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洪荒里的魔王养成章节目录 > 第九十六章 是恋爱的酸臭味

第九十六章 是恋爱的酸臭味


  迷迷糊糊的睁眼,方乐贤在肖战的提醒下,也进群看了一眼内容。
  接着,两人便一起出了客栈。
  一到外面,便瞧街上全是许多外来的行人,很多穿着打扮都不似南洲大陆的风情…
  在奔往山腰上方家内城的途中,肖战看见了许多随行的道门弟子,一个个气度不凡,更有一些恐怖的妖物自头顶上横空而过…目的很明显,都是冲着方家来的。
  往昔便热闹繁荣的横阳城,在短短的两天内,人流量又激增了数倍,哪怕是一些路边小巷都是人挤人的场景,许多店铺受益于这些外来者,生意火热的很。
  在路过万法祠时,肖战就见那大门前后,都是人头,那些侍者更是跑前跑后,忙得满头大汗。
  “前方已是禁地,闲人不得入内!”
  但离方家内城还有几公里远的时候,他们这群修士就被一排府兵营的修士给拦住了,神情严肃的呵斥着想要看热闹的大家伙儿。
  而一些明显身份特殊,或是有来头的人,在报备下,跟随府兵营的人走远了。
  除非府兵营之外,远处还有不少方家弟子看守。
  府兵营本受方狂屠掌管,现在他死了,便归于黄龙真人麾下。
  身边这些瞪着眼睛,一个个翘首以盼的人,显然都是过来打听一些小道消息的。
  肖战一个外人没有遮掩容貌,倒是方乐贤戴了一块方巾,将自己的脸捂得严实,生怕被人认出来。
  见方家已经被封锁,他紧忙拉着肖战离开了。
  ……
  二人打算在横阳城再驻留一天,主要是想见识一下忽然间蜂拥而至,各大道门的人。
  也借机熟悉一下一些势力。
  别看肖战在横阳城已经待了许久,要说对横阳城最了解的,还是从小便生活在这里的方乐贤。
  “咱哥俩一路走过来也不容易,从今以后就要亡命天涯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放松一下吧。”路上,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方乐贤突然挤眉弄眼的对肖战神神秘秘道。
  一看他这表情,就猥琐至极。
  “什么地方?”肖战眯了眯眼睛。
  “男人嘛…都懂得。”
  肖战一听这话,心照不宣的露出了同款笑容。
  前世也好,异世也罢,只要有雄性磁性的存在,那就代表着随时随地…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
  对于很多修士而言,修道是极其枯燥且乏味的,为了能够打磨漫长的岁月,对很多男同胞而言,除了想方设法的变强,再一个便是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红颜知己,也就是道侣。
  连伏龙真人那老头在云谷海域都和西竹岛的长松真人时常传出绯闻呢……
  若是拥有一位好看,实力还强的女人陪伴自己左右,对于男性来说,那也是面子工程啊!
  “这里是南坡湖。”半晌,方乐贤作为向导,带着肖战来到了横阳城一条主山脉中隐藏的湖泊…四周也都是楼阁林立,充满了市井的气息,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氛围更加世俗本土,有着浓浓的烟火气。
  而且,有大量的凡人生活在周边。
  一处小码头上,还能瞧见大量正在装卸货物的普通百姓,和一些拉车的妖物坐骑。
  湖泊极大,波光粼粼,围绕在岸边的,是清一色的各种小吃。
  而在湖水近处,停靠有各种挂着鲜艳彩带的船屋,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甲板上,对着往来的男人们眉目传情,暗送秋波。
  姿色一打眼,都挺不错的。
  还有许多明显就是妈妈桑的老妇,更是热情奔放的当街拉客。
  “老司机啊,你!”肖战有些佩服的望向了方乐贤。
  “这地头儿,我熟。”
  方乐贤得意一笑,“这些都是俗物,我领你去南坡湖最有名的‘欢喜坞’,那里才个顶个的绝色!”
  “说好啊,我兜里可没剩几个子了,咱悠着点花。”肖战咳嗽了一声,尴尬道。
  “……”
  方乐贤面色一僵。
  来这种地方,不玩个尽兴,还有什么意思?
  “那不然,咱俩听听小曲,欣赏一下舞艺也行。”方乐贤有些不是滋味的嘟囔着。
  “走吧。”
  肖战点点头,话说从他魂穿过来,这种地方还是第一次来,竟然有点处子的紧张感。
  麻蛋的!
  大场面还是见的少了。
  “哎呦,两位爷,来玩啊。”
  “客观,您里面请啊……”
  “咱家的花牌都是新来的,能歌善舞,两位进来看一看吧。”
  坐着一个竹筏,慢慢的飘向湖中央的一处巨大楼船,期间,少不了女人们过来纠缠,但都被方乐贤给打发了!
  这小子还是有点少爷派头,一般人根本看不上。
  而整个南坡湖,就属眼前这座大船,最为醒目,屹立在湖中央,顶楼之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牌匾,写着欢喜二字。
  “牡丹厅还有座位吗?”前脚刚一踏上船,立马就有一个奴才模样的伙计点头哈腰的凑过来了。
  肖战仔细看了看,整座船体一共六层楼,那走在廊道里的,无不是一个个醉眼迷离,满身酒气的男性,身边还有着一朵朵笑面如花的美女相伴。
  哪怕是白天,也到处挂着一盏盏粉红灯笼,空气中满满的,都是好闻的胭脂味儿。
  “有,当然有!爷一看就是咱们的老主顾了,您二位请跟我来。”伙计见方乐贤气定神闲的模样,眸光一亮,立马在前面带路。
  途中,他不断的给肖战二人介绍着欢喜坞的各种娱乐项目,刺激着他们的消费欲望。
  但打听了一下价格后,肖战也是极其吃惊,没想到,这行业这么赚钱!
