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神抚我顶章节目录 > 第一百零四章:我的心上人

第一百零四章:我的心上人

        剑光过后,伴随着一朵血花,一只手臂飞出。
          巫家老二惨叫了一声,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
          “站起来,继续跑!”
          余知行却没有乘胜追击,直接一剑结果了他,反而停止了攻击,淡淡说道。
          “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再跑了,也绝不会再受你的侮辱!”
          巫家老二冲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咬着牙说道。
          他刚才用尽各种手段也不能摆脱余知行的跟踪追杀,屡屡被余知行缠住,但每一次余知行却没有杀他,而是在他身上划一剑,便让他继续逃命,接连几次,巫家老二绝望了,心中更是悲愤,不想被余知行这么玩下去了。
          “好,那就一家团聚吧!”
          余知行一点头,上前一步,飞虹掠起,人头落地。
          他心中的气也消除得差不多了,的确没有必要再玩下去。
          对于伤害了自己队员的敌人,余知行可没有什么好心,让他们全部暴尸荒野,成为魔种的腹中之物,最后再成为养料,滋润魔界的土地吧。
          他飞身返回,回到了木屋处,结果刚一到,范雨柔就面带急色走过来,一把拉住他说道:“知行你快去劝一劝,虫虫要离开我们!”
          “离开,为什么?”
          余知行不解道。
          “她说她欠你的,在她主动寻死的时候就算还上了,她不知道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宁可自己一个人出去闯荡,我们怎么劝她都不听,态度很坚决”
          范雨柔叹道。
          “放屁,她欠我的这样就算还清了?想得美!”
          余知行一听,瞪眼吼了一句,“她在哪呢?”
          “她现在在最后那间木屋里分割东西,收拾行李呢”
          范雨柔指着一整排木屋中唯一在战斗中幸存的那一间说道。
          “好,我去劝她,她走不了的”
          余知行黑着脸,朝木屋走过去。
          “你要走?!”
          走到木屋门口,往里面望去,只见杨萤正一件件的收拾东西,装进自己的包里,即使听见余知行问话了,她也浑然未觉,没有说话,但手上的动作不停。
          她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跟你说话呢,到现在你还怄气?”
          余知行皱着眉头靠近,抓~住了杨萤的手,想拦住她。
          杨萤还是不理会他,甩开他的手,继续收拾。
          “你不准走!”
          余知行一怒,直接把杨萤收拾好的东西踢飞了。
          结果,杨萤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也不生气,默默将东西一一捡起来,继续装包里,这种无所谓的姿态将余知行惹毛了,再次将东西踢飞,然后抓~住了杨萤的双手,怒视着她,说道:“你想走是不可能的,我不准你走”
          “你最好放开我,我铁了心要走,你是拦不住的,脚长在我身上,我随时都可以走,我们两清了”
          杨萤淡漠的说道。
          经过人质的事后,可能是当时决心要死的原因,虽然最后没死成,但也算经历了生死感悟,很多想法就不同了,她觉得,现在分开对大家都是好事。
          “不,我可以一直拦着你”
          余知行摇头说道。
          杨萤冷笑一下,也不辩解,只是想甩开余知行的手,但余知行还真就不放,不管杨萤怎么挣扎,就是挣不开余知行的大手,这一下,她也炸毛了:
          “混蛋你放开我,信不信我咬舌…唔!”
          她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余知行猛地靠近,嘴唇便印在了她的红唇上。
          杨萤瞳孔一缩,下一刻反应过来,本能的就往后退,躲过了余知行的吻,但余知行得寸进尺,不依不饶,直接将杨萤挤到身后的墙壁上,有些粗暴的继续吻她。
          余知行的力气太大了,杨萤根本反抗不了,很快,她闭上了眼睛,没有再挣扎,而是有些笨拙的回应着,只是,她却流泪了。
          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了一起,良久,唇分,余知行捧着杨萤的脸,鼻子顶着她的鼻子,喘着粗气,声音却出奇的温柔:“不走了,好不好”
          杨萤睁开了眼睛,柔美之中坚决未退:“我还是要走的…”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余知行觉得不可理喻,狠狠一拳砸在了杨萤身后的木质墙壁上,砸出了一个窟窿。
          “余知行,你还不明白么,我不要你的施舍,也担不起你的友情,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面对你,你也是一样,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吧”
          说着说着,杨萤的泪水抑制不住,又顺着脸颊流下来。
          闻言,余知行顿了一下,这一刻,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否则真的会追悔一生。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到了骨子里那种,我已经离不开了你怎么办?”
          余知行一边给杨萤擦眼泪,一边微笑说道,动情处,他一个大男人,眼眶也湿~润了。
          “你说什么?!”
          杨萤愣住了,语气颤抖的问道。
          “我说!”余知行正视着杨萤的大眼睛,一字一顿,“余知行喜欢杨萤,很喜欢很喜欢那种,就想跟她在一起,将来还要生好多孩子,然后一起变老,杨萤,你听见了吗?”
          “你没有骗我,更不是哄我?”
          杨萤哭得更厉害了。
          “我很认真,否则我对你那么好干嘛?只是以前我心中有苦衷,不敢坦诚我的心声,但刚才你执意要走,一想到以后或许就见不到你了,我终于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了,全他么滚蛋,我现在就想跟你在一起…唔!”
          话没说完,轮到他被杨萤强吻了,只是她好笨哦,或者是故意的,贝齿咬着余知行的下唇狂啜,很疼的好不好。
          余知行哭笑不得,先推开她,然后说道:“笨死了,连接吻也不会,我教你好了”
          然后,两个人又啃上了。
          屋子外,其他人正有些着急等待着,尤其隐隐传来两个人吵架声时,他们恨不得立刻冲进去,但没一会儿,屋子里又安静下来,余知行和杨萤在搞什么?
          疑惑之间,两道身影已经依偎着走出了屋子,大大方方牵着手。
          “来,各位,隆重向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心上人,杨萤!”
          余知行朗声说道,杨萤却难得羞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躲在了余知行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