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亚人崛起章节目录 > 259 山崩地裂

259 山崩地裂

    胖子的心理活动,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毕竟脸上都是脂肪,细微的表情别人都看不出来。
  
      雪生在旁边看着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肉。
  
      胖子:“???”
  
      不过一看是个不大的孩子,胖子也就没说什么,继续窝在原地当咸鱼。
  
      又过了几天,队伍终于到达了坍塌的地方。
  
      在这里驻守的士兵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他们几乎日夜守在这里,连觉都不敢睡,实在挺不住了,才会睡一小会儿。
  
      楚南星他们下车的时候,有的人已经站不稳了。
  
      她扶稳其中一个人,说道,“去车上休息一下吧,我们来了。”
  
      那人迷迷糊糊的往车里走,好一会儿,才突然折回来,伸手说道,“交接文件。”
  
      刘国安把文件给他,“这儿呢,快睡去吧。”
  
      那人看了文件上的章,才放松下来,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怎么了这是,别是出事了吧?”光头蹲下身,探了探他的鼻息。
  
      “睡着了……”几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光头把人扛进车里的。
  
      等人都安顿好了,楚南星他们也有闲暇看一看这里的情况了。
  
      视频上再怎么看,也不如亲眼看到来的震撼。
  
      原本高耸的山峰,这会已经变成了平缓的坡地,和周围其他地方一对比,就变成了一个凹槽。
  
      坍塌的地方很宽,差不多可以容三辆车并排通过。
  
      由于只有这里地处低矮,山风都距离在这里,楚南星正对着风口,感觉都快要起飞了。
  
      “这个平缓程度,坦克绝对可以开过来。”楚南星面色凝重。
  
      其实她不怕有人入侵这里,她怕的是,人类再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仍不忘自相残杀。
  
      人们在各个领域探索的时候,时常会提到某些物种的危险性,比如深海中的大王乌贼,蓝环章鱼,鸡心螺等等。
  
      然而事实确实,人类绝大多数的意外死亡,都是同类造成的。
  
      楚南星心里祈祷,对面的人千万不要作死。
  
      刘国安反过来安慰大家,“这么久了都没什么动静,兴许他们那边还没发现呢。”
  
      光头说道,“要不去对面看看?”
  
      楚南星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你不让人家去你家边境,你就能去别人家边境?”
  
      光头捂着脑袋,“不让去就不让去呗。”
  
      楚南星往旁边走去,“走吧,边上站站,这风太大了,说话都听不清。”
  
      他们在这里守了三天,陆陆续续就有其他基地的人来了。
  
      楚南星看到了她的老熟人邹志平。
  
      “妹子,你咋来这了?你们基地太不讲究了,这么苦的活儿,咋老派女的来?”
  
      楚南星神秘兮兮的说道,“唉,你是不知道,我在基地得罪人了……”
  
      刘国安猛的拍了她一下,“行了啊,戏咋这么多?”
  
      说完,他和邹志平互相敬了个礼,介绍了自己。
  
      楚南星问道,“上次那个二哈没来?”
  
      邹志平知道她说的是徐彰,于是解释道,“他姐上次看他回去都挂彩了,说什么也不让他出来了,俩人正在基地里较劲呢。”
  
      楚南星想起徐彰上次受得那点伤,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姐眼神可挺好,我要不是亲眼看见了,我都不知道他受伤了。”
  
      邹志平倒是挺羡慕的,“姐弟俩感情多好啊,和你俩不太像。”
  
      楚南星回头看看楚南川,说道,“因为我弟弟根本没受伤。”
  
      他们正在这闲聊,地面却忽然晃动了起来。
  
      原本还要开口说话的邹志平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
  
      光头离他近,一把扶住了他。
  
      楚南星看着他们两个交握的双手,心里忍不住直喊卧槽。
  
      只不过此时可顾不得这些狗血情节,大家都跑上车,尽量撤得远一点。
  
      一路上,山体不断坍塌,山脚下的土地也在开裂,配上还在簌簌下落的白雪,让人根本看不清裂隙在哪里。
  
      一个小时后,这种地动山摇的感觉才逐渐减弱。
  
      大家看着二次坍塌的山体,忍不住叹气。
  
      原本就有五六米宽的豁口,现在已经有十几米宽了,看着裂隙的走向,两个板块对冲的力,似乎已经转变为南北走向了。
  
      楚南星有些呆愣,这是一种面对大自然的无力感。
  
      也许这些高耸的山峰会逐渐消失,自然给予的天然屏障,也会瞬间收回。
  
      陆地会实现真正的接壤,人类也会因此争斗不休。
  
      然而每个人都逃不开这些,他们生逢乱世,必然会被卷入到漩涡之中。
  
      对此,刘国安表示,我们不侵略他人,但我们也必然死守我们的土地,寸土不让。
  
      山脊在不断的崩塌,周围的土地都充满了危险,楚南星带着人,往远处撤了一段距离。
  
      就算真的有敌人,也不必一定要在家门口大家,关门打狗也没什么不好的。
  
      等到央京派人来的时候,坍塌基本已经停止了。
  
      刘国安面带不屑,“等他们来,黄花菜都特么凉了。”
  
      楚南星笑了一声,“路上下大雪,可能是耽搁了也说不定。”
  
      刘国安看着她促狭的表情,说道,“你要是换个表情,我还能相信你的鬼话。”
  
      不怪两人瞧不起他们,人家东北基地的都来了好几天了,你央京的明明更近,却来的更晚,这是什么意思?
  
      楚南星原本因为上次押解犯人的事,就对那边没什么好感。
  
      如果不是他们非要把人押到央京,她的亲人朋友也许就不会死。
  
      只不过这事,楚南星没有理由怪人家,人家又没杀人,更不是帮凶,有什么理由责怪人家呢?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这种憋屈感,永远无法释怀。
  
      央京基地这次来的,才真正是个二代,不同于万事靠自己的胡思远,也不同于嘴巴臭但没做什么坏事的徐彰,这位叶东成,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
  
      这人从头到尾,连车都没下过,一路上还有人端茶送水。
  
      楚南星多看他两眼都觉得脏了眼睛,她开玩笑似的对邹志平说道,“我现在觉得徐彰还挺可爱的。”
  
      邹志平笑了一声,“全靠同行衬托呗。”
  
      他往叶东成那边瞥了一眼,说道,“希望他别给咱们捣乱就成,其他的我就不奢求了。”
  
      楚南星点点头,“实在有点不像话了,出来镀金也别找这种时候啊。”
  
      刘国安走过来,说道,“我把他的情况反映给基地长了,基地长和央京那边交涉,过几天,会换新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