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美利坚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政治正确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政治正确


  “蜂拥而至就不必了,这所大学不看能力看家庭,虽然有些直白,但事实就是如此。从一开始它就不是为大众服务的,要巩固我们的地位,选择的也是为我们服务的人。”谢菲尔德摇头,所谓的人才有的是,他敢肯定合众国的所谓人才肯定比富豪多,物以稀为贵,选择人才还是选择富豪,这还用问?
  至于人才这个东西,远没有舆论上这么重要,之所以社会总是拿人才说事,那只不过是因为社会需要一些正能量,特斯拉算不算人才,如果不是谢菲尔德拉他一把,特斯拉的晚年注定穷困潦倒,这就是不和资本合作的下场。
  谢菲尔德曾经用来劝说特斯拉的话,就是他和爱迪生相比,就差了一个摩根的支持。他是人才,爱迪生也不是饭桶,既然双方都是人才,就看资本选择谁了,一般情况下资本都会选择资历更高,更愿意合作的人。
  不得不说谢菲尔德在合众国的熏陶之下,心里早就没有半点人人平等的概念。只有想起来具体案例的时候,才能想起来人人平等,就算是想起来,最终目的也是瓦解掉这种思想的土壤,连想都不要想!
  “这所大学的名字,不能用我的姓氏命名,学生的成分太明显了。”谢菲尔德不能用这个时代很多大学的命名办法,以主要赞助人的姓氏命名。
  专门面对富豪家庭的大学,如果以他的姓氏命名,目标太大了。用一个中性词命名更好,想了半天谢菲尔德开口道,“就叫联盟大学,联盟本身就有团结的意思,而且……”
  “好名字,南方十三州联盟!”劳拉眼睛一亮接口道,“这样更加有意义!”
  “就算真的是纪念美利坚联盟国,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出去。”谢菲尔德哭笑不得的道,“我们还是在暗中谋划这件事!”美国佬的直白真的非常令他不欣赏,这和对着当朝皇帝说我要革命差不多。
  筹备建立大学的事情,谢菲尔德自己就可以做主,实际上目前家里除了农牧业的经营之外,他现在可以过问任何行业的事情,也可以做出决策进行投资。老佛爷给的自主权还是相当高的,如同标准石油那边,老洛克菲勒已经越来越少的出现在公司。
  任何年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政治正确,十九世纪末期的合众国,黑人当然并不能算是一个问题,但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自从共和党在选举拉仇恨失败,克利夫兰总统上台之后,知道拉仇恨不再管用了,共和党就不在继续在南北战争上面做文章,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在和特斯拉在媒体上打了好几天嘴仗之后,本就是电流大战失败者的爱迪生,忽然对着媒体指出,实际上电压标准早已经被默认,特斯拉跑到德克萨斯州,另起炉灶建立一套不同默认的标准,很可能会造成合众国的分离趋势,应该予以警惕。
  关于南北问题如果在二十年前捅出来,可能真的会令人很紧张,毕竟在南北战争刚结束的几年,杨基佬还真怕种植园主卷土重来反攻倒算。当然也确实反攻倒算过,不然民主党是怎么收回了南方各州的控制权?
  但是现在出现这种言论就非常不合时宜了,拉仇恨要是有用,克利夫兰总统就不会上台,至少北方各州的公民已经对这种言论有了免疫力。现在拉仇恨的不是共和党人,而是某个很好奇南方公民对南北战争还在意不在意的纵火犯。
  此时这个纵火犯,还在和一群汉斯视察工厂,毕竟很多机器都是从德国本土运来的。
  “爱迪生说?不同的标准可能会造成合众国的分离趋势?”谢菲尔德站在原地,听了约翰康纳诉说前因后果,意味莫名的呵呵一声,压低声音道,“是我收买了爱迪生的朋友,给他出了这个主意,让他把话题引到南北问题上。”
  “少爷,为什么?”约翰康纳还是比较偏向于杀人放火一点,对这种鬼蜮伎俩还不甚明了,哪知道自己的老板为何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我想要南方的迪克西人同仇敌忾一点,可这话又不能我自己说,毕竟我是一个爱国商人,还准备组织队伍代表合众国参加奥运会。”谢菲尔德干巴巴的道,“所以一个杨基佬拉仇恨最合适不过,可特么的,共和党自从知道拉仇恨选举没用之后,就再也不干这事了,让我很烦恼!”
  再者现在是民主党总统在执政,共和党内部对南北问题不接招。这让等待共和党反应的谢菲尔德想了好久,终于确定,哦!开始玩政治正确了?
  估计以后再也不会提及内战的事情,那么既然是政治正确,一旦有人打破了,肯定就会遭到口诛笔伐,自己更不能出声,那就让对立面出声。
  合众国没有标准电压,只是早期北方各州用了爱迪生的电压标准,这不能说明什么,没有就是没有!正常情况来说,没人可以阻止谢菲尔德使用另外一套标准。
  拍了拍约翰康纳的肩膀,谢菲尔德不在意的道,“放心吧,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有人会提我们说话的!”
  谁会替南方公民说话?有!那就是南方的共和党人,克利夫兰总统的此次任期出现经济萧条,共和党认为自己抓住这一点,选举下一任总统的胜算颇大。既然胜算颇大,就要维持住这种稳定,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现在跳出来一个发明家,非要把科学问题往地域问题上面扯,就等于是激化矛盾。对想要维稳的共和党,这是不可接受的。尤其是南方的共和党人。
  很快,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领袖威尔金斯就第一个跳出来,痛斥爱迪生和特斯拉的技术争端当中,爱迪生通过地域攻击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德克萨斯州议院,威尔金斯当着两党的议员,信誓旦旦的道,“在我来到德克萨斯州的几年时间当中,从来就没有发现什么分离趋势,通过攻击挑动矛盾十分可耻。”
  “痛苦的内战早已经过去,任何都不能用悲痛的话题为自己谋私利,这就是我的态度!”威尔金斯义正言辞的说完,州议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