难题。所以,还请阁下不必再客气。”
  “哼,你倒是说的直白。”公孙扇夜枭一样的眼神注视着白翳,对方那种波澜不惊却并不是无情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令他觉得熟悉。
  “你去屋里把陈星剑拿来。”他对男人淡淡的说到。
  男人似乎有些诧异,但是想到先前他们一心想要却没有得到的怀阴之丹这么容易就到了手,他也不再说什么。
  毕竟,陈星剑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兵器,只不过是因为它的主人而有了一些名气,但是怀阴之丹之于他们,却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关键。
  他听了公孙扇的命令,从白翳他们面前走过,然后走进到公孙扇身后的屋子。不一会儿,他的手上便拿着白翳熟悉的陈星剑。
  “公子。”男人站在公孙扇的身边。
  公孙扇对他扬了扬下巴:“去吧。”
  于是那人拿着陈星剑走到了白翳他们面前。
  不过他十分警惕,没有直接把手里的剑交给对方,而是说到:“秘药。”
  唐白鸥对他放了一个白眼,一边伸手从胸前拿出那个小小的锦盒,一边说到:“这就给你,真是疑心病重。”
  他手上的锦盒递给男人,苏日烁伸手去结果那人手里的陈星剑。
  双方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只听男人突然大喊了一声:“来人!捉贼!”
  三人瞬间一惊。
  “快走!”白翳对两人喊道。
  三个人好在轻功极好,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跳到了屋檐上。
  男人的功夫也不差,果然不等白翳对他们说出这一点,他已经追了上来。
  “你们先走。”
  唐白鸥十分从容淡定的对白翳和苏日烁说到,然后他挡在了男人面前。
  “我就知道你们这里的人尽是伪君子,不过无所谓,你既然找上门来,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完,他连手上的剑也未拔,抬手一掌直接打在了男人的右肩。
  男人本见他背负着长剑,十分警惕着他出剑,谁知唐白鸥竟然根本不打算用剑与他打斗一场。
  男人挨了一掌,顿觉右肩处热气肿胀,疼痛难耐。他试着动用内力,却发现浑身瘫软无力。
  “你就别白费力气,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方才扔出来的三根银针,刚好我手里有一根,便还给你了!不用感到感谢!”说完,他就大笑着追白翳他们而去。
  男子想继续追上去,却只是徒劳。
  那几根银针都自己涂上了剧毒,只好先行解毒再说。
  他连忙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瓶子,到处一粒药丸服了下去,缓解片刻后,才从屋顶回到了院子里。
  而此时的兵器库中,除了被他叫喊声引过来的守卫,公孙扇早就不见人影。
  “刘官家,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带着大队守卫赶来的人中,带头的那个问到。
  男人只好佯装无事,说到:“方才我从门外经过,听到屋里有声音,一看果然灯火亮着,定是有人,所以就通知你们过来。”
  “可是既然是贼,不应该会把蜡烛点亮才对。”带头的守卫说到。
  “所以很奇怪,你们快去查看,提醒府中各院注意戒备。”男人严肃的说到。
  毕竟他是官家,虽然向来与将军府的军事戒防没有关系,但府中的人对他是十分敬重的。
  守卫答了一声“是”,随即带着大队人马开始在附近搜索。
  男人看见守卫分散开,才离开兵器库的院子。
  等到这一阵喧闹过后,已经是子时之后的一个时辰。公孙扇回到自己的院子就没有睡下,他的别院早就是歌舞通宵惯了的,即便是彻夜灯火通明,这公孙府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
  刘官家来到他的别院,公孙扇的房门打开,似乎正在等着人来。
  “公子。”
  公孙扇站在窗前,背对着他没有说话。
  男子走近他,低头把手上的锦盒递了上去。
  “放到桌上吧。”
  公孙扇的声音就像寒冬的风霜一样令人心底发冷。
  男人把锦盒放到一旁的桌案上,重新走到她的身边。
  “公子......”
  话音未落,男人的两人便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属下不知哪里做错了!还请公子明示。”
  公孙扇缓缓转过身来:“你既然问我,定是无心之失了。”
  他说:“刘官家好记性,总不会刚才那些外人也不如吧。你绝的如果被人看到我大半夜的还在兵器库,府里的人会做何感想?或者说,将军和他的那个宝贝儿子会做何感想。”
  “.......是我失策。”男人低声说道:“我只是不想那几个小贼得逞,而且,陈星剑不见了,公子该如何向将军交代呢?”
  公孙扇似乎对这个问题完全不觉得烦恼。
  他淡淡的说到:“便说拿去妓院大发给人了便是。反正,我不是有很多荒唐的行为,多这一个也不算什么。何况,那陈星剑,本来就是我从白府收回来的,他只怕是连知也不知道它的存在吧。”
  “公子......”
  刘官家看着他嘴里说着这些话,一边走到桌案边他也跟了上去。
  “公子,既然得到了秘药,还请尽快服用才是。”
  “这个不用你说。”
  公孙扇打开那个锦盒,里面正是一颗药丸。他取出药丸,拿在手上端详了许久,又拿到鼻子便闻了闻。
  “果然是怀阴之丹。”
  “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那几个人会使诈诓骗我们。”
  公孙扇却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来的人当中那个穿夜行衣的。”
  “哪个?”
  穿夜行衣的有两个人,他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
  公孙扇陷入了沉思,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