  方乐贤也偷偷传音道,即便是之前,身为方家弟子的他,也只有领了两三个月的禄钱,才敢来挥霍一下。
  奈何,现在的他,太穷了……
  盘算了一下,他和方乐贤似乎只能听听戏,赏赏曲啥的。
  也算是陶冶一下情操吧。
  牡丹厅,位于船房的最顶层。
  是一个宽敞的圆形长厅,小厮带他俩入门后,厅内已经坐满了不少人,都是贵客,一看便是有钱的主儿。
  大厅内有一座高台,一排排的方桌列在下面,围绕而坐,每一个桌旁,都有端酒倒茶的美女贴身伺候。
  此时,台上正有一位说书人在讲着故事,还有几个女子随着说书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不断演奏着曲调,来烘托气氛。
  至于,故意内容嘛…少儿不宜。
  肖战和方乐贤找到了一处空座坐下,囊中羞涩,只点了几样小吃……
  很快就有侍女过来招待了,的确长得很养眼,放在前世,都不亚于电视里的明星了。
  这个说书人是一个十分尽职的艺术家,无论是表情、动作包括语气,都惟妙惟肖,像是故事里的内容,真的就在眼前发生了一样。
  当然,对于男人们来说,内容才是他们喜欢的关键。
  一炷香过去了,他俩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又有一群养眼的舞女,上台表演了一番,引得一小片的掌声。
  “今天承蒙各位爷大驾光临,让我这牡丹厅啊,蓬荜生辉!看见各位爷的脸,我就觉得亲,正因为有了你们,才让我欢喜坞的生意蒸蒸日上,你们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在这儿,老妈我先谢过各位爷了!”
  这时,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老妪,脚步轻快的上了台,小嘴和抹了蜜一样,说了几句后,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又甩了一下手帕,“老妈妈我知道,各位爷今儿个赏脸可不是来看我这半老徐娘的,而是冲着,我们欢喜坞新来的花魁…风月庵的乔竺姑娘。”
  砰的一声,本来正在喝酒的方乐贤,面色呆滞的将酒杯摔在了桌上。
  “怎么了?”肖战看了过去。
  “乔竺……”方乐贤轻声呓语着。
  “有什么问题吗?”肖战一脸狐疑。
  “乔竺啊,风月庵的乔竺!绝色榜上新晋前十的大美人…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传闻她举手投足间,都风情万种,最重要的是,她还很年轻!现在的知名度还不高,加以时日的话,没准会成为十二重天的第一美女!有关她的画像,在外面都炒到了天价,你知不知道,多少道门的弟子,都是抱着她的画像入眠的,甚至许多和你一样的百耀之子,都快把风月庵的门槛踏烂了,就为了见她一面,搏她一笑…甚至很多成名已久的强者,都想老牛吃嫩草的上门提亲呢…”
  方乐贤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像是外星人一样的瞅着她。
  绝色榜?这又是什么玩意……
  随即,方乐贤开始了科普。
  天机院之所以在五大陆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是因为他们创建了许多和天机簿一样,十分具有公信力的榜单!
  而绝色榜,代表着的,就是无论从实力天赋、声音、体形、性格、长相等等多重方面,在整个五大陆中,最顶尖的三十个人。
  也是最讨男同胞喜欢的女人!
  “哈!任你说的天花乱坠,能来到这种烟柳之地,可见她也并非出淤泥而不染的人。”肖战吧唧着嘴,反应一般。
  “你少在那装清高,能见到她的真容,可谓是三生有幸啊!咱俩今天真是被老天爷眷顾,撞到了这种好事,我就说,怎么单是门票就贵了两倍之多。”方乐贤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整理着装了,甚至还往手心吐着口水,擦了擦凌乱的发髻。
  肖战无语。
  往日无比邋遢的他,竟然注意起形象来了。
  其实,他早就察觉到,这大厅内坐着的,都非一般人了。
  因为有不少分元期的强者,哪怕是一些化神期的人,身边也有高手相伴,一看就知颇有来头。
  随着老妪的话,场内的所有男同胞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眼睛绿油油的…和方乐贤别无二致,一脸的猪哥相。
  “切!再好看能好看到什么样去?难不成脸上长了花?”
  肖战随意的吃着零食,为自己保留住了男人最后的一丝尊严感到骄傲。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什么样子,男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他内心鄙视着。
  这时,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从台边儿的侧幕后传来,便观,一位娇弱无骨,我见犹怜的女子,似足下生莲一般,款款而来。
  在她出现的瞬间,整个牡丹厅的光线,都恍如刹那间亮了一个色号。
  这一刻,她就是焦点。
  “卧槽!”
  肖战一眼瞟去,下意识的爆了粗口。
  然后,他默默的放下了本来端起的酒壶,对着同样张大了嘴巴的方乐贤,一脸严肃道:“兄弟,我的心在告诉我,我恋爱了!”
  “……”
  方乐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