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傲娇女神的蜜罐老公章节目录 > 第404章 干预

第404章 干预


  “因为吃饭的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孟氏董事长。”经过检查,合同没有什么问题,虽然陈垒不顾她的反对,一意孤行与孟氏合作。
  从而造成了现在这种结果,后悔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为今之计,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好在,陈垒签合同的时候,在违约赔偿方面没有情迷心窍,赔偿金额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
  高妍略微惊愕的问,“孟董事长?你这刚回来就一声不吭的约他见面…陈垒知道吗?”
  苏纹儿向来不怎么过问公司的事情,加上她很快就离开公司了,这个时候和孟董事长见面,一言不合闹得不愉快,对她而言得不偿失。
  毕竟是陈垒未来的岳父,她的心里隐隐的有些担忧。
  苏纹儿淡淡的摇头,“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孟氏总应该给我一个说辞。陈垒难免会公私不分,我不相信他!”
  高妍满脸懊恼的叹口气,“对不起,我今天就不应该给你打电话,都是陈垒她怂恿我的…让你插手这件事,横竖都是不对的。”
  她当时打电话的时候怎么就被陈垒给忽悠了呢,苏纹儿就不应该趟这浑水,不管不顾的多好!
  苏纹儿看她噘嘴自责的模样,开口安慰她,“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早晚会知道的。”
  就是高妍不打电话,很快新闻上也会报道的,她不可能装作不知。
  高妍小心翼翼的瞅着她的手指,吞吞吐吐的问,“那你…和谢毅登记结婚了吗?”,看到苏纹儿的手指空空的,她的心里突然涌现一种奢望,或许他们真的没有结婚?
  “没有…本来是打算…”话到嘴边,苏纹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结婚的事情比她想的更加的复杂,“谢毅公司有急事先回来了…结婚的事情先放一放。”
  谢毅的离开给她留下一个完美的借口,不用去窥探自己的真心,就当做自欺欺人吧!
  “哦…这样啊!”高妍揪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她的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心里非常的高兴。当然,她这样不能被苏纹儿看到,只能小心翼翼的偷着乐。
  如果苏纹儿知道了她没结成婚,自己才是最开心的,那她一定会怪她自私吧!
  苏纹儿的心思都倾注在工作上,完全没有留意高妍的神色有何不对劲儿,自顾自的对司机说:“开车吧!”
  古茵文食苑
  餐厅距离公司大厦不远,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楼下,高妍和苏纹儿神色凝重的下车。
  小萌早已在门口恭候多时,快步迎上前,“苏总、高经理,这边跟我来!”恭敬的在前边带路,苏纹儿拎着包,微微点头跟了上去。
  高妍和苏纹儿肩并肩而行,边走边欣赏的装饰风格,翠竹清潭,流水淙淙锦鲤嬉闹欢腾,雕栏玉砌低调奢华,美轮美奂恍如人间仙境。
  “这家餐厅不错啊!你之前来过?”高妍凑到苏纹儿耳边低声问道。
  苏纹儿轻轻摇头,“没来过…我让小萌临时找的餐厅。”虽然时间很紧,小萌也没有让她失望,餐厅的选址非常的不错,她挺满意的。
  美景佳肴,她那沉重的心思也变得开朗了不少,想来今夜的谈判应该会比较顺利吧!
  “不错,看来小萌为了找到这间餐厅,应该费了不少功夫吧!”平昌高档的餐厅,一般只接受提前预约,有时候提前一个月都不一定有位置,小萌还是挺厉害的,提前一个小时预约都能成功。
  苏纹儿点点头,“小萌在公司的这段时间成长挺快的,人也善学,加上聪明伶俐,假以时日也会是一个人才。”
  高妍倒是有点担心,“你不是很快就离开了吗?小萌该怎么办?我看她上班挺努力的,不一定想离开吧!”
  通过她在公司的观察,她看出小萌对现在的工作挺喜欢的,一个年轻女孩子能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不容易,更别说还能体现她价值的工作…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苏纹儿瞥了一眼专心带路的小萌,犹豫了一会儿,“你说的我之前考虑过…如果小萌真的想留下,我也不会强求她。”
  “就算我离开了公司,小萌也可以留下,这点面子陈垒还是会给的!况且小萌是个很合格的助理,陈垒他应该很清楚。”
  高妍莞尔一笑,揶揄道:“你说的这些我完全不担心…你的人,陈垒敢对她不好吗!”
  陈垒毕竟亏欠了苏纹儿太多了,他但凡是有点良心,都会想尽办法补偿她的,况且两人之间还有孩子这个牵绊。
  苏纹儿回头看了高妍一眼,相视一笑,抿嘴不吭声。
  等了半个小时,孟董事长依旧没有出现,高妍本身没有多少耐性,越等越心浮气躁,在包房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苏纹儿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显得比较淡定。
  “小萌,你和孟董事长怎么说的?他说会过来吗?”她抬眼盯着一旁伫立的小萌认真的问道。
  “回苏总,我是和他秘书联系的,秘书说孟董事长同意了您的邀请,会按时出席的…我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小萌战战兢兢的回答,她心里也很紧张,为何说好的情况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再打电话问一下。”苏纹儿吩咐道,她的心里很纳闷,按理说这个时候,孟董事长定然是想方设法和她见面,商讨这次的事故。怎么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放她鸽子呢?
  小萌神色焦灼的一连打了数通电话,都没人接,看来是故意为之。
  高妍气急败坏的走到苏纹儿面前,骂骂咧咧说:“你说这个孟董事长什么意思啊!是他现在有求于我们,竟然还敢摆这个大的普。真是可恶!”
