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洪荒里的魔王养成章节目录 > 第四十五章 辩道大会 四

第四十五章 辩道大会 四


  灵器船头上,正齐将目光投向了飞来的方乐贤。
  整个甲板,虽然桌椅不少,还有侍从待命。但实际上,真正的主宾位,只有两个…本来,按照宗平所想,是只有一个的,这样好让他如众星捧月一般。
  但谁也没想到,会有方家的后辈现身,现在只得另加一个。他们两个人的位置,在所有座椅最为醒目的前列,不分高低。
  除他们之外,等一下还会有人陆续到场,几乎都是其他岛主受邀而来的朋友…但显而易见,与他二人相比,其他宾客无疑是小巫见大巫,连说话都不够资格。这从十八位岛主休息的座位,都在两人身后,便不难看出差距来。
  正齐原本是想同方乐贤打声招呼,但见对方并无此意,便也就作罢了。
  方乐贤也就是身份比他尊贵一些,论实力,他也还真瞧不上。
  某人一屁股坐在了正齐身旁的椅子上,看着下方的道台,连和其说话的欲望都没有……正齐眼神淡漠,也乐得清静。
  稍许,在甘崖子的呼声下,辩道大会的正戏开始了!
  十八位岛主围坐在一起,开始以某个修道点为话题,进行讲解以及互相间的辩论,都在为各自的观点畅所欲言。诺大的高空,十几个岛主激烈的辩驳声,震耳欲聋,所谈及的一些观点和要素,很快就引起了在场不少修士的共鸣。
  甚至一些奇怪且新颖的修炼方式,包括一些修炼的常识,让不少人眼前一亮,觉得很有逻辑,听起来荒唐,但貌似可行。
  随着诸位岛主一个个吵的脸红脖子粗,很快,因为某个意见不合的两人就开始动手了,在人海的欢呼声中,齐齐飞向了空中。
  旋即,这两人相继施展术法比试起来,一时间雷芒四射,又剑光闪烁,这两人正是鱼公道人和巫马…两人是在切磋,并非真的动了肝火,只是以刚刚所站的修道立场,以自己认为可行的施法方式或途径,通过一场胜利的战斗,来佐证自己的理解是对的!
  两位化神期的强者战斗,让场面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人海欢腾,兴奋不已。
  这一打就是将近半个时辰,最终鱼公棋差一招,输了。
  而这时,也有外来的化神期强者窜向高空,对刚刚众岛主提及的修炼之法进行反驳。这一次站出来的,正是西竹岛的长松真人。她代表云谷海域和这位外来的同境界修士进行了友谊切磋。
  这个女人也无愧她在云谷海域的威名,很轻松的就将来者压制住了,赢了一手,没有让对方输得太难看。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个奇怪的修炼观点被十几位岛主相继抛出,几乎每一次的辩论都会引起人海一阵阵的沸腾之声,也会有不少化神期的修士参与到讨论的话题来,分享一些修炼经验和技巧,让在场十几万的同僚,都摄取到了大量的修道知识及营养,心潮澎湃,觉得不虚此行。
  过程中,一些露面的化神期修士,也会被甘崖子有意的提及身份,向密密麻麻的人海引荐其来历背景,而这些人大多就是事先受邀的客人了…也是在适当的自我介绍后,这些客人便飘到了灵器飞船之上,朝方乐贤和正齐上人拱手施礼。
  有几位本来还想着客套一下,和这两位大贵客拉一拉关系,混个脸熟什么的,但见这两人都是目不转睛,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便打消了念头。
  虽然看似修为相差不大,但决定修士前景的因素有太多,就比如说出身、还有资源等等……
  深山的老虎又怎么可能与家养的野猪厮混到一起。
  所以很快,甲板上就出现了滑稽的一幕,坐在最前面,椅子最大的两个人,很默契的谁也不说话。而后面的那些修士,则聚拢在一起,三言两句的讨论着什么,却也不敢大声,生怕惊扰到了这两人,引起他们不悦。
  似乎他们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派,上位者的方乐贤与正齐,然后就是无名无姓的下位者。
  道台上的辩论逐渐走向高潮,人海躁动不已,许多修士都在为自认为正确的观点呐喊助威,甚至有一些境界低微的小修士,因为某个观点上的理念不同,直接当场打了起来。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不过自然有十八岛的弟子维持秩序,包括一些修为高一点的人,也会主动阻止骚乱。
  但不得不说,随着辩论的进行,各门各派,各种修行方式的人们之间,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火药味。
  这样的共鸣与激烈的吵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反应了此届辩道大会举办的十分成功。
  但却有一个人与这幅画面格格不入。
  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元青岛主…当其他岛主一个个吵到满面青筋,恨不得将和自己辩论拌嘴的对头大卸八块的时候,肖战这厮则昏昏欲睡,眼皮搭拢着,一点兴致都没有,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一样…到最后,这货更是不顾一旁甘崖子频频投递来的眼色,直接打着小鼾,低头眯了一会,沉入梦乡了。
  要知道,这场大会,可是他们岛主彰显自己身份及本事,能出头的大好时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一个个都恨不得窜起来,张牙舞爪的,引人瞩目…这老先生倒好,完全没有把这一切当回事……
  “别睡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
  还是一边的长松真人,不动声色的密语传音,让肖战醒了过来,点点头,显得精神了一点,却也打着哈欠。
  他这模样,让一侧的宗平发出一声冷笑,眼神闪烁。
  宗平打算等会儿找个好的时机,站出来,在十几万修士面前,提及自己与元青之间的过节。随即,公然进行死斗,并将其处死,给这场大会加点料…也让自己踏着元青这块垫脚石,彻底打响他丘湖岛的招牌!
  然则…按照计划,他要先给正齐让一让路,因为,接下来,是后者表演的舞台。
  一念至此,他看向诸位岛主,包括甘崖子的眼神里,都忍不住的显露出了一抹讥讽……
  “哼,辩道大会…说白了,不过就是一群井底之蛙在过家家而已,笑话。”
  他心中腹诽了一句。
  ……
  “你和那元青关系很好?”另一面,正齐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方乐贤说了第一句话。
  “关你屁事!”
  方乐贤啧了一声。
  前者脸色一沉,虽然气愤,却没动手,只是深呼吸一口气,微微冷笑。
  然后,忽的下了船,朝那道台上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