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洪荒里的魔王养成章节目录 > 第六十八章 枭

第六十八章 枭


  “是属下办事不利,愿以死谢罪!”
  目送肖战几人安然脱身,钱自乐神色阴郁,直接匍匐跪地,从怀中掏出一粒毒药,二话不说的就要吃下去。
  “不必这么过激,事情砸了就砸了,你对我们来说,还有价值。”神秘人微微一笑,轻声道:“只是这下子没法用比较温和的手段解决罢了…既然他选择了这种方式,那我也只能做法强势一点了。”
  “是我小看了那个百耀之子元青…还请尊主责罚。”钱自乐沉声道。
  如果单是方家兄弟的话,钱自乐有绝对的把握让对方按照计划投入到他们麾下的阵营来,但元青的出现却成了变故,不仅没让方乐贤如期的欠巨款,反而还大赚了一笔。
  导致他现在不得不利用一群护卫,以这样的方式强行将他们擒下,但不成想,又是那个元青…实力不容小觑,竟然与方乐贤一起突围逃走了!
  “事后再说。”
  留下一句话,神秘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
  出了地宫,肖战几乎全力以赴的朝安巴谷外飞驰而去。
  他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恢复着,身速极快,连方乐贤都是勉强能够跟上他……
  “你怎么了?”见肖战面色紧绷,方乐贤问道。
  他刚刚好像听到肖战喊了一声。
  “有狠主儿在!”肖战头也不回的应道。
  能让肖战称之为狠角色的,还透着一丝惶恐的,方乐贤不用想都能猜到是何种人物!
  绝非什么正齐之流能比的!
  二人几乎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逃跑上,过快的移速甚至让一些迎面而来的修士仓皇躲避,有些生气的望着他们。本来,肖战是想着走谷口那条路,但他怕钱自乐备有什么后手,还是带着方乐贤从谷内正中央,那棵巨大的树干间隙上,腾空而起。
  飞向远处的天际。
  一行几人慢慢化成了苍穹下的黑点,穿过一座座山峰后,眼看着安巴谷的地势越来越小,悬起的心也才慢慢略有放下…但依然紧绷着。
  几分钟后,他们才算是彻底的出了安巴谷的地界。
  没有人追上来…但不知为何,肖战那紧迫的心情一点也没有松懈,反而越来越沉重。
  那一双妖绿色的瞳孔,一直在脑中闪现。
  “我回去一定要将此事告知父亲,区区一个安巴谷的……”被方乐贤一直死死抓住的方强,见眼下终于脱了身,不由挥舞着双手,做拳打脚踢状的怒骂着。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大哥硬生生停滞住了身影,不光是他,前方的肖战也突兀间浮在高空,一动不动。
  视野中,一个神秘的黑袍人背对着他们几个,迎风而立。
  肖战后脑勺都有些酥了…他和方乐贤明明先一步逃出来的,几乎用了吃奶的劲儿御空而行,飞离安巴谷,却还是没有此人快!
  这个神秘人仿佛还像是早就在此恭候多时一般。
  什么样的等级压制?!
  “还算聪明……”见肖战四人没有轻举妄动,神秘人呵呵一笑,转过身来,“长话短说吧,本来以为可以不用我出面,只需在背后操控,便能让你归顺于组织,却没想到,你脑瓜也还够道,竟然能够破局而为之。这样看,你将来也许在组织中的位置,会被重用一些,并单单只是一个莽者。”
  他是冲着方乐贤说的。
  “你到底是谁?什么组织?有什么目的?”方乐贤上前,与肖战肩并肩。
  “我是谁?”神秘人耸了耸肩,“我们的家乡都是一样的,你说我是谁?”
  此话一出,方乐贤和肖战同时内心震动,面前这人也是一个魂穿过来的现世之人!
  神秘人似乎并未观察到肖战的异样,他似乎未将肖战当成是同样的穿越者,视线一直放在方乐贤的身上。
  “你们是枭的人?”紧接,方乐贤犹如想到了什么,失声叫了出来。
  “我们目前正在吸收组织的外围成员,你们方家内也有我们的眼线…所以,你真正的灵魂,早就被我们洞察到了…念在大家同乡一场,你的身份对我们也有些用处,所以才对你抛出橄榄枝…这对你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不是嘛?”神秘人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整个天空一般,“人多力量才大,组织内的正式成员们都是好手,我们聚在一起,才有可能撬动整个十二重天的资源…才有可能去往更广阔的世界,同样!也会拥有对抗那冥冥之中注定命运的资格!”
