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洪荒里的魔王养成章节目录 > 第六十六章 见招拆招

第六十六章 见招拆招


  “分宝崖实际上就是一块游离在鸿蒙中的净土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名字,只因那几位接连在此地得了重宝,才被叫做分宝崖…也是因为这些先天的功德至宝、或是气运之物,让这一片净土得以变得不凡。传闻,分宝崖的土壤中还孕有先天清浊之气,能够生长出许多的妙物和宝贝……”
  见肖战的精神完全被自己调动了起来,方乐贤悄悄道:“当然,十二重天里的修士想要见到分宝崖,几乎不可能。不过…的确有一片疑似分宝崖的陆地,在很早的时候,进入了十二重天。”
  “据我们家老爷子说,这片崩裂脱离掉的土壤,很有可能曾经是分宝崖的一部分……现在被称之为分宝秘境,是由黄龙真人亲自看管。不少十二重天的巨头都知晓此事,但是他们想要进入分宝秘境却很难,因为除了重主可以自由出入分宝秘境外,就剩下五位府主有资格踏上那片神奇的土地。这个分宝秘境,说白了,就相当于是未来阐教的一个资产,是官方的地盘,除了有官职在身的府主头衔,谁都别想染指。”
  方乐贤凝重道:“我们方家每一次大比,同代中都会角逐出最优秀的三个人,有机会跟着老爷子一起去分宝秘境,谋取机缘造化。”
  肖战听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分宝秘境,疑似分宝崖的一部分…分宝崖三个字毕竟太过神秘且沉重了,哪怕和这个地方稍微沾点关系,都让人望而却步。可想而知,那秘境里面拥有着何等精妙绝伦的修炼资源…甚至有可能存在先天宝贝也说不定。
  连他听后,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更别说那个钱自乐了。
  “这个钱自乐若是真的冲此事来的,就说明他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毕竟知道分宝秘境的都是身份特殊或是有来头的人。不过…我们方家这一辈数百个人,最终只有三个人才能获此机会,我和方强怎么看也没有出头的可能,他盯上我俩,有点没必要吧。”方乐贤冷静的分析着。
  “要小心了!”肖战沉吟半晌,心神凛然。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而起。
  方乐贤见他忽然表情肃重,眼神难得的竟有一丝紧张,不禁疑惑起来。
  他和肖战接触到现在,还从未见他如此慌神过,要知道,在准备对付正齐的时候,肖战也是很沉稳的。
  “应该就是分宝秘境了!”肖战传音道:“第一,对方敢对身为方家子弟的你们兄弟动手,说明有一定的底气在。第二,他们也许有办法让你从方家的同辈中脱颖而出,然后呢?毕竟去分宝秘境的是你,不是他们…他们是杀了你取而代之,还是他们当中也有人要进入秘境,准备布置其他手段?第三,他们最终不可避免的一定会与你的曾祖父,也就是府主见面!那可是府主,十二重天最强大的几人之一,他们要不就是有面对你曾祖父的勇气,要不就是有手段蒙骗过你曾祖父的耳目,无论哪一种,都证明其本身的实力就无比强大……”
  肖战越是分析,心就越凉。
  “甚至有可能,对方的势力已经渗入到了你们方家内部,而你不过就是一个被选中的棋子罢了……”说到最后,肖战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这些可能性,都是他在瞎猜,不一定正确,但也不一定全盘否决。
  总之,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卷入了一个汹涌而恐怖的漩涡中。
  他和方乐贤放眼整个修士界,就是小虾米一样,这种量级势力间的较量,一旦被牵扯进去,他俩哪怕不粉身碎骨,也要脱层皮!
  被肖战这么一说,方乐贤也头大了。
  他本来还沉浸在疯狂赢钱的喜悦中,现在整个人一瞬间四肢冰冷,清醒了过来。
  别的不说,肖战的脑瓜比他好使,这他是认的。
  虽然这些猜测都是他二人的臆想,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最重要的是,这一整件的事儿,细想之下都有些蹊跷……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又赢了!”
  “又赚了一笔,哈哈!”
  这时,周围的人群爆发一阵欢呼声,却是大阵中的厮杀比赛已经结束,肖战的奴隶再一次不出意外的活到了最后。
  所有跟着下注的人,都美滋滋的又捞了一笔。
  肖战二人却面无表情,心思根本就没放在钱财上面了。
  “前辈,再来一场。”
  有人叫道。
  “你去押吧。”肖战对身边的方强吩咐了一句,他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脱身,现在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了。
  方强没有察觉到自己两个大哥的不对劲,屁颠颠的去选奴隶了。
  不一会儿,又是一场激烈的死斗上演了。
  方乐贤见肖战在沉思,也不敢打扰他……
  肖战也挥手将周围本来服侍的美女都遣散了。
  ……
  一炷香后,坐在一旁的方强高兴的挥拳而起,他选的奴隶竟然赢了!
  这可是他选的,不是肖战!
  竟然也赢了!
  包括他在内,一些跟着下注的人还没等着叫好,那阵法中的胜利者,突然双膝跪地,神色痛苦,七窍开始流血,模样狰狞。
  这个奴隶目呲欲裂,朝方强缓缓的伸出手,露出哀求的表情道:“给我解药…我答应了你…咱们有约定的……”言毕,这人神情猛地一滞,下一秒砰的一声,上半身炸成大团碎肉,直接暴毙。
  将旁观的众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什么解药?”
  “他在说什么…这人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死了?”
  一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从周围响起。
  肖战顿时看向了一脸茫然的方强,见他模样呆愣,像是根本不清楚这个死士刚才那番话的意思一样…顿时心头一跳,知道要出事了!
  果不其然,紧接着,就出现了一群地宫看护的守卫,均是面容阴沉的修士。
  他们走进比斗的场地中,在那奴隶的死尸前研究了半天。
  旋即,一个熟人缓缓走到了肖战几人面前,正是最开始带他们来地宫的那位化神期男子。
  “这人在比斗前,服用了一种毒性极强,却能大幅度增强实力的丹药,此药药效极为猛烈,这一次应该他的身体没能承受住药力……这些奴隶在进我们斗场前都是要净身的,不可能私藏药物,在上场前,也只与你们有过接触。”
  男子眼神揶揄的看着脸庞逐渐变白的方强,淡淡道:“他临死前的那些话,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求生欲,不似假意。而私自给奴隶吃禁药,这是违反规则的,您二位也在我们这儿赢了不少钱,若是正常玩乐,我们欢迎…但却用如此下作的手法,呵呵……”
  “你放屁!我根本连话都没和他说过!”方强反应了过来,立马愤怒的指着前者的鼻子骂道。
  “药力过猛而死,大家都是亲眼所见!话,也是他亲口所说!你们已经连赢了这些场次,本就不正常,而那些被你们挑中的奴隶,在下场后,均是身体不适,有几人甚至已经殒命,经我司查探,正是服用了某种相同的剧毒药物导致!你若是不信,可以随同大家一起去见见那些尸体……”男子冷笑着。
  “见就见,我没做过的事,我怕什么!”方强伸着脖子,瞪着眼睛。
  但他却被肖战给拉住了。
  对方能说出这番话,就表示已经做好了被他们检验尸体的准备……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些人的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难怪这个狠人一直在赢,原来是作弊了,真是……
  “你想怎么办?”肖战起身,与男子对视着。
  “给我抓起来!”
  男子一拍手,早就准备就绪的近二十位修士,迅速形成一个圆形大阵,将他们四人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