  “要我说…根本没什么好谈的,直接让法务部去和他们谈这件事。我们的损失已经够大的了,还在这里眼巴巴的等他来…”
  苏纹儿无视高妍喋喋不休的样子,她的心里对这种情况充满了怀疑,既然孟董事长一开始答应了,就不会轻易的出尔反尔!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不来赴约?
  她思来想去也想不出而所以然!
  突然,房门被人猛地推开了,陈垒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高妍满脸呆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苏纹儿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神凌厉,咄咄逼人。
  “你怎么会来这里?”陈垒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一定不是巧合,看他镇定自若的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她在这里。
  陈垒踏着稳重的步伐,快步走到苏纹儿面前,“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纹儿冷着脸不悦的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陈垒随意的抬手指着空荡荡的餐桌说,“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原来如此,难怪陈垒可以找到她,竟然是孟董事长告诉他这件事的,陈垒的出现也就解释了为何该来的人没来,不该来的人却来了!
  苏纹儿恍然大悟,冷言冷语的讽刺道:“果然…是我白费心机,你们真真是一家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能像没事人一样的包庇你的准岳父,而我又何苦做这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她一心一意的为公司着想,想办法度过危机。而陈垒作为公司的继承人,都可以如此不在意公司的损失,那她何苦为难自己呢!
  陈垒只是眼睛不眨的看着她,对她的冷嘲热讽一点也不在意,一声不吭的站着。
  苏纹儿冷笑一声,转身拿起自己的包,看着高妍说了一句,“走吧!这里没我们什么事情了!”
  高妍点点头跟着苏纹儿往门口走去,苏纹儿径直越过陈垒,目不斜视,不看他一眼,眼睛里满是冷漠。
  苏纹儿她俩刚走到门口,陈垒突然转身喊道:“饭菜都已经上桌了,你们何不吃了饭再走?”
  高妍怒不可遏的回头瞪了陈垒一眼,气的咬牙切齿的,陈垒真够无耻的。
  苏纹儿倒是显得坦然很多,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留下一句话,“这里的饭菜我不习惯,怕吃了会消化不良。”
  苏纹儿她们离开之后,偌大的包房只剩下了陈垒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他的脸上满是落寞。
  心事重重的走到桌前,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苏纹儿看他的眼神满是厌恶与冰冷,让他心如刀绞,痛苦的难以自已!
  离开餐厅,苏纹儿坐在车上一言不发,高妍好几次张嘴欲言,想要安慰她最后都放弃了。
  苏纹儿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SC着想,可陈垒非但不帮忙,还出手阻挠她们,想想都可恶。
  他做的这一切,肯定让苏纹儿更加的伤心了!
  回家的路上恰好经过一家馄饨店,苏纹儿开口让司机停车,她淡笑着说邀请高妍吃馄饨。
  路边的馄饨店,店面不大,不过听说挺有名的,每天都有好些人过来吃。苏纹儿之前也来过几次,后来因为周姨在家做饭就没怎么过来!
  苏纹儿和高妍面对面的坐着,她一脸抱歉的微笑说:“不要意思啊!本来说是请你吃饭的,结果一直耽搁到现在。这么快都九点了,你应该很饿了吧!”
  “我还好!你应该饿了才对,我未来的干儿子一直很喜欢吃的,今晚真是怠慢他了!”高妍看到苏纹儿愁云惨雾的样子,挺心疼的,故意开玩笑想要逗她高兴。
  “呵呵…我是挺饿的…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傻,一桌子的好菜怎么就没吃呢,傻等着姓孟的出现。”
  苏纹儿果然被高妍逗笑了,开玩笑的说。
  高妍非常可惜的猛地点头,“是啊!我也后悔了,白白浪费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
  这时候服务员端了两碗馄饨放在她们面前,馄饨独有的香气,瞬间勾起了两人的食欲,高妍激动的喊道:“好香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馄饨了!”
  她迫不及待的拿起勺子大快朵颐,也顾不得烫不烫。
  苏纹儿叹息道:“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最后还是这一碗馄饨更让人吃的舒服。”
  她咬了一口馄饨,皮薄肉厚,鲜浓多~汁,香气四溢,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真的很好吃啊!”几口馄饨下肚,她心里的郁结顿时一扫而空,甚是的满足。
  “嗯!我也感觉很好吃…当然有可能是我太饿的缘故吧!呵呵…”高妍边吃边开玩笑说。
  苏纹儿突然脸上微变,认真的说:“今天你给我打电话…是想我回来吗?”
  她的心里一直心存疑惑,高妍的性格她了解,应该不单单是因为陈垒的缘故吧!
  “呃…”高妍吃馄饨的动作猛然顿住,她有些惊愕的抬头望着苏纹儿,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妍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高妍的反应很奇怪,苏纹儿的知觉告诉她,她的心里应该藏有事情。
  “我…没事啊…”高妍为了防止苏纹儿起疑心慌张的摇头说。
  “那好吧!无论如何…我回来也改变不了什么。”苏纹儿满心颓废的说,“我回来之前,陈董事长给我打了电话,不过我没接。”
  高妍不解的问,“陈董事长怎么会给你打电话?你觉得是关于什么事情?”
  “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次的事故,当然也有可能是关于我肚子里孩子的事情…陈垒在公司的所作所为,他爹一定知道。”
  苏纹儿也想不通,陈垒他父亲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为了追责?还是为了让他劝说陈垒呢?
  这么久彼此都没有联系,今天突然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就是想为公司做些什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接就对了…你还是趁早和他们划清界限的好!至于陈垒,他想怎样都行…哪怕他拱手把公司送给孟家也是他心甘情愿。我们也就不要瞎操心了!”
  身为财务经理,高妍的话确实是不负责任,可她遇到这样的领导也是够倒霉了,她现在就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