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钢琴有诈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同居?

第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同居?


  “什么玩意?”
  秦键擦了擦嘴角,原来还有些发热的额头瞬间凉了下来,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之下。
  “快点喝,我去取点东西,一会校门口见。”
  何静说着离开了,留下秦键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开始凌乱。
  楼道里,高根鞋和地面撞击的声音,一下一下的颤抖在秦键的心间。
  这TM可如何是好?
  不过看样子似乎并又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秦键端起牛奶一饮而尽,之后一路小跑回到宿舍。
  我的手机呢?
  翻出破壳子小黑,秦键暗叹幸好没扔。
  换上卡之后,在环视了一圈室内,把胖子留下来的烟,何静的谱夹还有一个瓶盖装好,又随意塞了几件衣服到箱子里。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416,秦键离开了宿舍。
  .......
  水墨园。
  33号公寓楼下。
  秦键气喘吁吁停了下来,“何老师,就是这儿里吗?”
  前世秦键知道何静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但是从来没有来过。
  “到了,来箱子给我,上楼。”
  何静说着接过了秦键手中的箱子。
  ……
  “咔”。
  并不宽敞的4楼楼道离,一声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
  何静推门而进,“快进来。”
  秦键跟在何静身后,可进门之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整洁干净,甚至连味道都有些不对,空气中充满了尘土的味道。
  “这?”
  满屋狼藉并没有让秦键觉得有多可怕,只是看着左手边的磨砂玻璃包起来的卫生间,让他心里更加苦涩了。
  何静说着脱下了外套。
  “干活。”
  ……
  经过了一番长达3个小时的折腾,这间狭小的公寓终于被收拾了出来。
  不过房间虽小,却五脏俱全。
  冰箱空调都有,进门右手是一个小小的灶台,可以做饭。卫生间里有台小巧的洗衣机,可以洗衣服。
  只是,这无比大的床是怎么回事?
  “何老师,我睡哪?”
  秦键本来不想问这种问题。
  可没办法,屋子就那么大,自己也不是瞎子,整间屋里就那么一张床,甚至然后连个沙发也没有……
  但是对方并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继续扫着地。
  “第一,不管你承不承认,虽然这儿条件差了点,但暂时来说都是我们的家,在家,你要喊我姐姐。”
  “第二,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但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是你姐姐。”
  何静弯腰把最后一点垃圾铲倒了垃圾袋里,尔后直起身,看着像是罚站一样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秦键。
  眼神中多了一丝闪烁,接着一字一字说道。
  “第三,关于睡哪的问题。”
  “你忘了是谁把你从小抱到大的了吗?你又忘了是谁大半夜的往我怀里钻了?”
  何静顿了一下,单手撩起了额前的碎发,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还是你觉得你长大了?”
  ……
  这种逻辑。
  秦键不知道怎么接受,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
  对方不像是开玩笑。
  秦键再次看了看这张崭新的大床,心中暗自庆幸。
  还好够大。
  不过秦键心中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对方这么小的身板是怎么把这张3米长的大床搬上来的。
  “艺考前,你凑合住在这吧,我前两天跑了很多房屋中介,一时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
  “委屈你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你练琴的问题就解决了。”何静说着拍了拍秦键的肩膀。
  “加油,弟弟。”
  原来是这样,感受着肩部传来的温热,秦键到了这一刻才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
  “谢谢,何老师。”
  “你说什么?”何静突然厉声道,手上的动作变拍为捏,都是弹了十几年钢琴的人,谁手上还没点力量。
  “啊姐,姐,姐姐,疼,疼啊!!”
  ……
  温馨的小屋内,传出了一阵追逐打闹声。
  ……
  接下来,两个人仔仔细细的擦拭起屋子内的每一个角落,秦键看着屋内的很多东西都是重新添置的,想来都是为了自己,而对方自己用的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更换了。
  尤其是钢琴上摆放的水杯,虽然上面的漆和字已经磨的看不清了,但秦键怎么能忘记这是自己四年级参加运动会跑步得到水杯,送给了何静。
  没想到,到今天对方还在用。
  而且一般女人的卫生间里大都是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瓶瓶罐罐,而何静的卫生间里很简单,只有一些廉价的普通化妆品,种类少的可怜。
  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可就是这样一个姐姐,除了工作环境需要有一些体面的衣服之外,对于自己的开销上,基本降到了最低。
  如果没有记错,似乎对方每个月还会给老妈一笔钱。
  此时。
  秦键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合理的把自己的钱装到她的口袋里。
  “秦键,你还没洗完手吗?饭都要凉了。”
  门外传来了何静的呼叫。
  “来了来了。”
  ……
  两菜一汤,都是秦键的最爱。
  饭间,两个都曾毕业于国内重点音乐学府的人,从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说到五人强力集团的诞生。
  何静感叹于秦键的知识面,这都是自己大学时期背过的内容,但似乎对方张口就能接上,心中顿时暗暗吃惊。
  饭后,何静刷完碗,从墙上的女士包里取出来了1000块钱放到了钢琴上,转身说道:“把你安顿好,我也就放心了。”
  “什么意思?”秦键心中泛起了疑惑。
  “我要去趟海市,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只能说尽快。”
  “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请好假了,你不用回去了,专心在这练琴,多补充点营养,这钱别给秦老师说。”
  “你要去干嘛?”刚找到一丝曾经的感觉,此时秦键心中有些不舍,忙起身问道。
  “一点小事,”何静笑了笑,两个酒窝再次跑了出来,“很快就回来了。”
  见此秦键也没有多问,“那我送你。”
  “不用了,你给我好好练琴,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惊喜。”
  ……
  空荡荡的小屋里,即便有午后阳光的晒撒,也弥补不了少了一个人的冷清。
  秦键拿出了何静送给他的谱夹,来到了钢琴前坐下,再次打开,一页一页的翻着。
  突然。
  乐谱上的一块阴影处,一行娟秀的小字吸引了秦键的注意。
  【贝多芬用音乐触碰到天堂,而莫扎特的音乐则来源于天堂——————阿黛尔.马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