  “我还以为枭的人早就死绝了!”方乐贤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挣扎,他的指尖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没错,‘枭’是由传说中,最早来到这里的一批同乡人创建的,那些元老级的人物中不乏已经去了洪荒的,只不过随着那些真正强大的人一个个离开,后面交接的一代代成员越来越次,最终在那一场大战中,全部身死!但是…如今枭的死灰复燃,必将成为撼动整个十二重天的可怕力量!相信我,我们这一代绝不逊色与那些创建者,我们会让枭响彻十二重天,甚至是洪荒大陆!”神秘人的话语越来越疯狂,他的瞳孔都爆发出惊人的色彩。
  方乐贤心中波澜骤起。
  能看破他身份的人,必然是在方家与他极为亲近且时常接触的人,这样才能在日常生活中对他有细致入微的观察。但整个十二重天就三百多位的穿越者,五大陆如此广阔,很难想象,他们方家中竟然出现了两个穿越者,这种概率实在太低了!
  而且,另一个穿越者,明显已经成为了枭的人。
  “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今天会死在这里吧?”方乐贤凝视着对方。
  “你说呢?”神秘人歪了歪头。
  “群里的人都说…最开始‘枭’成立的意义是好的,希望能够凝聚同乡人的力量,但后来经过几代人的演变,这个组织已经完全变了质。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摸查隐藏在修士当中的‘自己人’,然后对同伴下杀手,将他们的资源占为己有……这种行径在我看来,与弑亲无异,是猪狗不如的黑心行径!”方乐贤之所以这般说,是在给一旁的肖战传递着信息。
  肖战闻之,自然也有所明悟。
  首先,这个枭应该就是穿越者同盟的一个组织!
  但成员的身份都很隐秘,不会在数据群中暴露出来…二,就是这个组织有着猎杀同为穿越者的先例,很显然,作为穿越者,他们熟知一些洪荒的事迹,也因为每个人都有金手指在,他们能够得以快速的成长,相比较十二重天的土著修士,他们会更快的搜刮积攒大量的资源。
  这样一来,只要杀死了同为穿越者的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大发一笔,甚至直接突破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就和玩游戏时,捡到同伴掉落的极品装备是一个概念。
  三,要说群里这么多的穿越者,没有抱团的,肖战是绝对不相信的…他只是没想到,同为穿越者的他们,也会相互厮杀,并且极具针对性!
  一点情面都不讲。
  换而言之,穿越者的他们不仅要提防外在的威胁,还要警惕内部的动乱,真是活得太难了!
  “诶诶诶…没必要这么假惺惺的吧,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谁告诉你,血刃同伴的,只有我们‘枭’了?你以为群里的那些个散人玩家,是什么好货色吗?”神秘人有些调侃的叫着,“你也太天真了吧!”
  “给我个答复吧!”
  “我加入。”
  方乐贤别无选择,他通过这些年在数据群的打探,知道枭这个组织有多恐怖。
  “很好…那就先从组织的外围成员做起吧。”神秘人说完,一双眼眸瞬间转移到了肖战三人身上,毫不掩饰的爆发出了惊人的杀意。
  “你要干什么?”方乐贤一愣,立马喊道。
  “干什么?!当然是杀了他们啊…你和我的谈话,这几个外人可是全听到了…留下活口会很麻烦的。”神秘人有些看不懂方乐贤,言语间多了一丝不耐烦。
  “我答应你,加入枭,放他们离开!”
  “别搞笑了!你真以为自己是方家的血脉,你是来自于现世的人,你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方强实际上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杀了他对你来说,和踩死路边的蚂蚁没什么区别,你不要在这里给我演什么温情的亲人戏码,我恶心的想吐!我脾气虽然不坏,但也称不上好,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一个外围的预备役成员,还没资格谈要求!”
  “要不是你还能派上点用场,我都懒得与你多说!”
  言毕,他直接化成一道黑影,闪现在了肖战的面前。
  一只手掌勾起五道凛然的罡风撕扯而来!
  紧接,鲜血染红了肖战的双眼,剧痛袭来,让他发出一声闷哼。
  原本被他拉在身前,想要保护住的方家奴才,整个人直接被拦腰撕成了两半,小腹连皮带骨全部断裂。
  刹那间毙命!
  也正是因为前者帮忙挡了一下,给了他一丝喘息的时间,即便他及时躲开,上半身的道袍也碎裂了大半,五条猩红的手指血印,从他的右肩一直贯穿到左侧的小腹,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咦?”神秘人一击之后,没有再动手,而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下肖战。
  他这一出招,是想着将肖战二人全部杀死的。
  肖战毕竟是百耀之子,实际上,他就是冲着肖战来的,方家的小奴才则是顺带弄死的。
  “有点本事。”
  他阴邪的嘿嘿一笑,接着,再一次暴起窜向了肖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