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道爷不好惹章节目录 > 第143章青春就是躁动

第143章青春就是躁动

    从薛老头嘴里述说出来的无疑是个惊异惊悚类的故事,按照他所说的,简单理解下就是那片燕山里的别墅小区是闹鬼的。
          事件大概起源于十来年前,在那个全国各地才刚刚开始兴建商品房的年代,上京城这里已经开始从城区往农村发展,构建高档住宅区了,就是广告词里说的那种依山傍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山景房,湖景房什么的,燕山这边风景确实不错,夏天看山冬天看雪,风景特别宜人。
          来的开发商,薛老头也具体数不清是哪里的,据说从当地政府那买下了那一整片的山坡,然后开始大肆开发修建,工程进度非常的快,从三月初运送建筑材料,四月份工人进驻工地打地基,到八月份的时候,毛坯房都盖出了一部分,眼看着待到第二年年底吧差不多这处高档小区就能成型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呢,施工的小区居然接二连三的出状况了,首先是小区里的一些设备无缘无故的坏了,楼梯旁的脚手架一连倒塌了好几个,然后就是堆放建筑材料的地方烧了一场大火,把价值过千万的各种材料烧了个精光,钱上面的损失没啥,开发商财大气粗的,稍后补上就行了,但人出问题的话,那就不好解决了。
          工地出事后,暂时停工了,但是工人都没有撤走啊,就住在工地里的活动板房中,令人惊悚的事件由此拉开了序幕,这里住着百来号的工人,晚上睡觉的时候由于没有啥娱乐活动就睡的都比较早,七八点就开始入眠了,待到半夜左右,有人起床上厕所,就看见在建小区的空地上人影绰绰的,他开始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于是把工友叫起来几个,出来后在看几人居然发现是一队人在提着灯笼来回忙忙活活的,男女老少全都有,穿的还是古时候的服饰,这一下子把两人给吓了够呛,工地里的工人于是紧接着大部分都被吵了起来。
          一个人活见鬼可能是错觉,两个甚至几个人见了,也可以说是幻觉,但至少将近百人都看见鬼影重重,那就不能说是巧合了。
          当天晚上,工地就炸窝了,所有的工人四散而逃,躲得远远的,直到天亮了才有胆大的敢回来,工人们一结合这几天工地出的事故,稍微联想下理所当然的就认为,此地是不干净的了,这年月谁敢在这里干活啊,就连包工头子都打退堂鼓了,直接告诉开放商那边,这里有问题,他们干不下去了。
          开放商肯定是不信的了,于是派人来调查,晚上留守看看是不是真闹了鬼。
          这一调查不要紧,连开发商自己都懵了,鬼影再现,于是开发商就找了一些道士或者阴阳先生过来做法,但一个特令人无语的结果出现了,那就是做法的人最后居然疯了。
          此事往后就被搁置了,有小道消息说这件事最后被上报了,有关部门也派人过来查过,但是什么结果却没对外说,反正从那以后这个小区就彻底荒废了,一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
          在这期间有考古队的也来了,从中挖出了一些东西,不过据说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可能就是下面有一些坟墓年代也不是特别的久远,完全不值得特意开发和挖掘。
          
          人么都是好奇的,对未知的事情都抱着一种想要刨根问底的憧憬,小区闹鬼的事情传出去以后,附近十里八村的人就过来打探,晚上当然没人敢去了,不过白天还是没什么事的,然后这几年间就有不少村民都从地下挖出过不少的古物,像铜钱和瓦罐什么的,比如薛老头这种,挖出一些铜钱后就拿出去给卖了。
          
          从老薛这里打探完,王长生就拎着一个铁锹从屯子里出来了,顺着村子里的小路出来往东,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山脚下,从山下往上有一条山路是以前专门修建出来的,尽管多年没有维护了但还是可以通往上面的,王长生顺着山路大概走了十来分钟左右,他忽然发现远处的一块区域特别的漆黑,阴气涛涛充满了阴森的气息。
          “咦……”王长生诧异的停下了脚步,尽管山上没有灯光也没有什么能见度,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但是那块地方尤其的黑,范围也很广,就好像单独被开辟出了一片空间,于外界隔离开了一样。
          “阴气这么重,难怪闹了鬼呢,这明显都赶上一座鬼城了啊”王长生观望了一下,正要再次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两束车灯打了过来。
          王长生靠向一边,转过身子就看见 一辆越野车从山下开了过来,开过他身边的时候就看见车里似乎坐着几个人,正在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片刻后,那处闹鬼的小区门口,王长生走过来时就看见刚刚开上来的那辆车停在一旁,几个年轻人正在从车里往下搬着东西。
          “来,来,一人背个包,拿上手电筒,还有帐篷我们带上两顶就行了,哦,对了,还有吃的和酒也搬下来,晚上吃个夜宵……”
          王长生震惊的看着车边忙活的四个年轻人,他们年纪都不是很大,也就二十来岁左右,三男两女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说话的时候言语间还透着小兴奋和雀跃。
          “好刺激的野营啊,鬼屋探险,这个噱头绝对很足……”一个穿着牛仔裤的青年从车上拿下来一个三脚架,说道:“快点,东西搬完以后,我们马上过去,一会时间到了,要开直播了。”
          王长生走了过来,打量了他们这伙人几眼,然后惊愕的问道:“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们这是打算干啥啊?”
          拿着三脚架的青年,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狐疑的问道:“你也是玩户外的啊?不是,哥们你胆子挺大啊,自己就敢来这,不怕出事啊?”
          王长生一脸懵逼的问道:“什,什么户外,啥意思啊?”
          “直播,户外直播……”牛仔裤掏出手机晃了晃。